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吳泰輝學長(Kirby Wu,B88 g0v.tw零時政府共同發起人)

訪問對象 : 吳泰輝 學長
訪問時間 : 2014/12/13(六)
訪問人員 : B02902077 謝明勳,B02902123 藍祥予


                                                                                                                   網路擷取

學長當初選擇資訊系的原因?

  一開始沒有特別想要選資訊系。我學寫程式是從國中開始,記得當時在家裡找到一本漫畫教你怎麼寫程式,故事裡兩個主角跟我一樣撿到了一本程式教程,一行一行的慢慢寫程式,最後完成了一個簡單的加法遊戲。小朋友學程式可能會覺得無聊,但我看著這本書覺得很有趣,就用家裡的電腦照著寫,到後來自己寫遊戲,自己製作場景、配樂等等的,但書中只教到基礎的語法,還記得當時為了遊戲得分排行榜要作資料的排序而傷透腦筋,國高中雖然有電腦課但也都是基本的指令教學,後來進入資訊奧林匹亞選訓營才學到像是排序等各式各樣的演算法、時間複雜度、人工智慧等等的理論,了解到這是一整個科學的領域。我覺得人類演化至今特化出來的能力就是在資訊的粹取、分析與處理,而資訊科學就是在研究這整件事情,當時模糊中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就選擇了資訊系。


大學時期有接觸過 Open Source 的專案嗎?

  大學時興趣主要在 Web 相關的技術,例如 JavaScript, ActiveX, SVG 等等,常寫一些 Web Framework Library 之類的東西放在系上網頁分享,廣義上來說也算是「Open Source」,因為網頁的原始碼沒辦法隱藏,只是授權並沒有寫得很清楚,所以並不算有在接觸。


為甚麼會想讀Ph.D

  碩士班唸完後大家或多或少都面臨一個人生的抉擇,要繼續研究或是開始工作?我覺得兩個選擇都有不同的風景,都值得一試,而當時我對自己研究的方向(類神經網路、人工智慧)也蠻有興趣,加上資格考也考過了,就決定繼續唸下去。


有曾經考慮過教職嗎,還是原本就打算博士唸完後進入職場?

  原先讀 Ph.D 時並不排除未來尋找教職;但讀到一半家裡出了點事,考慮到年紀與經濟狀況,決定先離開學校去就業;只是資格考也考了,放棄博士班實在有些可惜,所以我先辦休學去服兵役,退伍後又回到學校一陣子,之後又再次休學,開始找工作打算先建立經濟基礎。 

       進入職場後跟學術界是完全不同的環境,一時間不會想再回去唸書,最後博士班就沒回去了。我現在還是覺得做研究很有趣,它跟在業界工作不同,可以不斷的鑽研一個領域,最後成為領域的專家;而在職場則是操作面上的專精,如何把事情做得做好、最快。現在自己創業,又是從不一樣的角度在看事情,比方說公司設立、會計財務、募資眉角等等的... 體會到無論人生的方向是什麼,都是在「解決問題」;所以也曾想過未來若事業能有成再回去做研究。


為甚麼會想成立g0v

  最早對政治並沒有特別感興趣,直到 2012 年底幾個朋友找我去參加 Yachoo Hack Day ( Yahoo 舉辦的兩天一夜程式比賽 ) ,原先我們構思的題目是要做改良式的購物網站,誰曉得剛好政府推出了經濟動能推升方案這個廣告,裡面提到「拼經濟是很複雜的,老百姓不需要了解」,反正就是資訊不公開、不透明,而且這個廣告短短 40 餘秒就花了數百萬拍攝,一怒之下我們就決定將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視覺化來看看政府的預算是怎麼用的。國外的新聞媒體蠻早就開始嘗試做資料視覺化,例如紐約時報製作的歐巴馬預算案視覺化泡泡圖,我們就加以利用並加上其它各種不同面向的呈現方式,並且把資料丟到 openspending 網站讓所有人取用,最後得了一個小獎。 

        事後大家討論覺得這把火應該要延續下去,就弄了個網域叫 g0v.tw,然後把部份獎金拿來辦黑客松,中文名字零時政府也就衍生出來,然後隨著一次次各專案的發起,人也就越來越多。


g0vnon-profit organization,單單靠不穩定的捐款作為收入,會不會在運作上遇到財務困境?

  g0v 並沒有一個制式的組織,主要開銷在黑客松活動,最早靠比賽獎金,獎金快用完時則讓大家自發性的捐助。活動則靠大家用煮石頭湯的概念來辦,每個人多少貢獻一些心力,提供一點材料,比方說有人帶延長線、有人訂餐點、有人協助簽到,有人幫忙在臉書貼文,就這樣活動辦起來了。 

        而各專案則基於去中心化的理念各自負責,花錢與否則是看各人。很多專案都利用網路上的免費服務建置,例如 github pages firebase domain 則掛在 g0v.tw 下,或者自己花點錢註冊。 從這個角度看, g0v 這個符號更接近是一個理念,包含開放資料、源碼,在理念相符的情況下,任何人都可以發起 g0v 的專案。從這個角度來看, g0v 並沒有財務上的問題。


需要做open data的政府資訊多而雜,如何決定要做哪一方面的專案?

  開放資料、開放原始碼、去中心化為 g0v 的核心價值,專案的方向會以這裡為出發點,而在這之下就沒有一定的規矩。例如總預算、國語字典、藥品資料、選舉指南,端看提案人的興趣在哪,也看看是否有其他人認同,獲得認同的專案自然能夠有更多人投入其中,可以說是讓大家的價值觀一起評定專案有沒有執行的價值。簡單的說是一種做事的哲學,做事的人最大由投入心力的人來決定什麼事情該做;若有任何人覺得什麼事沒有人做,那在動嘴之前,他應該負起那位沒有人的角色先來動手。


g0v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會出現人多手雜的問題嗎?

  就專案而言,主要還是看專案發起人的組織能力。若以黑客松為例,場地、規則等基本的東西先建置好了以後,我們會建立一個清單列出需要幫忙的部份,比方說需要十條延長線,需要計時舉牌,就在清單中列出項目,前面加個空格讓可以提供的人打勾。將需求切細、切明確,可以讓幫忙的人更清楚要怎麼做,整體的秩序就不會亂。換句話說,把坑的形狀弄清楚。 

        或許若一個團體規模越來越大,會更難避免混亂的狀況,比方說去年因為 318 等事件的曝光使得鄉民湧入臉書的工作群組,就開始有人大量轉貼新聞等無助於生產力的訊息。這時候就會需要更明確的規則,以及參與者的互助與自律。


g0v所作的事都沒有金錢回報,免費提供給大眾。但這樣辛苦寫code會不會有時候失去動力?

  因為大家都是自發性的參與,所以做專案就是要看動力、毅力以及初衷。也因此,沒有責任或義務逼迫你一定要做任何事。有時最初參與專案的人後來又去忙別的事去了,專案就會停滯,但因為開源且有適當的授權,社群中的其它人可以接手。像這樣接力的風氣在社群之中形成一種文化,除了彼此接力讓事情繼續發生以外,任務完成時大家也會給與掌聲,像這樣無形的成就感往往也是許多人繼續衝刺的原因之一,這時候若談到酬勞,有些人反而會喪失幹勁,因為熱忱就變成是工作了。 ( 這個現象其實是就是所謂的 Motivation Crowding )


台灣對於open source的風氣如何?

  現在台灣 open source 的風氣越來越蓬勃,越來越多 open source 相關的研討會,而隨著時代的演變,越來越多的新技術誕生,相對應的社群也跟著變多了起來。自從有了 Github 以後,很多人遞履歷都變成提供自己的 github 頁面了。台灣的 g0v 與世界上相同領域的社群相比也算是相當大的一個開源社群。


工作與家庭間,又要參與 g0v 的運作,生活會難以取得平衡嗎?

  g0v 各個專案有自己的運作模式,而黑客松可以視為一個專案,g0v summit 可視為一個專案,各個專案參與深入與否則是看個人時間怎麼安排運用,忙不過來的事情可以讓別人幫忙,不需要犧牲掉一個人全部的時間來做。 

        我自己現在有家庭與小孩,加上在創業初期,有時候時間抓得蠻緊的;白天工作,晚上陪小孩,半夜才有自己的時間,所以時間的利用必須把握得很好,偶而有些事可能還是得有所取捨或妥協。現在我的生活重心也比較是放在創業與家庭, g0v 的時間就比較少了。


大學課程的內容與職場有沒有很大的出入?

  我畢業後進入偏硬體的 IC 設計公司,每天都接觸到 Linux Kernel Android 等等現實面的東西,裡面應用到很多學校課程 - 例如作業系統、計算機結構 -所教像是 Page TableVirtual MemoryDeadlock 等等的概念,但學校課程比較偏向理論,職場上則是實戰,系統出了問題要進一步追蹤解決時靠的往往是經驗跟技術的累積。

        現在在創業,也有類似的狀況;在課堂上學習演算法重點在於理解,但要運用在實際生活中就需要能靈活地運用;例如我們有個專案需要在網頁地圖上顯示大量的地標,但直接顯示的速度跟外觀差強人意,於是就得針對地標做最佳化,建立 Pre-sort Dataset + Binary Search, 並微幅調整地標彼此間的距離及大小來提高可讀性。演算法、資料結構等等這些例子可說是幾乎各領域都會用到,打好基礎是一定要的。

        除了應用與理論的差異,由於資訊產業變化很快,很多技術會在畢業之後才出現以至於學校根本不可能教,例如以我這一代為例, Android Mobile App Web 2.0 Responsive Design SEO Social Network 都是在我畢業以後出現的名詞,所以學校與其說是不教不如說是沒辦法教。

        學校該做的還是幫學生們打好基礎;很多事情萬變不離其中,學會了 C 語言 Java 就快了,學會了一兩種程式語言,接著要學其他的語言就快了,讓學生畢業後能夠有能力適應瞬息萬變的新科技才是最重要的。


硬體(像數位電子電路)可以說是許多資訊系的弱點,這個罩門會不會在未來職場很吃虧?

  這要看在什麼地方工作,有些地方真的不會碰到。但其實也難說,比方說例如 Google 雖然是軟體公司,但 ChromeOS 的部門就有可能要進工廠,看電路圖等等。我的建議是不要自我侷限,能夠多去了解是好的,畢竟就算進職場時不往硬體的方向走,現在軟硬整合也是個趨勢,拿像是 Raspberry Pi, Arduino 等等的小主機來做一些有趣的整合應用也相當有趣。

        大家不要想說硬體是資訊系學生的罩門,因為並沒有人去阻止你學它。學校教你該學的東西,給你一段時間去學,不代表說一定要一個學期才能學完,只是給出一個學期讓不同程度的學生都可以學完。相似的,雖然唸的是資訊系,也沒有限制只能學資訊系的東西。很多事情都可以是罩門 ── 如果你不去學、不去做的話。


有沒有對於學弟妹勉勵的話或是大學時期應該注意的事項?

  好好唸書 ── 剩下的時間要妥善的運用,玩玩社團也不錯。身為資訊人,至少把資訊的東西學好,想清楚自己未來打算怎麼走。很多人唸書都是被要求的而不是自己的抉擇,唸到大學也該是時候理解這點了:從你一生下來直到死亡都是在別人競爭。是你自己要為你的人生負責,而不是其它人。

       大學的時間可以說是很彈性,所以要好好計畫跟利用,不一定要幹正事,但至少要求能留下一些東西。進入職場以後時間就比較不自由了,如果大學時間沒有好好的把握,很可能就會開始覺得自己浪費了這些時間,沒有好好加以利用。

2015年1月16日 星期五

林冠明(B85,R89,學思科技共同創辦人及知識總監)

訪談對象:林冠明學長
訪談時間:2014/12/8
訪談人員:B02902005張志宏、B02902083李俊鈺


1.學長高中的時候曾經參加國際數學奧林匹亞並得獎,大學期間則資工系雙主修數學,為什麼推甄的時候選擇了資工而不是數學?

高二的時候,數學老師鼓勵班上的同學參加比賽,這個時候數學的能力才被啟發。我在參加過全國競賽後,接著參加亞太數學比賽和國際數學奧林匹亞競賽。

而我接觸寫程式的時間是在我升國中的暑假參加了才藝班,那個時候學的第一個程式語言是BASIC,有了興趣後就開始自己學著寫一些單機的程式。在我們當時的推薦甄試,只能選一個系,而我喜歡程式早於數學,所以選擇報考資工。


2.學長會特別建議資工系的學弟妹修什麼數學系的課嗎?

如果想要當工程師的話,一定要修工程數學,其中的微分方程對理論也很有幫助;而統計可以幫助釐清big data的處理,理論與實務上都很重要。修了系上的離散數學和數學系微分方程、統計之後,就大致知道自己是否想修數學系的進階課程。

舉例來說,想走資訊理論,可以在系上必修的線性代數跟機率後,再上代數、數論等抽象推論的課程;對演算法有興趣可以修數學建模、圖論;假如想走多媒體,可以考慮高等微積分、幾何學或複變函數論。


3.什麼是學長認為念大學有沒有什麼一定要做的事?

跟高中處在沉重課業壓力下的時候不一樣了。除了必修課,大學沒有人會要求你去做什麼,是時候調整爸媽本來的期望,和他們平等地溝通。成為獨立的個體。獨立思考是大學基本的訓練,誠實的做你想做的事並盡早去做。

在我們資源很豐富的系上,不管是跟有興趣的領域的教授討論研究、出國留學、甚至是轉系、延畢,都可以嘗試。又或者是參加一兩個社團、談戀愛等等,這些全職學生可以自由去做的事情,就好好的利用大學的時間吧。


4.為什麼當時學長在碩士的時候決定待在台大,而博士則選擇出國?這些規劃是剛進大學就進行還是等到大三、大四?

要出國這件事情很早就確定了,也有在省錢、存錢,但是真正著手還是等到大三大四。因為我高中是數理資優班出來,一開始在系上成績也都不錯,所以我在大一就想出國、以後教書。當時我盡量把成績衝高,讓GPA比較好看。

至於比較確實的規劃,例如碩士班,我等到大三大四才決定。那個時候沒有選擇當完兵後直接出國,主要是因為當時雙主修數學,時間有限,我到大四還在忙著修完數學系的課,另外參加合唱團也花了不少時間,無法專心準備英文考試和推薦信等申請資料。

還有一點,在大四畢業的時候,我也還沒決定研究方向。如果大學一畢業就馬上當兵然後出國,就算申請到,恐怕也不會是最想要的領域。而當時只要大學成績有系上 的前百分之三十就可以直升研究所,所以我在碩士班的兩年內,完成了出國的準備,也藉由選修和實驗室,了解資訊專業領域的研究。


5.學長當時到國外念博士班後有在美國工作或回來台灣工作,還是就直接創業了?

我還沒念完書的時候,就決定要創業了。在美國求學的經驗不太順利,換了兩個指導老師,讓我開始思考、並最後決定不走傳統學界。又因為比較介意文化差異的問 題,不太能接受種族歧視、飲食、浪費等習慣,讓我不太願意長居在美國(2004到2008年間雖然待在美國,但是幾乎每學期都會回來台灣)所以畢業後就回 台。

我在2006年認識現在的合夥老闆-曾思遠(跟我同屆,台大機械系所、資工博士班),開始討論創業。當時還在想產品,不只是做興趣或做公益,花了一陣子時間 在找兼具興趣和賺錢的商業模式。等到2008年初,思遠已經定下來,有了線上教學的主業。線上教學公司化,在當時的台灣還很新,而我們都有家教、教補習班 的經驗,也對數位輔助教學的獨門方法很有信心,就與思遠親友們創立了學思科技。


6.所以學長有過很豐富的家教經驗?

我從高中就開始家教,長期或短期都有。其中一個最長期的學生,從他高中到研究所、國防役、到我們公司開發APP,都還經常討論。對我來說,所謂的家教是身 教,並不是把教材說完就好了,我會因材施教,試圖從師生的共同經驗中,尋找有效學習的路徑。而我跟別人比較不一樣的是,我家教都不收錢,但是因為我不會做 菜,所以我都要求他們請我吃飯XD

這些經驗對創業也有幫助,我們有一個產品:線上家教,它的概念是O2O(online to offline):online讓學生自己上網複習、模擬測驗;offline則是面對面的教學、問答,有時候效率比較高,可以補足online的不足。


7.學長在創業的過程裡,認為有那些事情是最重要的?是剛剛所提到的商業模式嗎?

資金和商業模式同樣重要。所有創業都有成本,即使利用現在免費的資源,也不保證能夠支應未來的需求激增。不是免費的,如server、網路可以節約使用,初 期資金也許不用太多,但是要穩定,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用完。更重要的是人才,實際燒錢最多。所以我覺得決定創業前,你要知道怎麼取得第一筆資金、以及 設想可能的週轉。

其次是夥伴,你不可能做完所有事,誰來當你的核心夥伴?一人公司、兩人公司還是更多?要獨資還是合資?而通常這些夥伴可以在自己的朋友圈、同學圈裡面找到。


8.學長現在的職位是什麼?學長之前兼任過的技術總監又是負責哪一方面的事物?

我現在的職位是知識總監,我們公司的產品是線上教學,提供教材、題庫等,而知識總監的任務除了生產這些內容,還要跟各個部門討論要再產生哪些內容及哪種形 式。我們會根據不同的客戶層量身打造不同教材,也就是因材施教,並根據現在的潮流趨勢來包裝設計。生產內容的方式有很多種,請老師出題或解考古題、與參考 書等內容商合作、上網修改現成的資料,各有特點。

而技術總監(CTO)負責生產程式與研究新方法。從我們公司第一個教學系統網站 imath,到現在的雲端運算、APP、物聯應用等,都是由技術部門實作的。同樣地,實作可以找library、可以外包、可以雇人做,也可以自己寫,這些專案控管方式也因此不同。


9.學長在回來之後做的工作跟之前在研究所還有國外做的領域沒有太大的關係,會因此覺得可惜嗎?

當然會覺得可惜,但是不要怕你所學的將來用不到,累積的經驗遲早會在日後某處用上;後來發現有些學問,當做興趣也不錯。我發現那些在求學過程中學到的東西, 在創業後還是或多或少有幫助,像算數,讓我在看公司財務報表、績效等資料都比較敏銳;在美國的經驗,也有助於我去思考產品在國外如何調整。

最近,隨著公司的成長,使用者越來越多,公司越來越需要對鉅量資料做分析,這時我在林智仁老師帶領的兩年研究,和之後在美國所做的生物資訊研究,這些跟 big data有關的強項,終於派上用場了。而做博士研究時的訓練,更加強了自己自學的能力。所以只要想學,不用害怕可惜,就去做吧。


10.學長對教育的看法和理念為何?

我還在學習「教育」這門大哉問,不過就我到目前的教學經驗,分享幾個觀點。首先,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進步,做老師的責任就是要使學生進步,也讓自己更了解學 生。最好讓他們對這門課感興趣,願意討論、動手,成就感就會促使他們進步。當然,一開始可能會經歷比較痛苦的磨合過程,不過這就跟創業一樣,經驗會讓我們 學到許多。

設計教程方面,我喜歡從學生的立場來想,因為如果從老師的立場設計,往往會是只有老師懂、而學生沒辦法理解的課程。每個學生對一門課的期望都不同,而我覺得 做老師的,並不需要逼所有學生,而是要根據他的期望,給相應的教學。若是期望拿六十分,那我會給六十分的份量,把核心、但擴充不多的但基本作業和討論報告 完成就好;對於要求較高的學生,作業就會有很多加分題,也會跟學生、助教密切合作,發表專業的期末成果。

與學生的互動也很重要。我覺得教書不能是老師一廂情願,我隨時都在想,這門課程有沒有助教或厲害的學生能共同參與一個頂尖學生不只要學到頂尖內容,更該學習 如何把所會的教給同學,就像是系上的神人制度或是讀書會,不論高手或是其他同學都各有斬獲。同樣想法在線上教學方面,就要營造一個互聯環境,讓學生就算互 不認識,也有機制實現互相幫助,漸漸形成一個個學習的群體。

對照他國和台灣的教育環境,總是特別感慨,我們的學習模式太被動又缺乏團體討論。我想要讓它改變,而線上教學會是推手之一:線上教學提供了許多彈性多元的學 習方式,學生可以自己學習、和同學一起討論或和老師討論;既可以大家一起帶平板或手機到同一間教室上課,也可以分散在家上網學習,有各種不同的學習方式適 合他們的情況。教育的走向可以跟資訊科技做結合,它確實能帶給我們很多沒有想過的可能性。

2015年1月3日 星期六

許家豪學長 (R91, 佳世達(BenQ)手機部門副理,負責通訊協定)

訪問對象:許家豪 學長 
入學學年:r91
訪問時間:20141214
訪問人員:簡上祐(B01902133)、馮銘翰(B00902001)


1.請問學長為什麼碩士班會選擇台大資工所?
    我大學時期就讀於政大資科系,也就是一般大家常聽到的資工系,因為當時沒有出國念書的打算,就想說碩士班在台灣就讀,而因為對資工領域充滿著興趣,所以決定報考資工所,除了自己準備以外,也在考試的半年前去補習班補強,經過考試考進台大資工所。

2.請問你當初在資工所專研的領域主要是在哪一方面?在資工所的期間有沒有令你印
  象比較深刻的地方?
    因為當時我碩士班的指導教授是陳健輝教授,而我對網路的部分比較有興趣,所以主要是在他的實驗室從事無線網路通訊協定相關的研究。在碩士班的期間,我們有參加國科會計畫,此計畫主要是與電機系合作,因為這是一個蠻大型的計劃,所以總共有七到八位指導教授一起加入。這個計畫的內容主要是從零開始做一個無線網路的射頻,並且加上無線軟體,因為以前比較沒有接觸過這麼大的計劃,剛好可以接觸到不同領域的人,而我主要是做軟體的部分,藉由這個機會剛好可以讓我看到一些硬體的實作方法,並且設計一個與他們硬體相容的程式,並且套用在上面。

3.請問當時你在碩士班修了一些課,是否有哪一門課對你現在在業界比較有幫助?
    當時我修了一些課,而我覺得比較實用是洪一平教授的課,因為教授主要是做手機相關協定的部分,而那時我有去修他的課,主要是寫手機上的軟體,是後來我在業界上比較有用到的。因為那時智慧型手機還沒出現,還是一般按鍵式的手機,那時主要是用wap寫一些wap的軟體,而那時寫的手機程式比較偏向User Interface的部分,像是運用簡訊透過分時服務,還沒有到手機系統裡面的部分。當時我比較專研於網路的部分,因為在業界也是走通訊協定跟網路相關的範疇,所以逢愛君教授網路的相關課程也讓我獲益良多。

4.工作內容是否與你在求學的過程有一些落差 對於現在的工作內容與工作環境是否
  滿意
    對我而言,我覺得差別不會太大,因為我主要是做protocal,所以還是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念書,像一開始我剛到業界還只是2G3G,如今又到了4G,現在已經開始在討論5G,因為大家都一直在討論spec的部分,所以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念spec,剩下的時間再依照spec去實作。對於工作內容的部分,與我大學跟碩士班所專研的領域蠻類似的,所以在工作內容方面蠻可以接受的,而因為我們公司工作時間主要是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而一週工作就是從週一到五,相較於其他科技業常常加班到半夜,我們公司的工時還算是蠻人性化的。

5.職場上寫程式的過程或是teamworkproject的過程,與學生時段交作業一起做project
  的經驗與過程是否差異很大
    像學生時代,比較需要一個領導的人出來,並且分配工作。如果沒有,又剛好遇到比較懶散的組員,最後可能都是由一兩位比較積極的同學完成。而在公司比較不一樣,像是會有一個project manager來分配工作,並且manage這個project而不定時與所有組員開會。在project的進行過程,比較可以掌握所有人的狀況以及project進行的進度。

6.在學校所學的許多必修課程,像是:資料結構,演算法,計算機網路,計算機結構等   等,是否對你的工作有極大的幫助,以達到學以致用的效果
    身為一個寫程式的工程師,我覺得演算法跟資料結構是一定要學好的科目,因為它們是programming的基礎。在業界,有時可能會遇到coding能力比較不好的工程師,心中就想說這些不是大學就教過的東西,反而還要花額外的時間去training他們,感到有點奇怪。像線性代數或是離散數學,一般學生可能感覺不太有用,感覺考完試就沒事了,但如果以後你們所從事的工作跟design host相關的工作,如果工作內容比較偏向底層physical layer design的部分,就需要較大的計算量,此時線性代數跟離散數學就蠻重要的。

7.在工作上,是否發現或後悔自己以前在資工所學得不夠多或是沒有學好哪些部份的
  課程
    像以前學生時代,跟一般資工系的學生一樣,幾乎都從事軟體相關課程的學習,而比較忽略硬體的部分,像是資工系的必修:數位電子電路。一般人若從事軟體相關的部分,剛開始可能還不會接觸到這部分,等到你升到主管,因為主管需要看的東西比較多,有時可能跟別的team再討論一些東西,可能有的就會講到一些比較偏硬體的部分,就覺得自己好像比較跟不太上,而我覺得身為一個資工系的學生,不要一直專注在自己的研究領域的深度,而我覺得廣度也是蠻重要的,畢竟computer science的範疇這麼廣大。

8.期許學弟妹在資工系或資工所的期間,對未來職場上發展的影響,是否有哪些部分
  是需要多多去補強的
    在業界遇到一些資工系或資工所畢業的人不一定是台大的學生,但可能有一些人,他們coding能力很強,但比較不善與人溝通。在業界,很難自己一個人單打獨鬥去完成一個project,還是必須跟其他人合作、溝通,但可能有些人比較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或是覺得自己的code寫得很好之類的,但最終你的code還是要跟其他人的code合在一起。所以我認為跟大家的溝通以及人際關係的部分是很重要的。


2015年1月2日 星期五

陳志鵬學長 (B78, R82, Qsan總經理)

訪問對象 : 陳志鵬 總經理
訪問時間 : 2014/12/19
訪問人員 : B02902090 楊茂榮、B02902091 張天慈

1. 請問當初念系上研究所的考量為何? 有考慮過出國嗎?

會繼續進修研究所,是在與家人討論之後,併同自己興趣與生涯的規劃所做出的決定。當時對於出國的規劃因經濟上的考量,並未予以考慮。


2. 學長認為有必要念研究所嗎? 而國內和國外的是否會存在落差?

我個人認為是否要念研究所,端看每個人的性向與生涯規劃,在這多元的社會,學歷不全然代表未來在職場上的能力與表現,重要的是思辨、學習的態度與國際觀與洞察力等帶得走的能力。所以念研究所的必要性應該是每個人就自己的性向、生涯規劃及投資報酬率等內外在因素審慎後去做決定。
就這個領域而言,國內外研究所的差異性一定是有的,如果有機會,環境也許可,我是鼓勵可以到國外進修擴展一下眼界及體驗不同的文化與學習環境。


3. 當初是如何決定研究所的領域? 和後來的工作關聯大嗎?

當初決定研究所的領域並沒有預先立場,我總覺得人生在可行之下,都該勇於去嘗試及收受挑戰,這也是後來我再進入職場後一直抱持的態度。當然,研究領域跟後來的工作領域有落差,在工作之初會有點辛苦,但大學及研究所所學的基礎都穩紮穩打的奠基好,很多事情都是觀念對了、邏輯正確,就會互通。學校養成的,應該會是未來工作上如何面對問題、處理問題、解決問題的態度跟習慣。


4. 學長一開始從事PC/NB BIOS的工作,是怎麼樣的契機下走向創業的路?

一開始的工作在做研發,運氣不錯,後來做到第三年時,開始做和現在相關的東西,那時候覺得原本公司的產品型態太雜,於是跟一群同事決定出來開公司自己做。其實從念書到工作都沒想過要創業,但那時候就覺得時機對了,有團隊有技術,便決定抓住機會試試看。其實不必擔心沒有創造力,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抓住機會。


5. 當初創業時是如何找到現在的這個方向的?

最初的產品是在原本的公司做研發時接觸的,所以算是一開始就想好的,在大概三四年前開始增加新的。
在創辦的過程,就是不斷的去找人問,從問或被問的問題中不斷的去修正。包含在募集資金的時候,如何去說服資方投資,而他們又提出了什麼樣的問題和疑慮等等,都可以作為走向的參考。


6. 當初創業時如何相信可以在這個領域取得競爭力?

當時只是覺得應該有機會做出來、應該會有人買。因為相較於那些已經存在的公司,新創公司的優勢就是開銷較低,雖然銷售壓力大相對較大,但無知就是力量,因為無知所以敢做,敢去嘗試一些新的想法。


7. 學長公司目前主要的業務範圍以及客群是?

我們負責設計硬體及軟體,出貨就是一套統一規格的產品,並沒有負責做專案,幫客戶做客製化、或是系統架設的部分是由系統整合商去做,我們只提供設備。
客群的話,台灣客戶大概佔總營收10%左右,中國約20%,美國20~25%,歐洲大概30%,畢竟台灣市場就那麼大,就算是成為龍頭,總體的成長幅度還是有限,因此還是有開發海外市場的必要。
因為主要是服務企業,企業要求的是穩定,且會怕新的技術不穩定造成的損失,因此不像消費性電子時不時新的技術就追過舊的。


8. 在創業過程中,或是之後公司的開發,是以什麼樣的方式評估一個提案的可行性?

靠感覺。另外就是評估資源可不可取得,還有成功率,一般的創業大概在有兩到三成的成功率時便會去試,不過我習慣到有七、八成把握實在去做它,對於大部分的人而言,就算你跟他說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成功率,他還是不會去做,這裡面最重要的是去相信,相信它是可行的,並堅持下去。另外一個就是去「問」,在創業之後,有了客戶,便可以從客戶的意見回饋之中去評斷這樣的一個提案是否是合適的,又有哪裡要改進;而在有客戶之前,或是平常的開會討論,透過問,可以激發出不同的想法與意見,更完善的去考量一個提案。再來就是「copy」,但不是指看到誰成功了,就完全的抄過來照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和適合的方向,應該是去看別人好的部分,加以內化及改善,變成自己的,需要時才能自然的使用出來。


9. 在創業後擔任CEO,和一開始的工作的差別是?

其實在原本公司中,只有一開始真的在專心做研發,後來做的事就比較雜了,比較在處理雜務,因為主管認為我講的大家比較願意follow,而且本來就是RD出生的,所以和工程師們比較討論的起來。決定要創業的時候,下定決心從新回去做工程師,不過大概也只做了三個月的工程師,後來還是做了管理職,這和每個人自己的個性有關,有些人比較適合像研發職那種專業性高的,而有些人則比較適合整合整體的事務,這其實自己都會知道的,由平常的做事方法等等都可以看得出來,像是管理會需要很多事都攬起來,如果你喜歡分層清楚的做事方法,那應該比較適專業合技術方面。


10. 學長的公司至今已經創辦了十年之久,想請問學長認為創業能成功的主因是?

現在離所謂的成功還很遠,不過最有價值、有幫助的還是過程,關關難過關關過,每次都會是一種成長,當遇到困難時,轉換念頭,堅持下去。一開始其實父母是不太支持創業的,因為很辛苦,不過創業就是要願意去相信。
Qsan做的是雲端裡面需要的儲存設備,從san出發開發raid、網路技術,軟體比硬體的比重4:1,這也是創業考量之一,因為產業結構和走向的關係,在台灣要做純軟體很辛苦,我們現在做的是軟硬體的結合,自己設計硬體,並且自己寫程式去操作,這在台灣是相對較吃香的。


11. 學長有提到,現在的工作從事實際產品開發之時間相對較短,大多為管理規畫事項較多,想請問關於管理規劃方面的技能,是如何累積的?

部分是從以前公司主管的方式中學習,不過大部分是土法煉鋼吧,邊看邊學,去觀察別人,然後做分析,剖析利弊後做出改變,內化成自己的方法,才能自然地發揮出來。另外,內省的能力很重要,看到別人可行的方式,就想想如果換成自己,會怎麼做?每天花個洗澡時間五分鐘想想也好,只要20天就可以養成習慣,每天從基本功累積起,多看多反省,習慣養成之後,就可以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式了。


12. 身為CEO,在徵才時會有什麼樣的考量? 學歷真的重要嗎?

關於學歷,其實考進台大資工,就已經算是拿到入場卷了。學歷只是一個參考而已,重要的還是態度,以前會親自面試每個職位,並不是怕你沒經驗,而是要看看你的風格適不適合這個環境,是不是能合作的人。我其實覺得大學畢業和研究所畢業並不是差太多,因為現在大學部也是可以去修研究所的課,所以不是研究所畢業的就一定比較厲害。


13. 有什麼給學弟妹們的建議嗎?

要培養國際觀,建議有機會可以出國試試看,國內外的走向差滿多的,出國念書是體驗文化一個很好的方法,不過比較不建議短期的遊學。實習也是另外一項重要的事,它除了是一種銜接方式以外,還可以幫助你找到性向,和一些資深的人互動,學學人事方面的經驗。這種人事互動上的能力很重要,尤其是溝通能力,要做到「聽到」,然後「聽懂」,大家常常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如此會使得見識變得狹隘,而「聽懂」,則是需要可以重整他人想法、說服他人、以問題來回互動來挑戰與被挑戰。最後,歡迎大家來廣勝實習或是工作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