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5日 星期五

梁文耀 (台大資訊所博士1998畢;鴻海創新數位系統事業群資深處長)



訪問對象:梁文耀 學長
訪問時間:2014/05/07(WED)
訪問人員:B01902022曾韋閎




Q:請問是因為什麼讓你進入資訊這個領域?

A: 高中時期由於一些機會我開始接觸電腦,並開始嘗試撰寫BASIC程式。透過coding,我發現我可以在腦中創造一個虛擬的世界,並透過程式用呈現出來;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因為對程式有興趣,大學時進入資工領域,並能以self-motivated的學習方式度過充實、有成就感的求學時光。自此以後,我就與資訊科學再也無法分離,它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Q:大學期間除了課表上老師所教授的課程,你還會做那些跟資訊工程相關的事情嗎?
A: 我覺得學校所教的東西不足以滿足我對於知識的渴望,所以我常會買一些資工相關的專業書籍閱讀。平時除了老師指定的作業之外,我也會自行撰寫一些程式或小遊戲;當時還是DOS的年代,即使只是一個小小的作業,我都會自行為它設計UI,讓它成為使用方便的程式。所以課餘時間我大部分還是花在寫程式上頭。由於我又是一個喜歡動手做的人,硬體、數位邏輯的部分我也會自己去兜一些東西來玩。




Q:你覺得大學期間除了資訊工程上的東西外,課外的部分像是通識課或是課外活動之類的,有哪些對於你畢業後職場上有所幫助?
A: 大學時期,我所就讀的大同工學院是一所求非常的嚴格的學校,專業科目外還有有許多通識、第二外語、實習等課程。課很嚴、很多,所以有人會開玩笑說“大同軍校”。這些訓練,我認為多少對後來的工作都有幫助,特別是實習的部分;在約莫25年前的當時,除了技職體系外,一般大學應該就大同有這個制度。我們大二升大三時會被分配到大同公司的不同部門去實習;而我很幸運地,剛好就是在總公司的資訊系統處實習。當時大同引進並開發了第一套移植到PC上的UNIX系統,我們當時有幾個同學負責使用手冊的翻譯工作,我也因此開始接觸UNIX,並發現以前接觸的DOS/Windows上無法與OS的理論銜接起來之處,都可在UNIX系統上找到答案。這對我影響很大,從此我開始往系統層面去鑽研,以至於之後研究所時期,論文也以系統軟體做為主。就業後也一直從事系統架構方面的研究與實作。所以我也很鼓勵現在大學同學,如果有機會可以去公司實習,藉以延伸觸角並接觸到實務的東西,或許有機會找到更有興趣的主題。關於課外活動部分,由於課業忙碌,較少參加;印象比較深刻的部分是,我曾組團參加程式設計競賽,除了用以驗證自己的能力外,也和參加社團一樣,對於團隊合作等職場技能有一定的幫助。





Q:你大學期間對於未來的發展看法如何? 就你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選擇如何?
A: 我大部分的選擇多是基於興趣,所以包括研究所、博士班的選擇都沒有考慮太多。我覺得做東西就是要深入,如果每種東西都只碰一點點就會變成四不像。大方向來講,我一直能保持自己的興趣,在資訊領域系統層面不斷的鑽研。這對我的本職學能和對外的credit都有蠻大的幫助。




Q:你當時在選擇研究所和博士班時有沒有出國的想法?

A: 因為家境的關係我沒有出國的想法。不過我覺得當時在台灣念書是蠻幸福的一件事情,政府提供學生很多資源,例如當時唸研究所是免學費的。此外,由於我們的老師們很大一部分是從國外回來、帶回很多很棒的新技術。此外,由於碩博士班論文研究與撰寫都是用英文,因此對於語文能力也有很大幫助。所以我並不覺得我在台灣唸研究所和去國外念有很大的差異。許多人會說,在國外讀書、感受不同的文化會有不同的視野,這點我也認同;但在技術面來講我認為只要有不錯老師和學校的話,並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Q:你覺得你在研究所和博士班研究的對你在職場應用影響如何?

A: 在這之前首先要補充一點:我覺得打基礎最重要的期間是大學。研究所、博士班、甚至是就業後所用的東西主要還是來自大學所學的基礎。而研究所和博士班是要選擇一個領域,對其做深入的研究。我所選擇的領域對我現在工作上最相關的作業系統與計算機結構等範疇有絕對的幫助。我想,因為我喜歡追根究底的個性,讓我選擇了系統領域;因為接觸到Linux之後,open source能讓我更了解過去只是在書本上看、可是沒辦法實際驗證的東西。




Q:以一個職場社會人的身分,你會對我們的大學生有什麼期待?

A:有時候我會覺得,雖然我以身為台大畢業生為榮,但其實我不算是一個“真正的台大人”。因為我認為大學是求學時期最重要的一段時間,當我們提到某人是“某校人”,指的是他大學時期是哪個學校的人。我很羨慕台大人,我覺得台大的學生都非常的聰明。台大提供學生非常棒的環境,學生們可以發展的面相很多,不論喜歡做理論還是實務,同學們都可以自由地選擇、嘗試。另外,對於大學生的期許,我是這樣認為:除非一個學生對他所就讀的科系已經沒有任何的興趣;否則我覺得,不論將來要怎麼走、會不會用到所學的東西,基礎的課業都應該好好地鑽研;也許現在不清楚學這個要做什麼,可是這畢竟是系上幫你安排整理過的、認定是對學生有用的,那就值得去學並且應該學好,因為可能它某一天就派得上用場。特別是台大有那麼多頂尖的教授,將所學所研究的東西傳授給學生們。我想,如果我再來過一次,有機會成為真正的“台大人”,我一定會把握機會讓自己過一個更愉快、更充實的大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