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胡瑞柔(叡揚產品副總經理)

訪問對象:胡瑞柔學姊(台大第一屆)
訪問時間:20131231
訪問人員:陳思穎(b01902041) 謝競容(b01902079)
背景:叡揚產品國際事業處副總經理
Q:當初想選擇資訊系的原因?
A:我從小就想當一個發明家,高中畢業前老師建議試試保送師大數學系,回說想當發明家不想當老師。英文老師的先生任教中央數學系,師丈告訴我,台大資工第一年招生,是個很好而且很有前途的領域,也很合適我的興趣,因此很幸運的進了資工系,做了一輩子的資訊軟體人。資訊軟體服務業,還真是一個沒有工廠的工程領域,同時不需要開模就能做出客戶需要的系統;不止合乎我當發明家的志向,同時兼顧我愛護地球的心願。


Q:在求學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A:我們是第一屆,沒有學長姐,全原文教科書是第一個要面對挑戰,不過這倒不是最大的挑戰。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搶電腦打卡機來寫程式。當時要用打卡機將程式打在卡片,一絡卡片送進機房跑批次作業,可能要等到隔天才有結果印在一份報表上。那時候資源很少,打卡機是共用的機器,每次到了要交程式的時候,大家都要排隊輪流使用。所以只要稍微改了一下程式,重新把卡片抽出來,重新排隊打洞,重新排隊編譯,重新等機器跑完,可能要等到明天或什麼時候,才可以去拿報表看程式是否正確執行。所以您可以想像一下,我們那時候拿到的可能送進去是一絡的卡片,拿出來是一絡的報表紙。剛開始,急性子的我總是急的寫完程式、打完卡趕快送去機房執行,希望趕快看到結果。但往往都是欲速則不達,後來也就養成先想清楚,分析好再開工的好習慣。
以前的debugging真的是用眼睛一行一行地看,同學們常常互相幫忙、互相討論,養成與人共好的互助習慣。現在在軟體工程上,有一種 Agile Developing 的方法,就是兩個人一個 team,互相看彼此的程式和討論Algorithm,如果學校可以implement,我覺得會有幫忙。
Q:你覺得一定要念研究所嗎?
A:如果你說我當初畢業有沒有想念研究所,其實是有的。畢業當時,剛好台北榮總的資訊中心,要引進 IBM 系統,開發建置一個以病人為核心的醫療照護系統,當時我覺得這機會不錯,能夠從無到有建構一個大型系統,就先到榮總上班。去工作以後,發現職場上的樂趣跟讀書樂趣不太一樣,一直有新的系統開發上線,然後也有新的挑戰新的系統持續要開發,對我這個好奇寶寶來說,還蠻喜歡接受這樣的新思維新刺激,也喜歡動手做真槍實戰的真實感及成就感,所以研究所這件事情可能就暫時被擱置了!

你問我說現在要不要念研究所,我覺得在台灣的壓力底下,可能很多家長會期望小孩去念研究所;可是我在職場上帶過這麼多同仁,從四五年級生到八年級生,這一路下來,看到如果工作是合乎興趣的是多麼重要的事,這會讓人工作生活兩得意。因此,我都跟我小孩說要先找到自己的興趣再去進修。不過,台灣的體制跟風氣卻是一畢業就馬上直升研究所,可是這真的是好的嗎? 職場上,也看到很多人一路資訊科系上來,卻失去對寫程式的興趣或是壓根就失去了對於軟體的熱誠,就我看來實在很可惜。這些人可能真的要踏入職場,實際工作,才會知道什麼是自己想要的! 台灣的大學應該要讓學生們更多樣化一點,多鼓勵從事捍所學相關的工讀機會,或先工作找到有興趣的職業生涯方向,再針對有需要有興趣的主題,到研究所做一進一步研究,這樣您的研究甚至可以在未來工作領域發光發熱。資工需要學習很多基礎的理論,工作上又要整合跟其他複雜應用領域整合,所以我覺得資工人如果未來工作上有需要又有興趣念研究所,是一個不錯的方向。可是,畢竟資工還是工程學系,工程學系就是一個需要動手的,一層一層堆積的架構概念更要多一點實務經驗,先有一些實務經驗也很不錯。

是不是一定要念研究所,我的答案是不一定,可能整個大氛圍底下,參考投資報酬率自己去做評估,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真正興趣的專業領域。資訊工程和電腦科學是一個複雜的專業科系,以我們公司例,我們有各式各樣不同職能不同專業的同事,也許你在學校時或現在覺得對資工沒興趣,可是當你到軟體公司以後你就會在分工的某個領域有興趣。是不是一定要念研究所,是要看個人志願及方向,要自己去評估分析,沒有人可以替你決定未來,再加上全世界的競爭已經越來越白熱化,人才流動也不會受限在國內,真的要自己好好思量想要怎樣的未來,才不會事後後悔。

Q:你覺得台大資工教給你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A:勇於挑戰嘗試創新。以忘往我們沒有像現在這麼方便的internet,我記的得圖書館學是必修的,就是教你去找到資訊的能力。資訊工程這個領域是龐大的、是複雜的,應用領域是廣的,那時候資工系真的很新,有些資料學校沒有,必須往外去找,常常跑許多個圖書館如中研院等。往外去找資料的同時也擴充了自己的視野在我們那個時候,台大的學生,是有一種對自我是有信心的特別氣質,覺得自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那個氛圍教給我們的是信心、勇於突破、獨立開創自己的夢想跟未來。
那四年,對我的訓練就是,不害怕去開創一個前面沒有人做過的事情,就是對任何事情,自己有自己的判斷基礎,知道從哪裡開始去做,不會害怕去接受一個新任務,不害怕去探究一個新領域。這對我後來工作上,不管是業務面的、技術的、或者是不同的行業別的專業,都會有一定的判斷基礎,先分析現在有什麼資源,缺什麼,可以去問誰什麼事情,如何一步步來完成事情。
現在你們的環境,找資料極為方便,應該可以更要鼓勵自己面對挑戰和創新。然後,建議要多和老師們互動,我相信台大資工的老師絕對專業對教學都非常有熱誠的,除了對你的問題的解答外,你可以從老師身上學習到的更多,譬如老師回答你問題的熱誠、或是他怎麼來問你問題引導您思考。IT 的領域,或者是軟體工程,其實很好玩,一直在創新,源源不斷的有很多新技術推出,對我來講從大學時代訓練就是的碰到新事情不害怕,敢於接受挑戰勇於創新,讓我職業生涯對我實在受益良多。

Q:你覺得學生階段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A:當個學生,我認為學業功課還是最重要的,那是基本責任。如果,畢竟大學是職場前哨戰怎樣把基礎打好非常重要四年過得很快但是如果你有花心思投入學習當然我不是單指狹義的期中期末考譬如可以把握暑期打工去你想要投入的職場先見習了解實際運作規模現在很多人都會說台灣職場沒有前途年輕人很辛苦但是如果把台灣的學生跟大陸或是歐美比較,我相信我們是有潛力,但是還有更多空間可以努力發展。那你功課沒有花時間去應付,你絕對不會有一個好的成果,所以就不會太enjoy您的大學生活。
然後,讓自己參加有興趣的社團,他幫您排好活動排好時間,靠社團可以讓大學的學習生活與其他社交活動較平衡。人際關係上,我覺得就是更開放,多和不同科系的同學接觸互動。但是,要注意時間安排,生活要正常,要睡飽吃足,才會身體好精神好。以前我住宿舍,會宵禁,時間到一定要睡覺,所以沒做完的功課你就得要早起,現在好像就很自由,但就要有好的自我規範。
很多人會遇到不錯的異性朋友,我覺得也是滿不錯的,因為其實在學校裡面,都還是維持真實的自我,如果你在學生時代就可以一起成長大、互相了解,未來一輩子相扶持,那是非常幸福的。

Q:你可以介紹一下你現在的工作內容嗎?
A:叡揚資訊是以企業管理的資訊服務主要業務,主要客戶包括銀行、公家單位、醫院和大型企業;我們有自由品牌的軟體產品,也外銷到國外。同時也是雲端服務的領導廠商。目前同事有約 400 多人,除了台北,還有高雄和上海辦公室。我目前的工作時雲端事業處的副總,對於工作,我覺得合乎我從小希望當一個發明家的願望,就是把沒有的東西開發出來給客戶使用(像是Vitals/KM 或是雲端服務 Vis-a-Vis, VIdegree)。在台灣大部分人都覺得資訊產業或者是ICT產業都是製造業,其實軟體這個行業比較偏服務業。其實,在國外的ICT的投入,軟體跟服務占很大一塊,尤其是服務這一塊IBM現在就是靠服務為主要獲利來源。
我的主要工作是帶領團隊成員們製定策略、一起完成規劃的目標。組織有行銷團隊、業務團隊、服務和開發團隊,還有一組人是做互動設計。有一些人的背景是資工,有一些是藝術設計,有一些是管理背景。仔細一點說,我的工作就是帶領這麼多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在公司既定的策略底下,我們自己會規劃今年研究發展方向、營收多少、盈餘多少、要增加多少人等。目標的達成,除了賺錢外還要把自己的體質往上提升,所以我大部分的時間,在跟不同團隊的人開會,或者做整合會議,我也有很多時間去拜訪客戶,了解市場,也花時間研究國際市場和做趨勢分析。
要把台灣的軟體業做大,面臨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人才”;有趣的是,台灣的年輕人找工作會問家長,而家長比較熟悉股票看板上的公司,就會比較偏硬體製造。我們希望年輕人了解軟體產業的重要性,能夠加入軟體產業。我覺得這個產業如果要好,首要就是把產業變健康,要變健康一定要自己夠強,自己的東西讓別人看的見,有生意的時候可以很快交付,而且要有好品質。對我的工作來講,除了公司內部團隊的帶領,還有一個就是希望整個國內對軟體產業更清楚,所以也花時間到學校去演講和年輕人互動,到相關的座談會去聽聽別人的建議,或發表自己的想法,也會出差國外談生意或是參加活動。希望未來台灣的軟體產業能跟上先進的美國和日本,軟體加上服務能占 ICT 70% 以上。更希望學弟妹也能加入軟體行業一起來開創軟體產業的大餅!


林宜敬(艾爾科技CEO)

訪問對象:林宜敬學長(B72)
訪問時間:2013年12月11日
訪問人員:張曜庭(b01902089)、鄭雅元(b01902103)
背景:布朗大學電腦科學博士學位。曾任美國IBM華生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華通電腦資訊工程部副理、趨勢科技新產品研發部協理、台北教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2002年創立艾爾科技公司,現擔任CEO。

Q:學長那時候就讀資工系的環境是?
我是1983年進台大資工系,當時台灣幾乎沒有很懂得寫程式的教授,因為那時軟體是一門很新的學問。而那時候台灣還很窮,到美國念書的學長大都還沒學成歸國,再來是資工系或電機系學長拿到博士後因為薪水差太多了,回台灣教書的意願不高。那時候系上的老師大部分是數學系和電機系的老師,數學系的老師只懂得教演算法,電機系的教授教一些電子電路方面的課程,但也不太會寫程式,所以當時我們上課都是自己在摸索。但是跟你們比起來比較有趣的是,資訊系是一門很新的科學,即使是很簡單的東西,別人都不知道,但是現在有些很難的東西,卻全世界都知道,所以就很累人。但是後來我去美國布朗大學念書,它是長春藤聯盟的學校,跟公立大學不一樣的地方是學校很注重教學,都是派很好的教授去上課,上了課後我才重新發現那些學問,像是資料結構,以前以為好像在學一些很無趣的東西,結果到美國以後,老師一講整個都活起來了,他就是讓你知道說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用什麼樣的資料結構,譬如說有一種data很少update很常查詢,該用甚麼?(Ans:arrary),所以data structure這門課重點在於遇到什麼樣的問題、在什麼樣的時候該用甚麼樣的資料結構。

Q:學長當時一周寫多久程式?
我在布朗大學的時候,一學期大概修四門課(八小時),那時候已經算是很多了,美國的學校上課的時間比較少,但作業比較多。像當時有一門Computer Graphics的課,學生一星期大概要花上40個小時寫程式,當然這樣的作業量算是比較極端的。我在台大資工系唸書的時候,數學程度是中上,寫程式的能力算是頂尖,但是到美國卻反過來,變成數學程度是頂尖,寫程式的能力只能算是中上。基本上,有一件事情你們必須知道,就是熱愛你的工作,人要成功,這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以前念大學的時候覺得老師出的作業不夠多,我們還自己找題目寫,寫得很有趣,當然寫作業跟自己寫的感覺還是很不一樣的。

Q:在學校應該要學到什麼?
我們那個年代是因為修了一堆不知道為什麼要修的課,而我們真正跟Computer Science有關的課並不多,所以我們可以集中力氣在修那些課。而你們現在學那麼多東西,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要學到那些課的內涵,例如資料結構就要學會甚麼時候用甚麼樣的Data Structure,這東西一旦懂了,其它很複雜的SortingAlgorithms就不是這麼重要了,因為以後寫Sorting的程式都是直接用library。再來有個很重要的的觀念是Black Box,也就是模組化的概念,程式內部或許寫得很複雜,但interface要做的簡單,讓使用者即使不知道內部運作方式也能使用,像我現在管理公司的也是要求Black Box,要工程師做到讓其他人很容易去使用他們寫的模組。反觀現在你們的教授和我們那時不同,大多為留美回國,他們在國外學了很多新知識,可能有很多想教給你們,或許會因此讓你們受不了,但最重要的還是要去思考這堂課的核心觀念是學到甚麼。

Q:在學校所學,和職場上實際所應用的有很大的差距嗎?
大學教的東西很多很複雜,出社會絕大部分都用不到,重要的還是把最基本的概念搞清楚,大學要學習去理解,學習如何學習,學習如何做事情,重要的是學東西的過程。知識本身不需要去背,學一個Data Structure、理解一個Algorithm,這些學習的過程本身是最重要的。 Q:當時畢業後的出路? 那時我們比你們更茫然,我們進大學的時候台灣還沒甚麼PC工業,畢業後也還是沒甚麼電子工業、軟體工業,大學學四年畢業後的唯一的工作機會是去IBM做業務人員,幫美國人賣電腦,所以那時候完全是茫然。但有一件事很重要「愛你喜歡做的事情」,當熱愛寫程式時,就算以後賺不到錢都很開心。可是人生很妙,如果真正熱愛一件事,一直去做的話,後來錢自然就來了,可能你們現在有來自父母賺錢上的壓力,但要記得工作愉快是最重要的。

Q:畢業後是如何規劃自己的人生?
我的經驗是人生沒辦法規劃,比較有辦法規劃通常是進學術界,可能成績很強念博士一路做研究最後當上教授,但通常是走上比較沒有那麼刺激的人生,而產業界,因為沒有人曉得產業界會發生甚麼事情,像這種機會就沒有辦法規劃,但機會來的時候,你必須是準備好的。 我當時也是不知道畢業後要做甚麼,我從小很聰明、功課很好,所有人都以為我會念到博士,所以我就莫名其妙出國念了個博士,而我對寫程式比較有興趣,不喜歡寫論文,而我那時快拿到博士學位時想說要不要以後當教授好了,但是又想到我不
喜歡寫論文,所以畢業以後就去IBMT. J. Watson Research Center,當初很高興想說可以做研究又可以和產業界有關係,可是進去以後發現一棟建築裡面幾百個人,九成是博士,而當時IBM薪水很高,很多不願意當教授的人都在那邊做研究,可是後來發現其實這不是我想要的,就決定往產業界發展,而後來IBM沒那麼賺錢了,就大舉裁撤那個研究中心的人力跟經費,我也很慶幸當時沒有留下來。 後來結婚了,我岳父是某上市電子公司的老闆,因此回台在硬體公司做了兩年,後來到趨勢科技,那時運氣很好遇到趨勢科技上市時Internet Bubble剛起來,所有人一夕暴富,錢就賺起來了,然而Internet Bubble在2001年破掉以後突然不知道人生要做甚麼,於是跟趨勢科技老闆說要留職停薪六個月,打算去環遊世界,但在留職停薪生效前,老婆懷孕了,她懷孕後我當然不能自己去環遊世界把老婆留在家裡,但留在家沒事做,就自己開始寫程式,當然我還是很喜歡寫程式的,於是那段時間我就寫了MyET的prototype,給親朋好友看後他們以為我要創業,就湊了錢投資我,後來想說有產品又有資金了那我乾脆就創業,但創業以後才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懂,所以前幾年非常非常苦,不是辛苦,而是痛苦,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賣東西,只會寫程式,所以後來就很惋嘆,自己學做sellers到處去推銷。這也是之所以說人生不能預期的原因。

Q:當時有想過找同學一起創業嗎?
以前趨勢的老闆跟我講過:創業的時候找同學是最沒有用的,因為找同學是給你壯膽,真正公司狀況不好的時候就鳥獸散了,一般來說是如此,當然也有例外。而講我的經驗,一開始找了一個不是資工系的同學,是做業務的,但後來發現說我們心裡投入的程度不一樣,可能因為是我找他的,他就當作是幫忙這樣。賺錢時大家都想當founder,賠錢時可能就散了。其實這也是個經驗,可能你們現在跟同學很要好,想說之後一起創業,但其實真的很不容易。 Q:寫MyET時有想過之後的發展嗎(跟空英之類的合作)? 出發點是幫助學英文,後面的發展當時其實都不曉得。我是認為創業沒辦法規劃、career也無法規劃,未來的變數太多,重要的還是機會來的時候要準備好,我們那時運氣很好,1990後期離開學校,Internet Bubble正要起來,但那之前沒學一身武藝的話也沒有用,學那些知識的時候也沒人知道未來是怎麼樣的,像email、browser開始普及之前也是沒有人知道這些東西,世界變化非常快,很多東西不能預期,但機會來時要懂得抓住。

Q: 有其他什麼想跟學弟妹說的話嗎?
根基要打好,像Black Box、Data Structure這些才是key point,念大學重要的是把這些觀念搞清楚,但真正要有深刻的體驗要做很多實作才會搞清楚,所以作業還是要認真做(笑)。

塗溥鈞(嘉實資訊副總)

受訪對象:塗溥鈞學長
對象經歷:台大資工第七屆系友 NYU碩士畢業 現任嘉實資訊副總
訪問學生:陳頤洵、黃孝天

Q:學長在高中時期會寫程式嗎?
不會。因為當年是聯考,所以其實是因為分數而上了台大資工,你們現在應該比較好,是自主性選到這裡。而且那時電腦其實非常不普及,那時候有一些PC,不過真的很貴。我當時甚至完全不知道什麼是程式設計,不過後來很幸運發現自己對這個有興趣。

Q:請問學長大學畢業是先進職場還是先念碩士?
我大學畢業之後,因為我不用當兵,所以先在計算機中心實習一年,然後一邊準備出國念書,接著就是出國,那我是到NYU去,念完了碩士之後呢,自己覺得不是一個念博士的料,所以我就決定去工作,那我工作之後就一直到現在,20年了,都在做軟體開發上面的事情,那在我們同班同學裡面,算是比較少數的。應該畢了業之後,有些同學去教書,就往學術方面做發展,有的是去美國就業,有的後來開公司,那開公司的人他們很多工作是比較偏管理方面的,那我和一些同學是少數一直都在工程方面做的。

Q:請問學長在工作後有遇到什麼問題?
在工程方面其實遇到了很多的問題,就是第一個其實是,在外面寫的軟體其實跟學校裡面寫的差異度很大,幾乎是完全是不同的東西,所以後來我也常常跟我在教書同班同學提到這方面的問題,所以他也一直很希望能夠讓他的學生可以跟外面的工作接軌,所以我們有做了一些動作例如說讓學生來實習,讓產學兩邊的技術可以比較接近,那現在很多大學部或是研究所的同學他出來會寫論文,但有些時候他們所做的論文,對於他們所要做的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我舉個例子好了,你們現在在讀的作業系統的書,跟現在在外面的作業系統是有很大的差異的,像你們現在學的linux,其實只是外面用的基本的東西,我們會在linux上在加東西,比如說hadoop。學校講的東西很單純,但外面所要用的要考慮到很多不完美的情況,很容易就會讓程式當掉,所以必須用很多的方式去解決問題,而這些東西要有些理論的基礎,但很大一部份是要實作的經驗,這個其實是在學校裡面跟在外面工作領域的需求上比較大的一個gap,那我一直覺得學生在大學的時候、在研究所的時候,要大量的寫程式,如果是對軟體開發有興趣的話,然後要看很多的open sourse,因為現在有internetopen sourse的關係,現在你可以看到很多人寫的程式。就是學校的學生有些比較早對軟體開發有興趣,大學時有較多實作經驗,其實之後出來工作在銜接上會比較順利,這個其實是我多年來比較大的感觸。以台灣來說好了,其實台灣的軟體產業不是太蓬勃,因為市場小,投入的人也少,政府在做的其實也少,他們投了很多錢在做網路的東西,但底層的人其實很少,舉例好了,在美國有amazon,那你就可以在上面開發你的app,所以只要幾個人的創意,就可以很快變成家公司。但其實amazon這個是個很複雜的fundation,比如說google,可以直接在google上開發你的程式,可是在台灣,我們就只會把別人的OS拿來架,我們沒辦法在上面再架,例如說一些framework,比較可以讓有創意的人可以在上面開發程式的底層,聽到他們都是直接去買很多,比如說open stack來把他架起來之後,然後作硬碟給大家用,可是他沒有辦法在上面,例如說,有沒有能寫出像amazon那樣的東西,答案是不知道是甚麼,做不出來。可是這個其實是很需要CS底子很深的人來做的,但他是個很枯燥的事情,因為他是做fundation,可是台灣是很少這樣子的,那所以台灣可以發展一些遊戲產業,或者是一些app的產業,但這些都不夠深,所以競爭力會相對比較少。我是覺得這部分可以做得更好。這是我工作這麼久的一些感覺。

Q:那學長有什麼建議可以在大學打好這方面的底子?
其實大部分程式的複雜度阿,通常都不大會是一個半年之內,因為你在半年的,要讀書要寫報告,其實很難在半年內拼出那種東西,不是說不行,而是你要花很大的力氣在coding,你才有辦法co出這種比較複雜的程式,這個其實很麻煩。我看過stanfordtutorial,是一個開給研一的課,一個學期12堂課,每一堂課都有作業,而每個作業都是一個完整的程式。但在最後第十二堂的時候,是要自己設計出一個產品,可是這個產品出來之前還要跟助教討論過,究竟這可不可行,就是你要先寫purposal,給助教,讓助教覺得這個東西不是來混的。像他們這門課其實只是跟你講concept而已,你自己去想辦法學習,怎麼寫C,怎麼寫某個語言,那這樣子的教學方式其實才能刺激學生自主學習,而不是被動的吸收。那我其實現在不太知道學校怎麼教,不過我自己是覺得,大學的時候其實吸收力很好,應該要多學習,像是我大學時有修compiler,研究所時學compiler,那我在工作後用到時,才發現當時學的不夠好,可是現在在做compiler的方式跟書裡面不一樣,不過其實有很多基本的理論還是很有用的,那個時候就會覺得說,其實念書的東西是會有聯結的,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如果不是當時公司用到,搞不好我這輩子也用不到,其實有時候知識就是這樣,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需要。

Q:學長為甚麼會想要出國念碩士?
我自己會想出國其實單純只是想出去看看,到不是從想要讀更多書的角度而去。可是出國我覺得對我很重要,因為要獨立生活,而且最好不要太有錢。因為學費很貴、生活費很貴,所以我們都很省,那因為很省,學了很多事情,那些對我未來其實很重要。那時我們很多同學去,大家都很拚,因為學費很貴,想要趕快把碩士念完找工作脫離窮苦的生活。可是你在台灣就不會有這種壓力。所以我覺得如果有機會,建議出國去看看,未必國外教授會講得比較好,畢竟用英文你的吸收不一定比中文吸收的多,但我認為這對於一個人來說,是很棒的學習。

Q:那學長之後的工作經歷呢?
我在美國做了三年才回來,我們那個公司,他們有一個language,是專門用來測試程式用的,那當時就是在做這個系統,所以包含那個語言的compiler等等的東西,後來才回台灣。回來之後,就去「友立資訊」,那家是當時很有名,做影像處理的公司,後來友立資訊被美國公司給收併了,然後最近那家美國公司也收掉了。在友立做了一段時間之後,因為有同學在做金融股市的軟體,那覺得這方面的比較好玩,所以跑來做,做一做又回去友立做了兩年,那時其實internet快起來了,所以我那時在友立的時候,有在做可以讓使用者上傳圖片的網路上的東西,有點像flicker那樣,那個時候的flicker拉,不是很成熟就對了拉,後來就來到現在這裡,已經待了十五年了。

Q:那學長在工作轉換時,會不會因為工作不一樣,所以需要多學什麼東西?
會,每個domain都不一樣,每個地方都很吃domain,可是其實像我去做影像軟體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rgb拉,他們interview的時候問我說,你知道什麼叫rgb嗎?我說像電視上射出來的那個顏色嗎?他其實是要問我說,一個在memory layout上,怎樣擺那個rgb的位置,他只是要問我這個啦。他問我很多影像的演算法,我也幾乎都不知道。公司裡面其實分兩種人,一種人是大學時就在做影像的人了,所以他們是演算法工程師,所以他們的工作在做特效,可是有另一種人是比較做軟體取向的,就我們看懂那個東西後,怎麼去做application,就是應用他們的library去做application。後來我才發現是錯誤的,因為我去用了很多adobe的東西,以前友立的競爭對手他們認為是adobe拉,可那時候我們都看不懂adobe的東西為甚麼是這樣設計,一直到後來我自己有去照相,去處理照片,才知道原來他們是由使用者角度出發。那是因為我們當時做出這東西的人不是使用者,那很難,因為你要找規格,在台灣,要找使用者寫規格是件很難的事情,所以在公司裡都是由技術工程師在寫規格,所以我們規格都寫很炫,但做出來的東西其實都只有皮毛,沒有真正從使用者角度寫出。那這個我覺得會是軟體工程師要注意很重要的東西。後來我們做現在這行,因為我們是提供金融服務的,客戶是要求我們資料是不可以斷的,那你要怎麼做出穩定的系統,其實很多事情並不是user端的程式,而是你後面如何監控,當初了問題該怎麼備援怎麼切換,那個SOP其實是依照公司的生態,他的行業特質而去設計,所以每個東西他的domain都很重要。

Q:那學長覺得除了資訊能力外,會不會需要第二專長?

基本上資訊能力很重要,但他不是主要決定你未來發展的東西。很重要的是你的personality。在一家公司,有些人是工程師,也些人是PM,有些人是做產品設計,他們可能都有CS background,可是他們做什麼是其實是因為他們的特質而決定,所以你最重要的專長是對人和對事的處理能力。你在外面的工作其實是個小小的社會,而這是需要用心學習的,當你的興趣越廣泛你可以看到更多東西,他事實上會塑造你的人格,讓你在團體的表現會更好。這不是技術的問題,而是人在社會的skill。對了,還有一個重要的能力就是文書處理,你要怎麼整理你的資料其實很重要,這點其實在念碩士寫論文時就可以培養了。

廖碩鵬(台灣 Google)

訪問對象:廖碩鵬學長(B86
背景:台大資工系畢業、台大資工所畢業,現任職於台灣Google公司。
訪問日期:2014117
訪問學生:陳威甯(B01902093)、溫盛涵(B01902099)

Q:當初就讀資訊系的原因是什麼?
A:記得我是推薦甄試進來的,好像是第二屆辦的甄試。其實那時候已經有參加過一兩次高中程式設計比賽,喜歡寫程式,所以就填了台大和交大資訊系。那時候學校是按照高中念三年的成績排名,好像是全校八九十名左右,沒想到可以填上台大。我想是因為那時候台大除了考筆試以外,還考了程式設計的部分,那我想可能是其他同學覺得上機考程式比較challenge就沒有填吧(大家都去填醫科和電機了)

Q:就讀大學時,對未來有沒有什麼特別規劃?有想過將來進哪間公司或往哪裡發展嗎?
A:其實我一開始比較想往學術界走,像我們同學如果一開始就打算就業的話,可能念完大學或是研究所,要就業的就是開始找國防役。那時候念書的時候倒也沒特別想說要去哪個企業工作。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常聽到很多企業都在爆肝啊、什麼的,而且那時候做一些 study 也滿有興趣的,所以有想過要出國。念完研究所先去當兵,當兵一年半後到中研院 data mining lab 當助理並準備申請學校,後來拿到 CMU Language Technologies Institute master program。之前研究所是在做語音辨識,我覺得自然語言還滿好玩的,想繼續發展。不過那時候很有趣,我在中研院的老闆 - 簡立峰老師,在我拿到學校的 offer 時,他也剛好也被 Google 挖角當台北 Google 研究所的所長。那時他鼓勵 lab 的同事都去試試看,我那時天不怕地不怕就跑來面試,不小心就上了。於是結果就是被 Google 吸走了,沒有出國念書。其實有些人是很有規劃,想了很遠想了十幾年,我比較不是這樣,隨運而安。也就變成說,我可能是對什麼事情比較有興趣,往那邊做一做,然後不小心遇到了一個 branch,覺得另一邊也不錯,於是往另外一個 branch 發展。可以說進 Google 工作的這一切就是很巧合。

Q:除了平常上課外,課餘的時間會拿去做什麼活動嗎?例如寒假去公司實習之類的?
A:哦,那時候其實還滿流行打工的,像我有些同學就有去 start-up 打工,我是沒有跟。我是後來跟室友有打過一些工,像一些做網路服務的小公司,幫忙寫一些程式之類的。大學研究所有參加幾次競賽。我沒有參加 ACM,因為那時候班上強者太多(),其實玩 ACM 也不錯,只是我忘了我為什麼跟同學組隊。我有參加過趨勢科技的程式設計比賽,這是團隊的比賽(五人)。那時候運氣不錯,找的隊友都很優秀,比賽時也很強運,第一次參加就拿第一名。比賽內容我也沒有記的很清楚,好像是解一個網路的應用問題,然後比賽有分兩個 stage,第一個 stage 是在家解題,將程式 submit Trend Micro。然後經過他們內部評選後選出決賽隊伍。決賽要解的問題是初賽問題的延伸,而且要基於初賽的程式擴大,在 72 小時不管你要不要睡覺,把他拼出來,還滿累的,不過 result 還不錯。決賽除了寫程式外還要 presentation,然後我們 team 剛好有 presentation 很強的(現在在 CyberLink VP ),所以這部分可能滿高分的。

Q:那學長你們以前平常會像這樣熬夜寫程式嗎?
A:通常是還好耶,不過要是有時候程式有 bug 的話就要 debug,然後就Oh Ya!()。其實有部分要看老師,像許永真老師,他那時候我記的很清楚教的是計算機程式,然後她的作業都有 bonusbonus 也沒多幾分,但通常大家都會為了拼那個 bonus,然後拼的很慘。記得基本題的難度是一的話,bonus 大概有超過二倍吧。成本效益超低的,但至少大家做完 bonus,不管有沒有做出來,收穫都很多。

Q:對於在國內國外念研究所有什麼看法?
A:基本上,我本來有要去國外念研究所,可是因為工作後來就留在台灣,所以對於國外的部分也沒有特別了解。我有同學是去國外念,國外研究所在上課的強度以及研究應該都比台灣強很多,所以我覺得如果有機會,不管你將來要在哪裡工作,到國外念念研究所是好的。但就我所知,出國念書的同學有很大比例都直接在當地工作,除了林軒田教授選擇回來教書以外,我們都說他是回來做功德()。畢竟他在美國工作的 offer 是比較高的,但他比較喜歡教書,喜歡台大,所以就算大家賺到吧。那我當時是直升研究所,所以我也有想過如果我那時候不直升,直接拼國外研究所,說不定我現在也會很不一樣,可能會有比較多的經驗。像我當時成績還不錯,研究所也沒有特別拼,到研二才認真寫論文,日子過得有點爽(),但年輕的時候應該要認真一點的,多找一點 challenge 的事情來做。可是這種事情也很難說,像有人是不管環境如何,都可以很認真,那在國內應該也可以得到很多,像我是比較需要一點刺激這樣。

Q:在台大資工系的這段期間,學到最重要的是什麼?覺得對未來最有幫助的部分是那些?
A:嗯...這個好難哦()。其實以專業領域來說,那時候學的一些基本的東西,像是資料結構、演算法,或是一些比較進階的課程,像是 computer network, computer architecture,以及研究所學到的研究方法,到現在也是很有用,雖然我現在當工程師比較少做 research 的部分。但我想念大學,以台大來說,得到最重要的 resource 應該是同學吧。像現在有很多同學也還在聯絡,每個人的專長也不大一樣,大學交到這些朋友我覺得收穫很大。專業的訓練,我想還是以基礎學科較為重要吧。然後像我那時候如果有些老師沒有上的很 solid,同學自己還是會互相學習。像之前有人會問 Google interview 要怎麼準備,對於剛畢業的同學,沒有什麼工作經驗,反而只能問 coding, problem solving 等問題。這學校都有教啊,所以如果你在學校的foundation training 夠紮實,剛畢業就來面試,說不定比較容易過關。

Q:面對研究所以及職場的考量為何?兩者先後順序對未來的影響?
A:我覺得這也是要看個人。像我當時就沒有急著想到業界工作,我現在想也不知道為什麼(年輕時理想性格比較重吧),反正就是沒有想要到竹科工作,比較想多做點研究,去國外念念書,或當個老師之類的。我是覺得這種事情要看你當下那個點,怎樣的選擇會比較有利。例如你大學一畢業,某間你很想去的公司就給你 offer,那去工作可能比起你繼續念書,在短期內會比較有利這樣。我的同事也有人和我類似,考上研究所又拿到 Google offer,結果一樣,Google 的吸引力比較大。而且其實我覺得業界啊,特別是像 Google 這種公司,其實很像黑洞,就是你來了,你短期也會沒有這麼想回去。因為在業界,東西會一直進來,你也會持續性接到 challenge,新的 case,就不知不覺地 quarter by quarter 一路做下去。除非你覺得,做得差不多了,想換換跑道,才會回去唸。像我那時候也是這樣,當時我拿到 CMU LTI master offer,那時美國經濟不景氣,要去念要出不少錢。去之前我有先問過幾位老師和朋友的意見。當然他們是建議我一定要先去念書。他們賭說如果我現在不去,以後就不可能再去了。我當時想說,先工作一兩年再出國念也蠻不錯的。結果真的給他們說中,我就一路待在 Google 到現在。一直待著的原因是 Google 在台灣給的薪水還蠻不錯的,雖然不是台灣最高;工作環境好,同事相處也很愉快。做久了之後就覺得,繼續當個 software engineer 也不錯,所以後來我也沒再出國念書。

Q:當初決定進入 Google 時,有那些因素是特別看重或吸引人的?
A:在我 interview 時,Google 就已經很紅了,那時 search engine Google 已經是世界第一了,那時覺得 Google 這間公司就是很奧秘啊,強者一定很多。其實在我拿到 CMU offer 的時候,他們有 open house,就是學校幫你出機票錢,讓你到美國來看看校園,跟教授說說話這樣,然後我在加州也剛好有一些同學在那邊,所以就有機會到 Google 總部參觀,覺得那個地方真的很酷炫。

Q:酷炫的原因是因為工作環境嗎?還是?
A:對啊,其實美國的總部給人的感覺就很像大學的 campus,比台灣的更五顏六色,然後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然後大家好像也都過得很輕鬆,就是整個環境讓你沒有在爆肝的感覺。當然實際上工作也是有壓力的時候,但那時去參觀,整個環境看起來就是非常好。再來就是覺得來 Google 可以學到很多,因為集中了很多全世界最厲害的軟體工程師和大師。我是覺得進來一個以 software engineer 為主的公司對一個念 CS 的學生來說,應該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那時候有點不想在竹科工作有個原因是,我不曉得是不是我的偏見,因為我沒有在那邊工作過。我一直覺得台灣的公司是以 hardware 為主,所以你 software engineer 是配合 hardware 做事情,寫 driver firmware,幫 hardware bug 擦屁股,所以你的主體會不明顯,這樣就變成,身為一個軟體工程師,作主的並不是你。而 Google 就是在一個很剛好的位置上。像大家都做搜尋引擎,但 Google 先發現怎麼賺錢,所以他就有一個 sustainable business。又這個用 search engine 賺廣告的 business 有進入障礙 (search result 做得好很難)Google 就可以主導市場,賺更多錢,就可以比較沒壓力地發展其他別人來做可能會倒的生意這樣。

Q:可否稍微簡述一下目前在 Google負責做哪些方面的工作?
A:剛進來的時候東做西做,後來有做過幾年的 iGoogle,後來 iGoogle 因為不符合公司未來的核心本業,就停掉了。我現在有在做一些 Chrome OS 的東西。Google 有兩大 OS,其中一個就是 Android,是 mobile device, 手機為主,那 Chrome OS 目前就是 laptop base 的作業系統,強調的是快速開機跟安全。因為他考慮到現在大家電腦大部分的使用都是上網,所以如果我們有一台電腦打開就是 browser,你也不用設定,然後他保證你是一個 secure 的環境,會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之前有好幾年都是做 server side 的東西,那最近一兩年才轉做 device

Q:除了資訊領域外,在學生時期以及出社會還有接觸其他領域嗎?例如財經之類的?
A:沒有耶,我都只有在資訊領域玩耍而已。我們那時候輔系的同學沒有很多,也是有同學轉系,還有經濟雙主修進來的這樣。

Q:出了社會之後,有什麼事情是值得大學時期開始準備?或是有什麼想對學弟妹講的話?
A:我覺得其實,大學的時候本來比出社會時間多很多,可以的話,在能力範圍之內能夠多努力一點就多努力一點。因為很多事情,你也不曉得什麼東西會用到什麼東西不會用到,所以如果有機會就多學。就是在學校能多學就多學,然後學的紮實一點,不一定要衝什麼一學期二十幾三十幾學分的,畢竟衝學分衝太多也會消化不良,像我覺得林軒田老師那種三學分四學分的課就很重()。就是,能紮實一點就紮實一點。像那時候我也沒有花全力去念書,就覺得成績還 OK 就沒有花全力 (應該更努力的)。至於打工(part time programmer)的部分,我那時候是因為沒有經濟壓力,所以沒有特別去打工。我覺得打工其實也不錯,能先看一下業界怎麼運作的。只是不要花太多時間然後壓縮到學習,畢竟在學校還是以學習為主嘛,你之後如果想工作時間多的是,沒必要現在就急著打工。然後另外一點想說的就是,如果你發現你在 CS 並沒有什麼興趣,不如就趕快找找你真正的興趣在哪,不要硬讀完四年。畢竟如果對 CS 沒興趣,那麼花的這四年就不如你在其他地方來的有價值。因為現在大學有很多人是考進來的,以前沒寫 過 code ,進來以後才發現自己對寫 code 並不是這麼有興趣。像我有同學 CS 讀一讀後來轉去念牙醫,念化工,現在成就也很好。也有畢業後蓋房子蓋得很有心得的,說寫程式看不到很虛,蓋房子比較有成就感。最後就是希望大家能在大學這段期間多試試,多發展一些自己的休閒和興趣,你不可能永遠都在 coding 不做其他休閒的嘛,大概這樣子吧。













黃美玉(Microsoft)



訪談對象:黃美玉學姊(台大資工第六屆)
訪談時間:2013年12月14日
訪談人員:梁惠賢(b01902123) 盧俊輝(b01902127)
背景:台大資工系畢業,於CMU取得博士學位,現任職於Microsoft.



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唸資工系?

  當初為什麼唸資工系啊,因為我覺得不是唸電機就是唸資訊嘛。我是想唸理工科的,不是理科就是工科,當初想就是工科容易找工作,那麼資訊跟電機兩個要選擇的時候,我覺得資工系比較適合女孩子吧。

那麼你讀這個系之前,有寫程式的基礎嗎?

   沒有,我們那時候資工系才第六屆,然後交大的資訊系好像也才第二、三屆,那時候台灣在資訊系還是才剛起步,甚至於我們的師資都沒有純Computer science trainning出來的,都是別的系啊,數學系、電機系的老師過來充數的,所以我們那時候師資不夠充裕。那高中、初中更不可能有甚麼編過程式的經驗的。



那沒有基礎讀起來會有遇到甚麼困難嗎?

   不會。這個學東西不光是在於你的年紀。我是學資工的,今年剛滿五十歲,如果我今天打算去做生物化學,真的有興趣,我現在就去學,也沒有甚麼吃虧或跟不上啊。這完全在自己Self-driven,自己的Motivation,自己想不想學而已。我覺得這個沒有差別,你夠聰明,你願意學,一下就可以Pickup。但是如果你基礎不夠,又不願積極進取,那就真的困難了。

系上有的同學沒有寫程式的基礎,在學程式方面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對於這方面有問題的同學,你會有甚麼建議?

我覺得寫編程式有一個,我自己感覺很好的學習方法。剛開始要讀那個最基本的書,例如C++的那個專門的書,Hello world的這些。大概讀完一個Chapter就會有基本的概念。然後自己可以編寫一些很簡單的程式,不要太難。然後再下來,你要去讀別人的Code,去讀別人的程式,去看懂它。最好是讀高手寫的程式,那可如獲至寶,功力很快就會上去的。當然最後還是自己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coding,一切技能才會變成自己的,運用自如。

我發現自己的工作上招進來的新生,有些人很奇怪。如果說我給他一個任務,叫他去編程序,他自己可以編。他就會自己想我要怎麼Design我的Data structure,我要怎麼寫。但是假如我今天是已經有某一個人寫好的一份Code,然後那個人已經離職,或者現在是assign去做別的工作了,然後新進來的員工再接手別人的工作,他卻沒有能力去讀懂別人的code,然後去把它吸收過來再Improve。這個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我覺得很會寫Code的人,也應該有能力去看懂別人的Code。所以一個學習Coding的方法,是要去讀別人的Code,而且是要看那種好的Code。譬如說你知道說某某學長或學姐寫的程式,大家風評都很好,你就去看那種好的Code。

我當初在CMU唸博士班博一的時候,我就是看李開復的Code。首先,你要先唸理論,像是我們那時候做語音識別,是用HMM那個Model。我先把那個基本、基礎理論看懂了,然後再去看他的Code,知道說他是怎麼樣對應,怎麼樣把理論對應到我實際、真正拿到的Data,怎麼樣去Match。其次,我在看他的Code裏頭,有一些地方,他用了一些很聰明的Trick。那種聰明的Trick,有可能是他自己想的,也有可能是去網路找的。網路雖然能找得到,但是要知道用甚麼Keyword去找,這是很困難的。所以你看那種很會寫Code的人寫的Code,你就會學到那種很好的技巧。

譬如我知道台大資工系的林智仁老師,現在有一個SVM,很多人在用,很蠻受歡迎的。所以我猜他的Code寫得不錯的,像那種Code就值得讀。但是那種Code要讀得懂的話,一定要先唸SVM的理論,然後才能看得懂。那這個不是那種剛上大學的人可以看得懂的。因為這個還有理論基礎要先學會,我只是舉個例子。但是你要是大學生,想看看人家怎麼編程序,大一的就去找大三、大四的學長,問他以前有沒有做過甚麼Homework,那個Homework題目是甚麼,你先把題目弄懂了,然後看看人家的Code。我覺得這個對於一個學生學習自己編自己的程序是有幫助的。

你覺得有那些課對將來的工作會有幫助?

我覺得學資工,大致分兩類,一是專門走軟體工程。軟體工程的話就是要很會寫Code。通常學硬體的人比較會碰到那麼Low level的Code,我們資工系大概都是寫High Level的Code,你用C++、C#或是Java這些Language去寫。那寫這些Code,如果你是從事Software Engineering,Coding很重要。Coding要寫得好,邏輯、推理的能力要清楚,你寫出來的程式才能夠比較Logical,別人看得懂你的Code也看得比較容易。所以假如你只是純粹走Software Engineering的話,Coding經驗很重要,Coding base on your logical trainning,所以一定要做一些邏輯的訓練。我們以前大學大一的時候,邏輯是必修課,是哲學系的老師教的,他講得比較理論性。當初我看不懂我這個邏輯跟我每天在做的這個Program有甚麼關係,但是事後寫了這麼多年Code以後,覺得寫Code的也是需要邏輯能力。不過我不確定,去修一門理論性的邏輯課,就一定能幫助你的邏輯思考。我覺得當偵探需要極大的邏輯思考能力。或許多看點福爾摩斯書籍,會有幫助。

另外一種是要走比較用數學的模型去做Research的。現在最Popular的Topic,Machine Learning,建議最好去修一下。Machine Learning 就是用一些統計學的方法,然後根據你收集到的Data,去推導,去Predict你還沒有見過的Data。譬如說,氣象預報。你收集到很多資料說氣壓怎麼樣、濕度怎麼樣,那麼明天下雨的機率就怎麼樣。所以The Probability of going to rain tomorrow是一個Function of底下幾個Variables,一個是當前的濕度,當前的氣壓等等這些因素,然後就根據以前幾十年來,或是幾百年來Collect的Data,怎麼樣用這些參數去Predict下一天,這是要用統計的方式。如果學這個東西的話,統計學一定要學。

現在Machine Learning 是非常非常Hot的一個Topic。因為你如果數量很多的話,你可以找到一個最佳的方式,去Predict下一件事情會發生的機率,With the minmum prediction error。這種Machine learning 的Approach不管你用哪一個Algorithm,現在是Apply到很多很多的領域證明都是可以Work的。所以如果你們想走這方面的話,一定要修統計學,然後數學要好。那你剛開始學的時候就是去上這些課。上Machine learning的課的話,就去學一下說甚麼樣的問題用甚麼樣的統計學方式去解決,有甚麼樣的結果。

將來你唸的PhD的時候,要培養自己有這個能力說我今天發現了這個問題,那你怎麼樣去Formulate這個Problem using a mathematic formula。當你把一個Problem用一個數學式子表示之後,要修微積分,你就可以微分,然後看看可不可以導得出來一個Close form的solution,去找到你最佳的參數,找不到的話是不是用那個牛頓求根法或是Approximate的一些數值分析的方法,去盡量去找到至少一個Local optimal的Point。

所以如果你要走Machine Learning,統計學這方面,你要學統計學、微積分、Machine Learing。這些對我現在的工作來講,這些是非常非常需要的。但是如果你是要走第一條路,軟體工程,寫寫Code,這個數學沒有那麼重要,邏輯比較重要。

你覺得台大的資工系的學生比其他地方資工系的學生有哪些優劣?

台大一般來講有它自己的文化背景跟歷史背景,進入台大的學生對自己都有一定的期許,所以再怎麼差的系也有一定的水準。我們講台大資工系跟電機系,因為這兩個系比較接近。我覺得跟台灣其他大學的學生相比,台大的學生一般來說是比較優秀的(當然會有例外)。




但是我跟中國大陸的學生接觸也很多,我可以說中國大陸最近這十幾年來,進步得非常非常快。這是一個Youtube採訪,講述今天中國大陸的發展情況,它不是講學術界,講的是工業界。因為我現在人在大陸,剛好來中國大陸工作滿一年了,我一年看到的這些東西,跟這個Youtube 這段Video講的,我非常認同這一段影片的內容。我很鼓勵大家好好聽聽這個影片。

整個中國大陸,就像美國的那個矽谷一樣,美國的矽谷是全世界IT,Technology最活躍的地方,然後很多小公司,StartUp。很多人自己有一個Idea,不願意去當人家的員工,選擇自己出來創業。剛開始你要有那個天使投資客幫你投資,然後你就慢慢做大,有很多公司都是從小開始做起。像apple從家裏車庫開始辦工,美國 這種從小公司到成功的這種例子很多,所以在加州,矽谷那邊,很多有錢人願意投資這種小小的公司。

今天很多這些投資客,都是來自於中國大陸的有錢人。在中國大陸國內,到處都是這種StartUp。甚至於政府都非常鼓厲你出來StartUp,你有什麼好的Idea 就出來創業,然後政府會給很多的那個資金的獎勵,會給你一個StartUp 的 Funding。它也很鼓勵國外的人進來中國大陸,它會給國外人特別有一些激勵。比如說現在我是從美國過來,出來創業,那我可以申請,很容易就申請到中國大陸給我個五百萬、一千萬的人民幣的這種補助。所以整個中國大陸在工業界非常非常的活躍。

然後這段Youtube 就是告訴你說,中國現在有哪些Amazing ,中國人口多,教育也非常的普及,能夠上網的人,會用網絡,或許是手機的人,那都是幾百個Milloin 當作單位的。因為工業界這麼活躍,學生如果只是唸Undergraduate大學部的學生,都很容易在業界找到工讀的機會,去看看業界需要怎麼樣的技術,看看業界想的是什麼,現在最紅的Topic 是什麼。

這些學生從大學一直到碩士班、博士班,都是在業界有很多工讀經驗的。這和美國很像,這些工讀經驗除了讓你看到外面怎麼做,讓你真的是做實際的產品,有寫Code的經驗。所以我覺得這些年來,一般來說中國大陸的學生畢業程度, 比我們台灣畢業的程度還要好。

所以這個台灣真的是要能夠自覺,我知道台灣現在有一些制度,就是送台灣的學生到國外做交換學生,這是很好的。但是交換學生到另外一個學校,畢竟還是學校,台灣能夠到業界去工讀的機會還是少。而且台灣的業界做的東西,一般都是別人已經研究好的,然後你去讀他的Paper,再重新做一遍。在中國大陸因為很多外商投資,像微軟這種外商進來,所以慢慢改變中國國內一些大公司像百度、騰訊。這些大公司現在也開始很熱烈的參與國際的conference的活動,他們也會送他員工去這些Conference、或者是去visit,也會讓很多大學部,碩士班的學生過來做 Intern。這些公司,他做的就比較前端,尤其像Microsoft 做的。你來Microsoft 來當 Intern ,別人可能一天只工作8個鐘頭,你工作8個鐘頭只是把你份內事情做完,如果你還想學點別的東西,跟你工作可能無關,都可以找到專門的人教你。

所以你到工業界,尤其到那種比較前端的工業界去工作,你可以學到很多很多的東西。中國大陸,有着這麼多的公司, 提供學校這樣一個很好的環境,我們台灣還是缺乏。我前一陣子,有找一個台大的學生來這邊工讀,但這是剛開始起步。我是希望說,台灣要把眼光放大一點,不要只是在國內看到而已。國內的Training不是不好,但是你一直在同一個學校裏頭,你看到的就是那個學校的Style 而已。你沒有去接觸過別人,也沒有到業界去看過業界到底需要的是什麼。



你當年是排球校隊,現在你還有沒有做運動?

有啊,我現在還打排球啊。 排球這種東西啊,就是會打跟不會打差別很多,排球是需要受訓的。你沒有受訓的人的話,除非你很有運動細胞,否則對你來說排球是很Suffering,因為打起來很痛,什麼的。 但是我覺得只要受訓過會打排球的人,一輩子就會愛排球。你跟本不可以跟這個運動失去聯絡的。你會沉迷的。我也很喜歡書法、國畫和園藝。只是還沒有學會怎麼在百忙之中,把這些也穿插到生活之中。那也看出去,排球在我心目中還是占著更重要的地位了。



怎樣分配學習運動的時間呢?

你們現在可能課業比較重吧, 因為我覺得現在師資很好,我好幾個同學都在資工當教授,還有幾個學長我認識的學姐的。我覺得我們那時候師資不夠,我到大四我就沒課可修了, 所以我大四的時候就在工讀,我一個禮拜有兩天根本不在學校。我覺得我那時候功課沒那麼重耶。我覺得師資不夠所以很多東西要自己學,我的C也是自己學,有很多課都是自己看書自己學。

至於分配時間,身體一定要好,這是第一。所以我覺得我打球其實對我是只有幫助,沒有壞處。因為我們那個球隊訓練是Regular的,不是說偶而打一次的。我們練球每個禮拜兩次。 然後到了大專杯比賽之前,又有集訓,這樣訓練下來,體力就比較好,所以我很可以熬夜。而且我做什麼事情都特別興奮,我喝咖啡沒有用的,我只要累,我喝完咖啡我都可以睡覺。 喝什麼都沒用的,我累了,我就睡;但是我要醒來,我想說我今天想學什麼,我今天想做什麼,我就興致勃勃, 我就真的全力下去衝。

我讀一些喜歡的書,比如說這個Switching theory,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門課,我們以前是必修課,然後那時候用的那個教科書,很難。教的是一位老教授, 他教得不是很好,但是他選的這個教科書很好。那個教科書就是從那個理論,到練習作業,後面有Homework,非常非常的邏輯,很容易Follow。然後它後面那個Homework,Homework都是optional ,老師沒有指定我們做,但是那個Optional ,老師有指定我們做幾題,但是,他每一個章節,Homework 是很多的,有一些簡單的,有一些很難的,然後老師一般都是挑一些比較中等的給我們做。然後我做完了之後,我還自己去 Challenge 自己,挑一些一兩題難的。那我當初不知道,這種教科書其實都有教科書那種Solution book 可以讀,我不知道有這種書可以讀。所以自己要去絞破腦筋,那這個跟老師指定的功課無關,是因為我喜歡這門科目,我自己會花時間。我想如果你找到自己的最愛,你也會這樣的。

所以我剛剛也在講,中學的時候沒有寫過Program,現在才上資工系,現在才學Program不會比較吃虧。你自己想學,你就會去很賣力去學,你早學晚學一樣會學會。假設,你今天資工系畢業,你大學時候都沒有做過 Intern ,另外一個人,也是資工系畢業,但是他大學的時候在外面做過Intern,他寫的Code 比你多,你這樣去應徵的時候,去應徵一個工作,那有經驗的那個人肯定會比較吃香,這是 First Impression 。但是如果說,那個公司有兩個 Opening ,他兩個人都給你僱進來,然後僱進來之後,你自已也非常賣力,你可能第一年表現沒有另外一個有經驗的好,但是你自己很 Motivated ,你自己學習得很快,你有可能第二年就跟上啦。

這是你個人的Self-drive, 你自己願不願意說,像我就是。我可能是一個偏激的人,我有興趣的,我就拼命拼命往前衝。像是 Switching theory ,我很喜歡就拼命做,老師沒有交代的,我自己也做。然後另外有一門課叫電子學還是什麼的,那個完全就是Hardware,講電子那個 Transistor什麼什麼,電流這個方向那個方向,第一,我沒興趣,第二,我們那個老師超級爛, 用的書也不好。那個科目我就差點被當。

你將來出去找工作,我不能保證,每一個 Interview 你的人都是這樣看,如果是我Interview 你,我要的是 Machine Learning Background 好的人 ,然後你這個電子學很爛,你這個英文是普通,你英文不能太爛,因為我們這是美國公司,美國公司我們會經常會需要跟外國人Communicate 。英文還可以,你電子學不好,這些我根本不管你的。 我要的是你我需要的專科方面你好不好,你邏輯思考怎麼樣。

但是我不能這樣的告訴你,然後你就說:好,我不喜歡的科目,我就隨便過關就好了,到時候你申請學校申請工作,被叼難說:都是那個黃美玉學姐害的。

我就可以講,我個人是這樣子,但是,我一般來說,是盡量均衡發展,我是碰到那種很討厭的科目的時候,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我才會放棄。這個電子學跟甚麼經濟學,這兩個科目是我唯一放棄的,這是勉強過關的,其他科目我沒有放棄。我國父思想也考得很好,我覺得國父思想因為要背書嘛,我很討厭背書。但是我可能運氣比較好,我們那時候期末考的時候老師問了一個題目,然後叫我們發揮,我就決定豁出去了,我就想說反正這個科目我本來就很討厭,考試也大概考不好的,我就發表自己的意見。我自己的意見不一定跟孫中山一樣、不一定跟現在當政的一樣,我就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老師很欣賞我,還給我蠻高分的,所以我國父思想還好。中文也還好,我一般課程都還是蠻balance的啦。就是一兩個科目我實在是沒辦法的,這個我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個我覺得強迫自己唸下去我就開始哭了,只好投降。




在升研究所跟出來就業你怎麼選擇?

我自己出身寒微,所以出國讀書,當初只有一個想法,如果不是很好的學校給我奬學金,我就不出去了,我自己想得很清楚。我覺得你自己的前途自己要想清楚,去不去。我當初就想,要不然就留下來資工系唸碩士班,要不然就出去工作,那如果我要出國的話,一定要讓我覺得值得去的,如果是一般的學校,那不一定比臺大好啊,然後我又沒錢。如果美國學校不給我奬學金那就別談了。那剛好是因為申請到CMU的奬學金,這是美國top three 的學校,沒有理由不去的。但是我當初是已經考了碩士班了,我知道說如果我學校申請不好,我可以留下來諗碩士班。




所以當時已經決定要唸碩士班?

不是不是。我是這樣子。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工作了一年,留在在系上當助教,因為你申請研究所,你要甚麼老師的介紹信啊,還要準備很多材料嘛。我大四就在外面工讀,已經太忙了,我已經沒有時間弄這個,還要考TOEFL,GRE。我這個背到英文生字我就很頭痛的,我是一提到背書就想哭的人,我實在是沒有那個精力去處理這個TOEFL、GRE,然後甚麼申請書,甚麼甚麼這一大堆事情。這是其一,所以我沒有大四的時候申請,我畢了業一年就當助教,一邊工作一邊弄這個。然後第二個原因是,你申請學校要交申請費,我這個窮書生,大學工作的錢都是交學費去了,所以我一毛錢也沒有,所以我就利用工作的時候,那個每個月月薪存下來,然後到了要寄那個application form的時候再付錢。所以我一方面是沒時間,一方面是我沒錢,還得貼補父母家計,所以我就留在系上工作了一年。



那麼我想問一下關於你的工作的內容,聽說是語言翻譯,可以介紹一下你的工作嗎?

我現在是做Language understanding。Language understanding就是說,有個人講了一個句子,講了一句話,譬如說,我想從北京飛臺北,如果你做語音識別,那你就出現這些Character,你就說我想從北京飛臺北,對不對,你就把這個文字弄出來,可是你不知道它的意義,你必須要知道它的意思是說,我需要去訂機票,然後我的出發是北京,我的到逹點是臺北。對,這個要去了解這個語意,所以叫Language understanding。我現在做的是這方面,我之前最開始做的是做語音識別。做了大概從博士班一直做,在微軟做,大概做了二十年,然後換成機器翻譯做了四年,然後現在做Language understanding做了一年多。




除了國語和英文外,您還會其他語言嗎?

我會一點點日文,大學的時候修過一年,可是, 那一年我常常翹課,所以其實我什麼也不記得。那個時候修日文,是因為每個人都說那門科目營養,老師給的分數都很高,我覺得滿悲哀的。然後我去上課,沒有興趣,我這個人就是比較率性,沒有興趣我就是上不下去,就常常翹課,翹課的結果就是不怎麼樣,所以我也不記得了。

然後後來是在微軟工作的時候,我們要做 speech recognition,我們從英文開始做,做完以後要開始做別的語言。那時候美國人的想法就是:我要不然就去做歐洲語言,因為美國跟歐洲的經濟貿易很多,那要不然就是做日文,因為他們也覺得日本也有錢。 那個年代,台灣也好、中國大陸也好, 沒有人花錢買軟體的。所以他們就不願意做中文,所以就做日文。那要做日文呢,我們組沒有人懂日文,所以公司就讓我們修日文課;所以我就修了一年。這一次,碰到好老師,我學得很起勁,融會貫通。修完一年之後,我那時候離開微軟, 我去了University of Washington。我離開微軟之後,我自己還自費繼續修同樣的課,修了一年,所以我日文總共修了二年。



對於你的工作來說,你會覺得只要會英文就夠了嗎?其他語言呢?

英文是必須的,因為你不管是做學術,或者做生意,你都要會英文,比如說將來你在公司工作,或者是你自己開公司,你最後的市場不會只限制在國內而已,你一定會弄到國外,那國外,你不管跟哪一國人作生意,或者歐洲、亞洲、那個中東那些國家、東南亞、美國,都會講英文,你只要會一個英文,就可以跟這些其他國家溝通了。所以英文變成是,我覺得是必修的。

我覺得從資工系的角度看,我覺得其他語言沒有那麼重要。比如說我們現在做語音識別,我們其實做了二三十個Language,如果做我們做到意大利文,那我們去找懂意大利文的Linguist,我們做語音識別只要知道說,每一個Word,它分成多少個音,比如說,中文的話,我們用ㄅㄆㄇㄈ... 有37個音符,然後你只要知道這37個音符是什麼,怎麼樣把它拼成音節,有多少個音節,你只要知道這些基本的理論。 所以我今天要做中文,我就去找一個中國人給我這些Information, 我今天要做意大利文,我就去找意大利人給我這些Information,that’s all。所以,我覺得,學外語不是那麼特別重要,但是,是看你個人的興趣,你有興趣你多學沒有壞處。我女兒會中文、英文、西班牙文、法文,她會四個語言。學習要符合興趣,你就會學得快,學得開心。是不是對未來事業有幫助,我覺得是其次。

學語言是你自己的motivation,但是英文是必須。然後我剛剛說,我們台灣的學生不如中國大陸的學生,可是有一點台大的學生比中國大陸的學生好的是,英文比較好。中國大陸他們這邊,所有的IT的課,全部都是中文,中文教科書,每一個名詞都是中文,然後老師連原來英文名詞都沒有介紹。剛開始的時候,我interview那些學生,那些學生就這樣洋洋灑灑從頭到尾到跟我講中文,裏面一大堆名詞,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講什麼,我說,你停一下,你剛剛講的是什麼字,再講一次,然後他又講一次,我說請問這個英文的名詞是什麼,然後他就楞在那,他的態度就是說:為什麼問我英文名詞,我怎麼會知道。那這個很不好的。

假設你今天是唸PhD,做Research, 你的文章如果不是英文寫的,只有中國人讀而已,it’s not going to be recognized。你的文章一定是要用英文寫的。那你自己做的東西,連英文名詞都不會,你怎麼寫出一個英文的文章,不可能嘛。



有在工作上會遇到甚麼因難嗎?
 
一個是學術上,譬如說我們從Speech recognition變成Machine translation好了,我從Speech recognition己經換到Machine Translation,完全是一個新的領域。我要去開始學,我要開始去看這個Machine Translation的理論是甚麼。後來發現跟Speech Recognition很像,所以我從Speech Recognition到Machine Translation,換得很快,一下子就PickUp了。然後Again,Self Motivation,如果我要學的東西我有興趣的,我就是全力以赴。不是說因為我老闆在旁邊逼才要這麼勤快的。我當初到Machine Translation的時候,要學Machine Translation的理論,要看別人的Code,還要學C#,因為我以前都用C++,突然間變成C#,所以我一下子就要學三個東西,我就拼命學,越讀越高興。
我有東西學我就高興,後來還要學Big Data,因為Mahcine Translation它也是Statistical Model,只要是Anything About Statistic,就是要大量的Data,你碰到大量的Data的話,你就不能一個機器去處理那個Data,你處理了老半天的做不完,有時候不光是時間的問題,有時候是Memory根本不夠,你再大的機器也容不了那麼多的Data,所以你要做那個Mapreduce Big Data那個Processing,所以我要開始學Mapreduce,學這種東西很好玩。
寫那個Code跟寫傳統的Code完全不一樣,你的思維完全要改。學有甚麼因難,因難就是說你每次碰到新的領域,或新的技術,你要很快的PickUp。然後你PickUp的時候,有時候我是可以自己PickUp,有時候碰到一些比較難的,我還是會去請教別人。那我就覺得說在Microsoft的工作,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它甚麼人才都有,很多很多比我還更聰明的人。所以我不會我可以找得到人來請教。我覺得這個Stimulation,我在臺大沒有找到很多。我覺得我在台大唸書那四年,唸到大四真的很boring,老師不能給我Stimulation,我沒有課可以修,我覺得我的同學對我的Challenge不夠。然後我到美國來,到CMU唸書,到Microsoft工作,真的碰到太多聰明的人,自歎不如。自歎不如一方面很難過,可是別外一方面很高興就是說,我知道我只要果碰到甚麼困難,我絶對可以找得到人,他知道怎麼樣幫我思考。



是因為有興趣才轉換領域?

Both。一方面是有興趣,一方面是剛好工作需求。譬如說我現在在做language understanding,這個Language understanding的input可能來自於User Typing Text,也有可能User用說話的,那你要經過Speech Recognition才能得到那個Text。然後他們就看看我的經驗說,你做過speech recognition,Speech Recognition學了很多那個Machine Learning的經驗,可以Apply到別到Field的。雖然是不同的Field,所以你看我從Speech Recognition到Machine Translation 就轉得很快,因為Speech Recognition那些基礎可以Apply到很多領域去,所以他們就說你有這個基礎,你有speech Recognition的經驗,所以You are the best person,Best candidate for this job,然後就叫我去做了。那我想我Language Understanding我沒做過,但是我稍微看一下那些理論基礎,是很多Machine Learning的東西,也不會比Speech Recognition複雜,我說好,我覺得這個我可以學。然後我就Take了。所以一方面也是興趣,一方面也是剛好工作的需求。




那想問一下當初你為甚麼會選擇去Microsoft?

其實我當初一直覺得我CMU畢業應該是回台灣教書的。我從來就沒有想過留在美國。那後來留在美國是因為我小孩的關係。那留在美國的話就很多工作可以去了,因為當初有很多公司找我。但我怕冷,所以我東岸的工作我就全部都劃掉不要。我就只選西岸,那西岸當初因為我的指導教授已經來微軟了,他很希望我過來,因為我跟他,我做的論文的東西他想要帶到微軟來,那我做的部分,他理論上懂,可是他從來沒有碰過那些Code,所以他如果要從頭看,自己弄過去的話,要花的時間力氣太大了,所以他就一直拜托我,他就說,你就過來這邊吧。所以我就到microsoft,然後把那個我所以PhD的System通通帶過去了。




在Microsoft裏工作的氣氛,感覺怎麼樣?有挑戰性?

是的,很有挑戰性。我是1994年加入Microsoft的,那時候Microsoft的步調很快,今天想要做甚麼,然後就很快做做做,做甚麼事情都很有效率。現在的公司已經大了太多倍了,我覺得現在一樣是有挑戰性的工作,但是他甚麼Product從這個Idea形成,到執行,到最後把Product送出門,這個Cycle實在太長了。我覺得任何大公司像Google慢慢越來越大,這種問題就會越來越嚴重。所以公司大到這種地步,一般人留下來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工作很穩,因為他這麼大公司,他還有Windows賺錢,Office賺錢,Xbox賺錢,其他不賺錢沒關係,他用賺的錢去養那些不賺錢的部門,這個對公司來說就是一種投資。譬如說Bing的search到現在還沒有賺錢,沒關係,公司繼續投資,你的工作還在,不會不見。就算我今天understanding這個部門被關掉,我們決定不做understaning了,我一定可以在microsoft再找到另外一個部門,一樣的薪水,只是換到不同的組裏面,所以很多人留在微軟是因為他的這個job security。那有的人留下來當然是這個有挑戰性啊,可是我覺得挑戰性是一回事,最重要是這個product push出去的速度太慢了,這一點是我比較不滿意的地方。

然後是工作環境,這個要給所有的學弟一個警告,外面業界也好,將來你到學校教書也好,就是你假如是學校畢業了,出去工作,你要不然就在業界工作,要不然你就留在學校。留在學校當教職員,學生的環境已經比較單純了,但是你一到社會去工作的話,你跟同事之間的關係,是非常複雜的。同事跟同事之間這種關係,是我們在學校裏頭很疏忽,沒有學到的。可能也學不到,因為你每天都忙著在上課,在學校裏頭上課。你了不得在外面公司做Intern,但是Intern的話,通常跟公司裏的員工不會起任何衝突,所以你不知道那種人際關係的利害。
你要真正變成一個Full time employee的時候,你才會知道人際關係的複雜程度。那這種東西只有走一步學一步,我只能給你建議就是說將來你們入了社會工作,不管你到那一個公司或是學校,你心裏找一個Mentor,好像你的導師一樣那樣子,一個比你有經驗的人,對你賞識。因為他如果對你不賞識,他管你啊。因為Mentor你要花人家的時間,你有空沒空就跟他聊聊天,然後你工作上碰到甚麼困難,甚麼事情不會處理,甚麼的。我當初我進業界工作的時候是沒有人教的,然後就是跌跌倒倒啊,撞來撞去的慢慢學起來。



在人際關係上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有啊,我初初不是跌跌倒倒的嗎?言者無意,聽者有心,我說我在E-mail 裏說了某句話,我指的是A這個意思,可是聽的人卻聽成B。沒有人跟我講,我就不知道。當有人跟我講說:你為什麼講B什麼什麼的,我說:哪有,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我是A,對不對。那你就是要說,E-mail 要怎樣寫,寫給誰To,這很重要。

有的人不願意聽到某些話,你這個就不要放在To裏頭,或者有些Sensitive的話,根本就不要放在E-mail 裏頭。那這種事情,反正你工作之後會碰到的,慢慢就會學習,假如你有個Mentor,你就少跌倒幾次。你沒有一個Mentor就是多跌倒幾次。但是跌倒了你自己要記得,要學到Lesson,不要跌倒了很多次,又一直在犯同樣的錯誤。這種我沒有辦法給你實際的例子,我只能說給你一個警告。 當你從學校畢業到社會去的時候,不管你是在學校的環境裏頭,或是在業界,都是一樣的。 因為你一旦出了社會,你現在講的是竟爭、是生存、你在學校裏頭沒有。我就是個學生啊,我是一個消費者,我來這裏交學費,我在這裏學東西,就這樣而已。你到了業界,你每個月拿薪水的。你是在跟其他人競爭一份工作的,那個,畢業了以後人際關係一定要小心處理,就是這樣。最後送給學弟妹的,生活要全面。要有自己的健康嗜好,事業不是人生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