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楊東偉 (B87 攀岩教練)

楊東偉 (B87 攀岩教練)

關鍵字: 男性 台大資訊系 台大資訊所碩士班 碩士就業 中型公司 轉換跑道

訪問對象 楊東偉學長
訪問時間 2012 年 6 月
訪問人員 江宗臻(b98902042) 陳加頎(b98902044)

背景: 2002年資訊系畢業,2005年資訊所畢業,國防役四年在訊連科技,辭職後出國自助旅行一年五個月,目前為攀岩教練。

學長的大學生活?

我最早是唸台大土木的,後來轉到淡大資工,再從淡大資工轉學回到台大資訊系二年級,所以跟同年級相比已經大上兩歲以上。剛轉進來那時候想說參加一些系上的活動,可以比較快認識大家,所以就當了系學會文書部底下的小部員;還有參加系籃,因為我還滿喜歡打籃球的,的確後來也是跟打籃球的那群同學比較熟。

我大四開始從事登山活動,第一次的大山經驗是暑假跟登山社爬雪山。後來唸研究所時,學期中的時間比較多,但登山社學期中很少開隊,寒暑假對研究生而言又太晚太忙,就和系上另一位也很愛登山的同學一起參加外面的登山協會。台灣山岳眾多,登山活動盛行,有上百個社會隊登山團體。我們大約參加三四次後,從中累積了些經驗。其實登山這個活動很花錢(笑),裝備都很貴,學生沒有什麼錢,只能當家教或助教慢慢賺,參加一次登山就買一件裝備,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裝備,如登山鞋、登山杖、睡袋等等。

參加外面的登山協會其實蠻貴的,像爬雪山三天大概就要三四千塊,現在可能要五千。因為主要的花費是交通費,為了省錢,有經驗後我們就自行組隊上山,找朋友或其他學校登山社的OB一起出隊,分攤車資。

/*********************
登山底下的活動有攀岩、雪攀等,而這些活動後來慢慢獨立出來,有愛好者專注在這些項目,順勢發展了起來。臺灣的攀岩發展大約二十年,整整比國外晚了二十年,剛開始引進時大家都還不熟,主要從大學的登山社開始推廣。台大是很早有自己的人工岩牆的學校,本來在舊體籃球場旁有岩場,後來岩場拆除後岩牆放到舊體後方。
***********************/

何時開始接觸攀岩?

真正開始接觸攀岩是在工作之後,那時候在訊連科技,工作很累,但有一個優點,公司有蠻多的社團,只要十個人以上的社員就可以登記成立,每半年會有一次經費補助,所以一般常見的社團公司都有。當初剛進公司的新人都要發一篇自我介紹,系統一發信,全公司的人都會看到,那時候我寫說大學參加過登山社,當時的攀岩社長見獵心喜,就主動聯繫我,邀請我參加社團活動。喜歡戶外活動的人都會想嘗試新的事物,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之後就著迷於這項運動。我們社團活動時間是禮拜三晚上(後來改成星期一晚上),在青少年育樂中心的九樓室內攀岩場。我很少缺席攀岩的活動,除非project非常趕,才會暫停個一次,假日我們就去東北角的龍洞天然岩場。

攀岩跟其他運動不太一樣的地方是,不同的岩場,不同的岩質爬起來就完全不同,有不同的路線可以挑戰,樂趣無窮。所以你不會特別出國打籃球,但我們會出國攀岩。公司另一點不錯的地方是可以請一個星期的長假,通常提早跟主管申請,不影響到project的進度,主管都會准。我們通常會一起出國攀岩旅行個九天,一年大概出去一兩次,泰國、中國我們常去,美國、澳洲也各去過一次,但機票和物價實在太貴了。在亞洲,例如大陸九天可能只要兩萬塊,可是到美國就要五萬起跳,CP值不高。

為何離開公司?

好像有魔咒一樣,我們社團的社長到最後都會離職,像我上一任的離職後,因為我出席比較勤,換我接社長,後來我也離職,接替我的下一任社長去年也離職了,下下任在今年三月也離職了...。並不是公司不好,其實科技業原本員工的流動率就高,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很不喜歡這種工程師的生活,甚至可以說沒有生活可言。臺灣科技業的工作環境有很「病態」的責任制,工時很長,往往早上九點進公司,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一點以後才下班,半夜零點的時候,公司往往是燈火通明的。為什麼這麼拼命?年終的股票和分紅啊!沒有人會跟自己的年薪過不去,大家總想在幾年內賺多一點的錢,然後早早退休。台灣的科技業一直給人這麼不切實際的期待。有些公司假日還要on call,這點訊連還好,我在那邊四年也只被call過兩三次而已。聽說現在好很多了,因為「分紅費用化」後,年終分紅變少,加班的誘因降低,現在訊連大家十點以前就走。

離職的同事可能會進外商公司,因為外商的底薪比較高、工時比較短,當然沒啥年終分紅,可是生活比較有品質,他們不會要你加班,相反的他們會要你準時下班,而且有假一定要放。「良禽擇木而棲」,有本事的人永遠會去找條件更好,c/p值更高的公司,一樣是一天12個小時以上的工時,也要被操得”比較”有價值(年薪較高),所以在科技業,跳槽換公司是司空見慣的事。

而且你也知道,coding和debugging是很累的事,一般人不可能連續一整天,可是為了年底的分紅,工時就是那麼長。所以許多人晚上加班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是在聊MSN阿、看網頁呀,已經沒事了也不敢走,留在公司混工時,這是很沒意義的。

我目前沒有家庭,可是一些有家庭的同事,可能回到家小孩都睡了。而我平常下班回到家都十一點以後,洗澡整理一下,再看個書,可能看不到幾分鐘就得去睡,非假日幾乎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除非你想要兩點以後才睡。我剛進公司時一個禮拜去一次社團活動,三年後,較為資深,一個禮拜去爬兩次,主管當然不太高興,即使我常常在11點攀岩活動結束之後還回公司加班。順便提一下,主管的位置就排在辦公室的出入口,他會看到所有人進出,所以每次社團活動,晚上六七點我東西收收從他面前離開。我自認不是個非常優秀的工程師,但至少交待給我的project和工作,我都能如期完成。對我而言健康是很重要的,雖然我假日會去登山、攀岩、跑馬拉松,從事各項戶外活動,但當初進公司時健康檢查,心跳速一分鐘46下,過兩三年後檢查變59下,雖然還是不錯,但體力明顯退化,對我來說是個警訊。


決定離職?

其實一直有在考慮,可是沒有下決定,因為離職前會有不確定感,不知道下一階段要做什麼。像大學生畢業後可能升研究所、找工作或當兵,至少有三條很明確的道路。有些人可能找好下一家公司後再離職 ; 有些人想直接離職,可是他們會怕,雖然當下工作不滿意,但至少薪水還不錯,也很穩定,工作內容也已經上手了,離職就要重新來過。

我那時候國防役四年快結束,考慮要不要繼續待下去,那時候並沒找其他工作,我是不擔心會餓死啦,台大資工畢業的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尤其我沒啥物質欲望,很容易滿足。猶豫了一陣子,某天晚上我突然間就確定要離職,然後很開心地騎機車回家。當下的想法是,我還不清楚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但至少我很清楚我不要什麼。對!我不要過這種不開心的工程師生活。我很清楚一但離職之後,就不會再回頭當工程師,因為我太厭惡台灣這樣的科技環境。

那時候離職沒有跟家人討論,因為家人一定會阻止,畢竟我根本還沒計畫接下來要做什麼。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過完年我就跟主管提離職了。


出國沉澱

其實大學時就一直想要來一趟長程旅行,那時候心情是比較浪漫,對旅行的想法也很空泛,並沒有特定的目標。離職後則是想看看不同的世界,一來是想滿足長久以來的想望,再則我想要離開這個環境,到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重新和這世界建立新的連結(connection),只是還沒有具體的規劃。

五月時和攀岩社的前同事一起去泰國攀岩,原本打算結束後六月就要去旅行,結果很不幸地肩膀受了傷,要休息一個多月,就在那時候開始規劃。

那時候看了一本書「三杯茶」,很受感動,書中描寫的善良人民,跟刻板印象中的伊斯蘭教不一樣,於是就想去這個國度看看。然而如果要不搭飛機進入巴基斯坦,對我們來說最方便的就是新疆巴基斯坦交界的喀拉崑崙公路,所以就決定從新疆走絲路過去。而從巴基斯坦又可以從陸路進入印度,然後到尼泊爾,我覺得這路線很不錯,六月的時候就決定了這條路線,最後在八月底拿到巴基斯坦簽證之後從中國開始了這趟旅行。那時候原本預計三個月左右回來,所以只告訴我姊姊,請她幫我瞞著父母,因為去中東長輩都會擔心阿,覺得那裏不安全。結果後來不小心在巴基斯坦待了兩個半月,到了印度發現至少還要兩個月,之後還得進到尼泊爾,一看時間,過年前應該回不去臺灣了。除夕那天,我在尼泊爾打電話回家,我媽問說:「甚麼時候回來啊?」 我就想尼泊爾待兩個月,剛好五月有朋友要去泰國喀比攀岩過去會合,應該端午節前可以回去吧!我母親只是置之一笑。

後來到了泰國,跟其他背包客閒聊,他們說緬甸值得一去,於是結束一個月的攀岩之後,我又跑去了緬甸一個月。因為東南亞物價又便宜,在預算控制得已的情況下,我覺得自己還能走下去,就又臨時決定了寮國、柬埔寨、越南這麼樣的路線。這樣子端午節也回不去了,只好打電話回家說:「中秋節會回去。」 

結果我抵達越南的第三天就已經是中秋節了。在越南由南往北晃了一個月。得知2011年的Petzl RocTrip(一個攀岩運動用品公司開發新岩場路線邀請各國好手挑戰)剛好辦在中國貴州,這是第一次在亞州舉辦,機會實屬難得,可以去看一些頂尖好手,時間在十月,剛好可以過去,於是我就參加了這場世界級的攀岩盛會。本來想說再去一次西藏,可是2008年314事件(西藏暴動)後管制,外國人跟臺灣人都不能單獨進去,不喜歡跟團的我就去了四川、浙江、北京、廣州等地。最後,終於在今年年初回來,就這麼比原本的計畫多走了一年。

攀岩教練

回國後,因為之前一直在青少年育樂中心這裡攀岩,本身攀岩已經有一定的實力和經驗,岩館負責人希望我過去駐場,我想說剛回國沉澱一下,於是就在這裡兼差平日當駐場教練,六日幫忙帶體驗活動,拉拉繩子,偶爾幫忙帶溯溪或戶外攀岩。你也知道,在台灣做戶外運動這一塊賺不了什麼錢,雖然我物質欲望不高,可是我又想要存錢出國,這裡的收入其實是不夠的,但我可以做得很開心。我在泰北有看過因歷史因素留在那裏的孤軍後代,整個泰北都很需要義工老師,也考慮去那裏當義工一兩年,或是留在台灣開一間提供給背包客的民宿,甚至考慮去幫漁夫。其實我並沒有時間表,現在的我沒有什麼是我不能作的。

在臺灣有各式各樣的戶外運動,飛行傘、溯溪、攀岩其實都有,可是都不是國際級的,大概只能臺灣人假日來體驗一下而已,所以要推廣。攀岩館平常日晚上的綜合攀登時段(開放給具有安檢卡的人)收費一個人才一百多,是虧本經營的,都要靠假日或寒暑假的營隊才能賺。我最近跟幾位熱血的岩友在新莊輔大附近投資一個新的攀岩場,七月會開幕,學長是小股東。根本不打算賺錢,只求能夠回本就行。 我們目的是推廣和提昇台灣整體的攀岩水準和環境,沒有好的場館,整體的水平是很難提昇的。

後記:
學長最後讓我們攀岩,高度大約十二公尺,綁一條繩索,手腳並用(3+1)爬上去。在爬的時候必須思考角度跟姿勢,調整到正確位置才上的去,找不到方法你會一直抓著岩牆,然後變得很緊張,手就會很酸。不過也沒有那麼可怕啦,因為教練會拉著繩子,所以你不會掉下來,其實累的時候可以手腳鬆開垂掛著休息。
楊學長通常禮拜一下午(星期二三五晚上駐場)會在青年育樂中心的攀岩場,有興趣學或是體驗攀岩的可以去請教他,他人很好喔。

2012年6月10日 星期日

曾儒龍(B76,Yahoo資深總監)


訪問對象 : 曾儒龍學長
訪問時間 : 6/1 下午3:10
訪問人員 : B98902040 陳瑋宗B98902070 黃柏翰
曾儒龍學長好,謝謝您今天願意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們今天來訪問學長您,是想要訪問有在國內外都工作過的學長,藉著你們的經驗,能讓學弟妹能夠知道在國內外工作有什麼樣的差異。
Q:當初學長是資工系一畢業就出國念書或工作了嗎?
A:是的,我畢業後當完兵便出國念研究所,在美國念書加工作總共15年,到2008年的時候回來,那裡已經像是我第二個故鄉。
Q:是因為在國外念書,就直接在當地找工作嗎?
A:對,研究所大概念一年多就畢業開始工作,後來還part time去念了MBA,這就花比較長的時間。
Q:學長研究所是讀哪一間學校呢?
A:我是讀Stanford,在那裡是繳了學費後想修多少課都可以,所以大家都卯起來念。原本他們建議是6quarter念完(註:一年正常是3quarter),但台灣去的學生都很拼,為了早點出去工作,常在四、五個quarter就念完,大概15個月。雖然真的蠻操的,但也是給自己一個壓力的測試。
Q:後來去念MBA的原因為何?
A:工作遲早會需要接觸到business的部分,有機會就提早儲備知識前幾年工作時是在大公司,有補助的計畫讓員工進修,所以就利用了這個部分修完大概一半的課。後來去到了Start-up的公司,一邊工作一邊繼續念,又因外派上海中斷前後大概花了五年的時間。
Q:學長會建議我們去念一些管理的課嗎?
A:我覺得看每個人的個性,不要勉強。如果你覺得自己之後會是廣度比較大的人,或想當老闆run your own business,你的接觸面要廣,需要跟多種不同的人可以溝通,那你就可以念,對工作也會有幫助,像是公司的財務報表出來,你也稍微看得懂。用些business 用語opportunity costs, ROI (return on investment), sunk costs, business people溝通也容易許多但如果你確定你是一個專家型的人,只要在一個領域專精,那這其實就不一定必要。
Q:當初學長在國外有在哪些公司工作過呢?
A:我第一家公司是在infomix,是當時做database的三大公司之一,大概做了五年,我待的團隊是負責做JDBC的(註:Java DB Connectivity)。之後的八年都是待在Start-up公司,因為覺得既然在矽谷這個環境,入寶山不能空手而回,不是說要賺多少錢,因為那裡的Start-up公司有80%活不過兩年,能成功的是少數,尤其在矽谷的環境變化非常快,賺到錢是運氣,沒賺到錢是正常的,但真正能賺得的是「經驗」,是很難得的機會。
待在Start-up公司,需要同時扮演很多種角色,例如早上要做pre sales presentation,下午要寫code,晚上又要做 customer tech support,是蠻有趣的經驗,也是快速學習的機會,公司的每個環節都碰到了,遇到的挑戰比去大公司長期做一件事情有趣太多。所以我蠻鼓勵有機會的話能在職涯的早期去Start-up感受一下,那種團隊在拼一個目標的感覺非常強,做決定的速度也會快很多,早上決定一個新的方向或功能,下午就開始動手,不需要很長的一個決策的過程。
QStart-up就像是創業嗎?
A:對,開創一個公司有很多個階段,我做過只有兩個人的 garage company,也有十幾個人或近百人的,在不同的階段,學習也會不一樣,都可以試試看,成長會蠻快的。
Q:感覺學長那時候換了不少工作?
A:在矽谷這是非常正常的,小公司能維持多久其實都是個問題,而且那裡機會非常多、挑戰也非常多,待過矽谷之後每個人的履歷通常都是一長串在台灣被懷疑是job hopper。在那八年的期間,加入有成立的公司大約有四家,還有些是沒有成立的,只是到餐廳聊聊想法,覺得有趣就試試看,大家都很有動能去執行。
Q:學長是什麼時候開始有要出國工作的想法呢?
A:出國在那時候算是蠻普遍的。想要開開眼界,也是慕名(矽谷)而去。在那裡真的見識到很多比你聰明太多的人,還有對專業非常執著的大師。像是我在StanfordadvisorJohn McCarthy,他被稱作AI之父。那時候拿paper去給他簽名的時候我的手會發抖。在那裡就是可以看到這種大師級的人物。
Q:學長喜歡那裡的工作類型嗎?是什麼契機要回來?
A:我很喜歡那裡的工作環境,不管生活、工作方面。回來的原因,簡單來說是因為家庭考量,父母都還在台灣,也希望小孩能把中文學好,中文實在是比英文難學很多,那時小孩正好要上一年級,是個銜接的階段,因此就選擇那時候回來。
Q:學長覺得國內外工作環境主要的差異?有什麼比較喜歡的地方嗎?
A:其實我大部分的工作經驗是在國外,亞洲區的工作曾經被派到上海大概一年的時間。只有最近的四年是待在台北,所以其實不是完全了解台灣其他地方的狀況,一方面雅虎的企業文化其實也跟美國很接近,因此可能沒辦法做很深入的比較。但若說美國那邊的工作型態比較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一方面很重視團隊合作,一方面也很重視個人意願,每個人一旦決定要參與這個團隊,就會全心全意的投入,努力一個共同的目標,這是那裡的人工作的主要心態。
  如果覺得理念不合,也可以很快的就分開,job loyalty不是很重要,合則聚,不合則分,每個人有個人的生涯規劃,不會強求一定要一直待在一個地方。
另一方面,那邊很重視工作的表現,有本事的人大家會尊敬你,你的scope and influence也會變大,會有掌控權或是主導權。但如果是表現差的人也不會看情面,下一波的裁員就會輪到你。在那裡很少有階層的感覺,雖然是老闆,大家也都是直接以名字稱呼彼此。當然工作倫理還是一定有,辦事是看誰有能力,而不是看階層或是年紀,可能有人幾十年專精在一個領域,很有能力和影響力但位階不太高,這對他們來說不是太大的問題。
Q:有在網路上看到美國評比最好的工作,排名第一是程式設計師,但在台灣聽到的程式設計師好像不是這樣,不論待遇或工作環境都比較辛苦?
A:是有這樣的差異,在美國有整個大環境可以支撐很好的軟體career,是很興盛的industry,自然在那裡的就會有好的待遇與環境,career會豐富許多。但在台灣是沒有這麼大的industry,環境上比較受限。我講的是純軟體的公司,沒有包括IT 類型工作,台灣軟體大公司大概屈指就可以算出來。
我覺得台灣做軟體的同學們,很可惜沒有足夠的環境,必須把自己的興趣轉移到其他領域。現在待在Yahoo,我希望把以前15年的Silicon Valley工作經驗帶到這裡來,幫助公司創造一個類似那裏的環境,讓台灣有志於做軟體的同學或是業界的朋友們,有一個像是矽谷的環境可以發展。我們現在這裡做的也是國際性的產品,不管技術或process, 像 Agile/Scrum, Continuous Integration& Delivery, TDD (test driven development) 都跟矽谷是同步的,我們各自負責不同的部份,建造Yahoo新的media平台。
雖然我現在做的規模也還有限,但希望真正對做軟體有興趣的同學,不用跑到矽谷去,待在台灣就可以在世界的最前端做軟體。這段時間以來漸漸吸引一些人,從國外回來的人會覺得這裡的公司文化比較習慣,也有些真的想做軟體的人,像是一位資工系b77的學長,原本是在硬體公司,但因他真的想做軟體,後來就到了這裡。我希望能夠把它做大,讓更多有志於做軟體的人能夠在台灣有更好的環境。

Q:對於有志出國工作的同學有什麼建議?
A:英文要學好,你們現在比較幸運,從小就開始學英文,讀寫聽應該都沒問題,講口語可能比較有問題。語文能力培養,確實需要環境,我自己的學習經驗是,當兵的時候,沒事打開ICRT or Studio Classroom, 我不管它的內容是什麼,我就一路跟念到底,模仿他的發音,我覺得這樣對我是有點幫助,就是練那個accent。通常會讓人家聽不懂的是母音和長短音的發音不對。能在英語環境工作一段時間也會快速進步想當年拼了命 TOEFL, GRE 才勉強過關工作幾年後, GMAT 也沒太多準備就考了700.

成績當然很重要。每個學校收學生各有各的重點,主要是看學生的growth potential。對於long term工作來說,以前學的東西反而很像頭腦體操,prepare自己未來工作如何解決問題。以後遇到什麼問題其實很難預測,以前學的東西都會變成遇到問題快速決斷的依據。至於現在哪一科對我還有用,可能只剩下interview還能問出的那些問題吧 data structure, programming languages, algorithm, automata, design patterns, compiler 等基本知識其他職場生涯的老生常譚像是EQ IQ, soft skills 重於hard skills, attitude is everything, 聰明的資工同學應該都能理解吧.

葉瀚駿(R94,華碩工程師)


訪問對象 : 葉瀚駿學長
訪問時間 : 6/5 下午4:00
訪問人員 : B98501020 羅雍穎、B98902068 張鈞凱

背景:台大資工系畢業後繼續在資工所攻讀碩士,跟著施吉昇教授從事系統方面的研究,畢業後即在華碩擔任工程師至今。

1. 能否請學長跟我們分享當初選擇資工系的原因?
國小家裡就讓我接觸對電腦,接著就開始對電腦遊戲著迷,也因為電腦遊戲需要不斷升級電腦硬體,所以國中就開始組裝電腦,跑光華商場,有著基本計概的觀念。後來在學習HTML網頁設計上面感覺到很有趣,再加上台灣當時產業科技業分紅是相當可觀,所以在結合本身興趣和台灣產業的需求,大學選擇資訊工程系。

2. 請問學長覺得系上的哪些課程,對於以後職場上是很重要的呢?
作業系統,計算機架構,系統程式,程設,大學專題或校外競賽對我現在的工作是很重要的課程和經驗。之所以寫到大學專題是因為,工作的案子不像是課堂上的程式作業可以一個人獨立完成,大部份的時候要去了解別人以及被別人了解彼此模組或是功能區塊為何,以及如何整合,測試,維護,發佈等等。透過大型專案或建置,會比較懂得如何與團隊合作與溝通。

3. 除了系上的必修、選修外,有沒有推薦哪些是對未來特別有幫助的課程或者是活動?
社團,學習和不同背景的同儕如何相處以及完成一件共同目標。戀愛,懂得如何異性相處,生活不是只有電腦、電玩、BBS/FB而已。

4. 在大學及研究所時,對系上的印象是什麼? 能否和我們分享在求學階段覺得最有趣的事。
系上同學、學弟妺人才輩出,演講時的來賓大部份都是業界優秀先進。很多人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在研究所當任助教時,發現ACM選手的學弟們比我們助教群對系統還要熟悉。Cyberlink的黃教授,授課時分享過去創業失敗案例,以及讓我們知道自己的career plan要如何做。

5. 以學長的經驗,研究所文憑對工作上有什麼影響?
我目前的工作內容其實大學畢業即可,但台灣現階段大環境,研究所文憑對於起薪,面試機會,以及未來的promotion會有影響。

6. 以現在的大環境,學長覺得是繼續讀研究所抑或是提早進入職場比較好?
我還是recommend在台灣找工作的話,還是需要研究所文憑,但如果很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像是創業或是已經有機會進入一流的公司(Google)或考上公職,那研究所不是那麼重要了。

7. 當初為什麼會選擇華碩當第一份工作,工作的內容符合預期嗎? 是透過什麼管道找到這份工作的?
生涯規劃中原本就想往業界發展,工作的內容大致上符合預期,透過104

8. 在華碩工作時,會不會有時候後像大學一樣要趕deadline?
案子要出貨前趕deadline就非常明顯,而且平常超時,假日配合加班,或出差也是蠻常發生的。這點要看部門和工作內容,我剛好在Android team,所以案子比較多而且Android OS過去也一直在推陳出新。

9. 有沒有曾經覺得太辛苦或者感到迷惘想要轉行XD
有的,不過長得不帥不能去演戲,不夠高不能像Jeremy Lin打球賺錢,想來想去好像比較good at programming。有想過是否要轉換跑道到外商的需求別的職務,但應該還是會留在科技業。

10. 如果想和學長一樣到華碩上班,什麼能力是必須的?
我們部門是有優秀成績或是得獎事蹟就鐵定沒問題。如果畢業生沒有上述顯著事蹟,那可能要需要台清交成的研究所文憑。有工作經驗的人,通常是視情況,需要主管面談後才會知道。

11. 有沒有什麼經驗特別想分享給學弟妹的? (ex: 該怎麼適當分配工作及休閒的時間?)
這個問題,還挺個人哲學,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的建議如下:在每個階段,去做該做的事情,讓你下一階段的選擇更多更好,休息時痛痛快快的玩,工作時就好好地去經營去做,累積自己的能量。

12. 除此之外有沒有想對學弟妹說的?
沒想到,你們問題還不少...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