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蕭惠文 (B84, 香港大學心理系教授)

系友專訪
受訪人:B84蕭惠文 (Janet Hsiao)
受訪人小簡介:學姐自台大資工畢業之後,在西門菲莎大學取得電腦科學碩士學位,並在愛丁堡大學取得認知科學的博士學位。目前於香港大學心理學系擔任教授,主要研究內容是透過電腦模擬,以及認知神經科學來探討人類行為與大腦之間的連結。

問:
學姊現在研究的領域是神經科學。可以請學姊簡單介紹一下您的研究領域的特色嗎?畢竟走神經科學的研究跟機器學習、網路安全比起,這一塊比較不像我們資工人會走的路。

:
一般人可能會把認知神經科學(cognitive neuroscience)與生物學(biology)混淆。在傳統上,神經系統有關的研究,的確是生物學上的分支。但現在的神經科學除了傳統生物對神經的研究外,還融入了如語言學、心理學、電腦科學……等的科學來幫助我們理解大腦是怎麼處理外界訊號,以及做出反應的。
神經科學可以從心理學以及電腦科學(computational model)切入。我做的是認知神經科學,是在研究人腦怎麼作用在認知行為,例如閱讀等等,像是在人工智慧上就有CS的相關。
電腦科學是在研究方法上有很重要的應用,像是在建立一些model上,協助建立理論,確認與預測行為。
現在台大心理系的黃從仁教授在做認知科學相關的研究。( 附上黃從仁助理教授的網站 : http://www.psy.ntu.edu.tw/index.php/members/faculty/fulltime-faculty/302-huang-tsung-ren)

問:
學姊當初為什麼會想要走這個領域呢??學姊是否有考慮過其他的領域??
答:
在學期間,我曾經接觸過與圖學以及人工智慧相關的資訊,並對這兩者產生興趣。
會對圖學產生興趣是因為虛擬實境很流行,而我也覺得做虛擬實境相關的研究很酷。
而後來會走上認知科學的路,是因為朋友()給我看了一篇關於人類行為的論文,內容探討的是人工智慧如何模擬大腦來處理英文句子。這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因為我其實比較喜歡跟「人」有關的研究,這也促使我去到加拿大做認知科學的研究,不過是當時做的比較偏向語言(linguistic)行為。
我後來到愛丁堡大學繼續攻讀博士。愛丁堡大學是個很棒的地方。它的學科之間的分界不會很刻意,不同領域之間的交流很頻繁,非常適合作跨領域的研究。
我是到了讀博士的時候,才開始學心理學的。CS的知識反而到後來變成了幫助我研究的工具。而到了現在,主要研究才變成心理學的。所以我從CS到心理學的轉變,其實是慢慢演變成的。

問:
如果有學弟妹對這方面有興趣,您會怎麼給建議?例如怎麼自我充實之類的
答:
如果可以的話,雙主修或者輔系都是不錯的選擇。畢竟大學的資源很多領域也很廣,在大學的時候真的要多接觸不同學科,才能找到更有興趣的東西。再加上現在的研究都是很跨領域,多接觸對未來的出路會更有幫助。
但我們系的功課也蠻重的,如果沒有辦法雙主修或者輔系的話,也可以去選修,或者旁聽一些外系的課程。

問:
看過學姊的資料,得知學姊至少應該待過美國、香港、台灣。請問學姊認為外國與台灣的CS環境有什麼重大差別?? 學姊認為應如何加強台灣的CS 環境呢??
答:
我認為台灣與國外最大的差別是,國外環境比較開放,可以接觸到很多不同國家不同想法的人,其實可以激發更多重要的靈感,而不會聊來聊去都是同樣的事。
就業環境的話,美國當然比台灣好很多,選擇也多。雖然香港資訊領域的高科技公司並不主流,但是他們的金融之類的公司,他們對於IT人員的需求其實很高,Pay當然也比較高囉()。公司的管理方式很重要。

問:
那學姊認為認知神經科學在未來的發展,在業界方面的發展,前景如何??
目前可能在做人工智慧上有些應用有Computer Vision。像最近Google公司就在研究怎麼用電腦判斷圖形怎麼辨認人臉等等。畢竟電腦的辨識物體方法與人腦的有極大差異。所以要怎麼讓電腦辨識物體的能力與人類的能力更接近,就需要依靠認知科學的研究了。
不過畢竟認知科學還是門發展中的學科,所以主要發展還是在學界研究領域。目前的業界發展比較少。




問:
學姊為何會選擇到香港發展呢?? 感覺香港的CS不算特別發達。
答:
因為我的先生是ABC,原本想在美國找教授職的工作,但是美國那邊教授職缺這塊很競爭。恰巧看到香港大學有開出大學教授的offer,而且先生也願意來香港,又剛好那時候香港大學從3年制改變為4年制,因此多了很多機會。

問:
學姊當初為什麼會選擇讀CS??
答:
在高中的時候有分組,當時就覺得自己不適合走文組,於是選了理組。加上沒有什麼機會提早接觸大學的東西,當時的風氣算是憑著志願序在選擇,第一志願台大電機感覺不適合女生念, 資工好像是第二志願。進來讀之後,覺得念資訊系很好,在任何領域都非常吃香。資訊系真的是很好很好的系!而進大學再繼續探索興趣是什麼,其實也不算太晚。

問:
很多人都說讀PhD是一條不歸路,學姊是否當時有想過投入業界呢??那又是考慮了什麼而決定讀PhD,並回學校教書的呢??
答:
我天生就比較喜歡研究,所以當初沒有考慮過業界。說真的,讀PhD真的是條不歸路,除非真的很確定自己想要走研究,不然真的不需要讀PhD。在國外讀研究所其實就是為了讀博士作準備,而想進入業界的大學畢業其實就已經開始投入了。當初因為很清楚自己比起業界更喜歡研究,所以算是比較早就決定要讀了。

問:
學姊有什麼建議給所有的資訊系學生嗎??
答:

興趣!早點知道自己的興趣所在是很重要的。在人生規劃裡,最重要的真的要跟著興趣,不要把未來的趨勢或發展(利益之類的)作為第一考量。很多領域裡面很有成就的人並不是單純會看未來趨勢,而是抱持著高度的熱忱,才能真正有一番成就的。反之就算做很熱門的事情,卻不能很有熱忱地做,一樣也不能做好什麼。

鍾哲民 (D97, 創業 MoBagel 行動貝果)

鍾哲民(MoBagel 行動貝果CEO & Co-founder
  • 訪問對象:哲民 學長(d97
  • 訪問時間:2015/12/17 21:45
  • 訪問人員:B01902125 劉志豪 、B01902087 徐愷


  1. 為什麼學長會選擇要就讀資工相關的科系?
因為我從小就喜歡遊戲吧。我喜歡遊戲之後呢,就想要自己做做看,然後從玩遊戲變成去做遊戲,之後為了做遊戲去研究怎麼寫程式,所以我才會踏上資工這一條路。


  1. 那學長在讀資工的時候,覺得哪一個課程比較重要、有興趣,或者是對之後的領域比較有幫助的嗎?
演算法。其實我的數學本來不是很好,但是從我開始學寫程式,接觸演算法還有資料結構這一些比較屬於資工非常基礎但是很重要的課程之後,其實它在我做邏輯思考和決策的時候有很大的幫助、進步。所以我覺得不管之後畢業是從事什麼樣的工作,程式設計、演算法其實是一門很重要、大家都應該要學習且非常實用的課。


  1. 學長覺得有什麼事情在大學或者研究所時期,應該要去嘗試看看或者多去做的?(比如:社團?跟教授多接觸?多跟實驗室的學長姐聊聊?……)
都可以,因為大家都有不同追求的目標。我是覺得如果可以的話,有兩件事情是最近有很大的變化,值得去嘗試的。第一個是線上課程,現在世界上一流的大學都陸續開放線上課程讓大家參加,那這就是一件很棒的機會。大家不會局限在一定的時間、空間,一樣可以學習到很多質量很棒的知識,所以我很鼓勵大家去突破的一個點。第二個就是實體的,因為有一些文化和環境可以有一些體驗,所以我鼓勵大家在學生時期去參與一些交換學生的活動或轉換不同的環境去做體驗,我覺得這樣對人生很多思考是很有幫助的。


  1. 想請問學長當初創業最大的動機是什麼?
其實創業就是一個衝動。最大的原因我想就是想要創造一個自己的舞台,因為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比較不守規矩的人,而且比較喜歡有自己的方法去做最有效率的事情。我之前也在大公司工作過,但是我發現在大公司工作需要顧及的事情太多,讓很多事情沒辦法很有效率地執行,所以我才想要創業、創造自己的舞台。就像我玩遊戲一樣,玩到最後我會想要做自己的遊戲,所以我的個性比較屬於比較喜歡創造自己的舞台。






  1. 那學長創業到現在,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學長又怎麼去解決呢?
其實我們遇到大大小小非常多的困難,但最大的問題我覺得還是人的問題。人與人之間如何去取得信任,可以非常直白地在一起合作,其中包括跟客戶、自己的同事還是投資人。所以我覺得人的問題一樣是最難的,人的問題可以解決的話,很多事情其實都會有很多的轉機。


  1. 比較現在美國的創業和在台灣的創業,學長有什麼樣的看法?
我覺得台灣的創業有點像是新生的萌芽期,因為在2000年台灣遇到一個泡沫化之後,其實有十幾年沒有太大的動作。相反的在美國矽谷其實還有不斷地創新,他們在對於創新的事物上,無論是法律的規定或是人跟人的思考模式,我覺得是更加開放。因此我覺得在台灣才剛開始要做改變。


  1. 對於本土一些還沒有打入國際的企業,若要成為國際企業,它們缺乏了什麼?或者最大的困難點是什麼?
其實我會想為什麼要打進國際企業。因為不是每一個企業都要打進國際企業,當然打到國際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你適合做的事情,有一些軟體業或者企業是適合在國內發展有一些適合在國際發展。我覺得不一定要拘泥在國外或者國內,找到自己適合的戰場,然後把它發揮到極致,專注地去做才是最重要的。


  1. 就學長至目前的經驗,當一個工程師跟一個創業者,最大的不同還有創業所需的條件是什麼?(比如:點子?熱忱?……)
我覺得很大的不同就是工程師在解決的是技術上的問題,但是創業的話大部分還是在解決人的問題。因為創業的話無非就是在解決一些人的問題之後,提供他們更好的服務或者是產品等等。可能人的問題沒有一定的標準答案,不一定說有最好的演算法、程式,所以從一個工程師變成一個創業家要多很多的是對人、事物的觀察,以及應變的能力,因為真實環境中是沒有標準答案的。


  1. 那學長現在主要的工作是在做什麼?
我現在在公司職位是CEO,其實就是公司的領導者,就是要把公司的方向、人、事、物、資源的調度都掌握得很成熟。


  1. 如果學長現在想聘請人員,學長會以什麼因素來考量?(比如:成績?社團經驗?性格?……)
現在公司的階段還在擴充期,所以我們會找兩種類型的人:業務發展的人和研發工程師。因為我們還在建造自己的產品要讓產品更加成熟。而評估一個人會有很多面向,像社團經驗、學校成績都會是我們參考的其中一些因素。但是我們選人最重要的還是文化上能不能融合,因為再強的人,但大家各自做各自的東西都不合作的話,最後可能會導致一間公司的毀滅,所以我們還是很看重一個人的人格特質跟文化適不適合,再來是看專業能力夠不夠。


  1. 大家都常會認為資訊系相關的人常會熬夜爆肝,請問學長對此有什麼看法或者什麼影響?

我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事情。當你對一個事物很有熱忱、熱情的時候,你很容易廢寢忘食,所以這個不只出現在工程師。我覺得很多行業或創業的人都是如此。那的確如果要有一個比較長遠的經營的話,健康的身體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陳柏光 (B98/網媒所R02,創業中)

訪談人:廖名淳、林日能
訪談日期:1041220日(日)
訪談對象:陳柏光
訪談對象背景:大學畢業於本系,現就讀臺灣大學網媒所碩士三年級,在北京有自己創業團隊,主要在建構大學生Side Project交流與媒合平台

Q:請問學長是在中國創業嗎﹖

A:對,其實之前在臺灣的時候,自己就有做一些創業的專案。我是從碩一的時候開始接觸這塊,之後就一直朝著這個領域去發展,今年暑假剛好有去中國實習的機會,其實我對中國市場也頗有興趣,所以實習完我就直接待在那邊。


Q:學長是鎖定沿海那帶還是內陸﹖

A:主要鎖定在北京,算是比較偏內陸。不過中國沿海的城市,譬如廈門,因為離臺灣較近,對臺灣的青年創業家,有些補助或優惠的政策。而南京、崑山等地,對臺灣也都有相對應的政策;整體而言,中國目前非常鼓勵創業。而北京以互聯網為主;互聯網創業仍以北京最為興盛,投資環境相對較好,投資人也相對較多。剛好那時候實習機會就在北京,對當地互聯網產業已有初步的了解,就決定留下來試試看,所以選擇在北京。


Q:想問學長目前在做什麼﹖

A:我們在做一個Side Project的媒合平臺給大學生用,讓他們可以運用課餘的時間去做一些專案。主要是因為我們發現,現在很多學生,有時候腦中都有一些不錯的idea。有些可能比較天馬行空,有些想法就蠻實際的。不過他們常常將想法停留在「想」的階段,而沒辦法踏出執行的那一步,或許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衝勁。不過他們如果找到幾個有共同理念的人,甚至是技能互補的人,他們可能就能將腦中所想的東西做出來,而這東西有可能就是創業。你們可能想做個什麼東西,也可能簡單一點,好比一起籌辦一場活動,或是一起做一個公益的活動。但是因為每個人的背景、專長、興趣不同,想做的東西也會不同。而藉由我提供的媒合平臺,給每個人特定的標籤分類,大家就能快速媒合到適合一起做事的人。


Q:學長當初做這個平臺是自己一個人做還是很多人一起做﹖

A:我是跟我們團隊討論出來的。因為我去北京之前,就有自己的創業團隊。我的團隊蠻特別的,總共五個人。我跟團隊創辦人兩個是臺灣人,另外三個都是外國人,一個法國人一個荷蘭人、一個紐西蘭人;紐西蘭人是設計師,另外兩個都是工程師。我在去北京之前就有這樣的團隊,也因為團隊組成比較特殊,所以我們一開始其實是想做美國市場。剛好8月我有去北京實習的機會,而相較於美國市場,我對中國市場其實比較有興趣。經過團隊討論後,他們同意我的作法,於是我就邊實習邊做原本團隊的東西。實習結束一個月後,我本來93號就要回臺灣了。但是92號的時候,剛好我們創辦人那天有事情去北京處理。我就約他碰個面,跟他說我已經到北京,也花了一個月去了解這邊互聯網的產業,對這邊也比較有興趣,所以想留下來試試看。可能做不出什麼,但總要播個希望的種子。經過討論後,他表示同意。而我就有點半脫離原本的團隊,在中國成立一個分公司的感覺。我在那邊要重新找合夥人重新建立自己的團隊。但是我們中美兩邊的團隊,做的產品是一樣的,仍存有合作的關係。而我最後決定要做的這個東西,也是跟美國那邊的團隊討論出來的。


Q:所以這個團隊是怎麼認識的﹖
A:其實不是我認識的,是我們那個團隊創辦人認識的,我也算是後來被他找進去的。我會認識他是因為之前在臺北參加一個創業嘉賓的活動,那天聊過彼此感覺都還不錯,吃了幾次飯後感覺也都不錯。一方面我覺得這個團隊組成蠻特別的,另一方面因為創辦人年紀比我大很多,比較有經驗,之前也曾經在中國創業過,所以我之前選擇跟他們一起做。至於北京的團隊則是另外找的,這部分由於本身在那邊的人脈與資源都較缺乏,所以也花了許多時間才找到合適的合夥人。


Q:學長是大學一畢業就在創業嗎﹖

A:沒有,大學畢業一樣申請研究所,碩一下時上了一個教授開的課,那教授有在外面創業,有自己的公司。而那時候要做那堂課的class project,做完以後,教授跟我們說,你都已經花了這麼多時間精力去做了,怎麼不想繼續做下去呢﹖剛好那時候,有個創業競賽叫Tic100,它要求完整的商業經營模式,還BPBusiness Plan)、財務規畫等。而相較於程式設計,我對商管比較有興趣。在大學的時候,覺得自己未來可能不會朝工程師的方向發展,比較有興趣做與技術結合的這一塊。一開始想做PM(專案經理),後來接觸到創業這塊,即使每天要研究到半夜,我也覺得樂此不疲,而coding就比較需要花功夫去了解、除錯(debug),相對比較枯燥。每天強迫自己接收新知,雖然覺得頗有挑戰,仍依舊覺得創業是我未來想走的路。


Q:請問這次實習機會是如何取得的﹖

A:臺灣有一個團體叫傑出青年交流促進會(簡稱傑青會),他寒假有辦一個去中國內地各大城市的參訪團,暑假則會辦實習團。傑青會會跟一個中國的地方團體合作,透過他們的人脈,去跟當地的大公司爭取實習的機會。他們開放的領域非常廣,有法律設計、3D 列印、金融等,而我是選電子商務。我選電子商務的原因是因為,阿里巴巴、京東等,在當地都是很熱門的公司,所以我想對這個領域有更深入的了解。而我實習的公司叫「国美在线」,算是當地B2C第五大的公司。


Q:沒有資金要怎麼創業﹖

A:我之前看TED TALK有一個研究美國900家新創公司,歸納出創業的五大要素―資金團隊時機商業模式Idea。他們幫這些新創團隊去做這五大要素的評分,最後歸結出最重要的要素―時機。好比之前一個類似Youtube的平臺出來的時候,當時的頻寬技術時機都不夠成熟,所以當時的使用率並不是很高。兩年後Youtube推出後,它做的改變不大,但是當時的頻寬技術時機點都已成熟,所以使用率瞬間衝高。第二重要的是―團隊,首先測重執行力能力,尤其是執行力。創業非常重視能不能把東西做出來,想法老實說不值錢。再來最常見的情況是,你的團隊能力很好,把東西做出來了;產品雖然仍持續在賺錢,但是團隊內部成員卻鬧翻了,所以凝聚力也非常重要。所以一個團隊要看能力理念是否契合,想做的東西有沒有一致。第三重要的才是―idea,第四重要的是商業模式,最後的才是資金。臺灣投資環境相對不佳,你如果在中國,有好的團隊idea時機點,資金並不構成問題。而中國從2014年起,創業開始蓬勃發展,而當地有許多土豪,對產業了解不夠全面,卻握有大量的資金。反而讓有些人專門靠一些創意點子,做精美的投影片,四處去騙錢,卻沒有心真的想把東西做出來。所以經過一段時間後,投資人才慢慢開始比較審慎、並以更嚴格的角度考慮,這正是現在中國很常講的「資本寒冬」(這另一部分也跟中國股市近期的嚴重震盪有關)。然而中國即使經歷資本寒冬,投資人錢被套牢,相對台灣來說,投資仍算熱絡。而臺灣基本上沒有春天過(也是有,只是大概在20年前吧),因為人口少、市場做不大,所以錢容易回流不來。而在中國,跟我一樣做平臺的,要拿到錢有三種管道。第一種是有很牛逼的團隊,好比BAT出來的高管,那你不管做什麼都會有人投資。第二個是你做的東西,有一定的使用率,而用戶增長的速度開始呈現指數型成長時,投資客就會開始對你的東西感興趣了。第三種是你已經有所獲利,即使可能還有其他成本,諸如行銷成本,使你整體而言仍是虧損的。這時候你需要說服投資人,投注資金將規模做大,再透過這些將規模做大所增加的淨利,讓投資人能夠回本。如果你不符合上述三種模式的其中一種,則你在那裡很難獲取資金。

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張琮翔 (B90/R94, vgod, Dropbox 軟體工程師)

領域方面
1. 請問您目前在哪邊高就? 是做什麼領域的工作或研究呢? 從您以前的文章看來學長是做AI、HCI方面的研究,目前有沒有什麼改變呢?
我目前在舊金山的Dropbox擔任軟體工程師,在做Dropbox下一個給團隊協作的新產品「Dropbox Paper」。嚴格說起來,我現在已經遠離學術研究了,比較專心在做產品,而不是寫論文。 

2. 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您在Dropbox目前在做偏向什麼類型的事呢(寫系統、資料探勘、雲端運算、UI...)? 另外就學長看來未來業界比較有發展性的是哪一塊呢? 我在Dropbox的Paper Team做engineer,front-end (UI)、backend、infrastructure、analytics我都有做一些,但大部分的工作是在UI和analytics居多。Paper是Dropbox裡比較特殊的team,因為是新產品,所以我們比較像是一個在Dropbox內部的startup,整個tech stack都和Dropbox本身不一樣。這樣可以讓我們開發得很快,同時也不用擔心把Dropbox本身搞壞或被Dropbox比較嚴格的code review拖慢速度。隨著我們的產品越來越成熟,我們才開始慢慢和Dropbox已有的infrastructure結合,避免重複開發複雜的輪子。 以產品來說,Paper還在摸索下一個世代的團隊協作產品應該要長什麼樣。上一個世代每個人都是用Office,而Google Docs則是把Office幾乎原封不動的搬上web。但Office和Google Docs都是以單人使用打字機時代的概念為基礎所設計的,在現代的web和mobile時代,有很多功能其實都沒必要存在了。例如說,為什麼要以「頁」為單位把文件分開?如果我們不再把知識印在紙上了,「頁」這個概念其實也沒有意義了。我們覺得現在是一個好時機重新思考未來的團隊應該要怎麼溝通協作,怎麼分享和散佈知識,所以才有了Paper的誕生。這個領域的競爭者很多,像Quip、notion.so、Slack都不約而同地在做非常類似的產品,未來誰會勝出還很難說。 以技術來說,我的建議是不要嘗試預測或追逐某一些特定的技術、程式語言、framework。這些東西的生命週期都很短,真正可以存活下來的是背後的概念和原理,這也是在大學時應該要打好的基礎。以興趣和熱情為主去發展才能讓你們未來可以走得更長久。 

洪嘉玲( B97、HTC Project Manager)



我是台大資工系B97大學部畢業生,延畢一年。畢業後在HTC做了兩年Project Manager;目前已離職,下一份工作預計往策略規劃、管理顧問、資料分析方向發展。


我大學時被當過好幾科,可以算吊車尾畢業的。不過,在學期間我參加很多社團,擔任過校友會會長籌辦迎新與之夜、系學會幹部、參加模擬聯合國活動、商業營隊SITE等。此外英文流利(TOEIC 920)。


大學期間我就發現自己對Coding沒有太大熱誠,尤其跟其他同學相比尤其如此。大三時也考慮過轉商學相關科系,但一方面因為成績不夠好,二方面已經大三了,不希望太晚畢業,因此選擇乾脆先把資工系念畢業,同時自行選修管理課程;未來再考慮出國讀MBA。


畢業後也沿著同樣的方向,找尋不用coding,且可以結合管理與資訊背景、看到公司全貌的工作。因此我把第一份工作的方向,鎖定在科技公司的專案管理(Project Management)或產品管理(Product Management)。我很幸運地找到HTC專案管理的工作,主要工作內容是協助RD Director做部門內的專案管理,也在這份工作中得到進公司前想學到的東西:溝通協調能力、跨部門合作、公司體制與運作方法。離職後正在找尋新的事業方向,預計往策略規劃、管理顧問、資料分析方向發展。


這次訪談,我主要想提供一些除了進科技公司當RD的主流走向之外的其他出路,供學弟妹們參考。

呂學一(台大資工所畢業、現任本系所教授)

請問您當初想選擇資訊系的原因?

那個年代選資訊系都是莫名其妙,其實上大學前連鍵盤都沒摸過,覺得 computer 應該很神奇。高中畢業旅行環島,去參訪了交大,交大正好有同高中的學長在念資工(以前叫做計算機工程),參訪的時候學長就來招呼我們,介紹交大計算機系,就萌生了對計算機的興趣,聯考的第一志願就填了台大資工,第二志願就填了交大計算機系,第三志願才填台大電機系。當時我們填的志願都要交去給老師看過的,我們老師看到我的志願之後,就把我抓去臭罵了一頓,認為第三志願完全是浪費。老師是第六屆,當時已經是台大的第二志願。
請問老師為什麼選擇出國念碩士和博士?
其實我在美國的碩士是送的,美國的computer science認為,唸碩士和念博士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你要唸碩士,就不要念博士;念博士,你何必念碩士。碩士通常一年就可以念完,只要完成一個project就可以畢業,比較像職業訓練,不像台灣每個碩班都要寫一個論文。但因為美國的博士很難畢業,因此學生考過資格考之後,學校就會給予碩士學位,避免以後學生找出路的時候沒有學歷而吃虧。

林順喜教授(師大資工系教授、AlphaGo圍棋程式製作人黃士傑博士的指導老師)

1. 為什麼會選擇資工系?
啊我大學那個時候當然比較喜歡理工的啊,其實那時候考試選擇志願有 電機、計算機工程、甚至還有電子工程這一類型的科系,當然前面都是電機的,接下來計算機工程,那當然就按照志願的話分數就可以上交大 的計算機工程系,所以我就去那邊念書了,所以才念資工。

2. 在念研究所時你覺得什麼科對你的幫助最大?
台大那時候最主要對於演算法的課幫助最大,演算法的課訓練得還不錯的,所以我後來研發都走演算法的領域,比如說解決一些問題有圖上面 的問題,比如說排 schedule 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有一些條件的,就希望可以最佳化這些 schedule 之類問題的做一些研究。那後來演算法有一個應用,就是人工智慧的應用,就是賽局程式的研發,需要大量演算法的技術,所以現在有一部份的主力都放在賽局程式的研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