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呂元鐘(B90,Buyble.com.tw 國際代標代購2.0 CEO & Founder)

1.       Q: 據了解,您有豐富的社團經歷,想請問您在社團活動中,有培養任何在工作上會使用的能力,或是建立什麼樣的人脈嗎?
A: 大學社團部分比較沒有,只是有些變成很久的好朋友,大部分還是在之後創業或工作上認識或接觸的人比較多,

2.       Q: 根據我們自身經驗,資工系的學生較常有熬夜或是作息顛倒的習慣,相信您也有一樣的經歷,請問這樣的習慣有被帶到工作上嗎?或是有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A: 我因為以前在熱舞社待過身體還算不錯,所以之後即使工作時不得不熬夜也還算撐得住,不過我覺得這部份看個人啦,畢竟也不是每個人都想活很久哈哈,我覺得只要不影響身體或造成太大負擔就好。
3.       Q: 請問您是如何自學程式語言以及累積實戰經驗?
A: 那時候架伺服器是真的花了蠻多時間,包括自己去找書或是和上網找open source 去找可以快速架站的方法,不過我有個遺憾是一直沒有學會架設linux的主機,所以當初亞馬遜出來時候銜接上有遇到困難,是比較可惜的部分。

4.       Q: 在過去的訪談中,您有提到認為自己太早開始賺錢,請問您覺得應該放在金錢之前的事情是什麼?
A: 有嗎我有講過嗎哈哈,但是我反而覺得我那時經濟寬裕的時候應該要多放點假,可能出國去看看世界之類的,其他就是多讀點書吧,各方面都可以涉獵。

5.       Q: 請問您是如何洞察到電子商務的商機?以及對於想要創業的同學有什麼樣的建議?在創業之前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A: 我那時只是因為喜歡日本的那些小玩具開始,說實在不算是有嗅到甚麼商機這樣,但是那時我是第一個做類似的服務,所以也比較容易做推廣發展。創業的部分基本上就是不要怕,還有不要怕辛苦。

6.       Q: 在創業期間或是在學期間,如何解決親友間發生的衝突或爭吵?
A: 沒有辦法啊,就是不間斷的吵架。但是當父母補懂的時候,要相信自己,金融風暴的時候,我有很多同學開始放無薪假,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大多數的父母從來不知道甚麼叫做無薪假,他們只知道建中北一然後台大再來就是穩當的工作,所以那時很多人都無所適從,其實只要讓父母知道做這個是可以養活自己的,讓他們安心就可以盡可能減少摩擦。

7.       Q: 對於日漸盛行的hackthon您有什麼看法?
A: 很好啊挑戰一下自己緊縮的狀態下可以做到甚麼事我覺得蠻重要的,反正你們現在肝也比較健康嘛哈哈,也沒有房貸生活費甚麼的。

8.       Q: 對於台灣的創業市場您有什麼看法?
A: 投資人不敢投注資金,創業者做得東西也不夠大,這兩個互相影響情況就變得更糟。創業者首先要能堅持,矽谷曾經流行過一句很有趣的話:甚麼公司最值得投資?創業後一兩年還活著的,因為會遇到的問題他們大概都遇過了,能夠生存就證明了他們的價值,所以這時候投資就是正確的。

9.       Q: 想要請問一下是怎麼樣的評估讓您能夠有這樣的勇氣去放棄學業全身投入到創業中?

A: 其實我一開始並沒有想要放棄,我也有試圖兼顧一段時間,只是後來發現真的沒辦法了,我找了很多老師談過,最後許永真老師跟我說:「你已經回不來工程師了,那你做創業這部分就要有決心一定要成功。」,然後我個人是比較沒有辦法完全聽別人說甚麼就做甚麼的人,所以也是看個人啦哈哈。

易文韜(Microsoft)

好,那我們現在開始訪談,首先我們要先謝謝scott學長。
你知道我中文名字嗎?學長中文名字易文韜
同屆有robin

你在大學時期有做過什麼厲害的project?
嚴格來講並沒有,除了系上的project外,老實說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想起來有做過比較大的project只有大三的時候買了很多IC零件,然後要自己兜出一個CPU。不知道你們現在還有沒有這樣的東西?學弟表示:「我們現在已經有FPGA了。」

生涯選擇
1.       學長當初選擇資訊系的原因?
      我覺得我自己比較不一樣的是,我比較幸運,我很早就發掘我對computer science的興趣,像我在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在和資訊有關的社團,所以在高中的時候就開始接觸資訊相關的領域。進來台大資訊系的原因就是台大資工剛好符合我的興趣。(當然也是聯考成績剛好。)
2.       Ph.D前有經歷什麼選擇的過程嗎?
      我那個時候也是一邊走一邊想,所以大學那個時候在想我要直接申請國外研究所呢?還是在國內先待兩年?我那時的想法是比較保守,我認為我直接申請不是那麼有把握,因為申請的時候只有看大一大二大三的成績,大四的成績那時候還沒出來,那時的總GPA看起來沒那麼高,我其實有一點擔心,所以我後來還是決定留下來念兩年研究所,又當了兩年兵再出去。我知道我是想出去看,但是我沒有把計畫規畫得很完整。
3.       有曾經考慮過教職嗎?
      教職其實我有稍為考慮過,但是沒有特別認真的考慮。因為我還蠻喜歡帶實習生做研究,但我對教學沒有特別的熱誠,諸如在大學開課講課之類的,不是我最感興趣的事情。所以我選擇到 industrial research lab,在業界的研究單位可以做有趣的研究但不需要教書,對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吸引力。
4.       有曾經差點去創業嗎(不是賣雞排)?
      創業我也是有想過,可是沒有認真的想。我可以問你和任何想創業的人:「你為什麼想去創業?」,我現在問你們:「你們想創業嗎?甚至連畢業都不用現在就出去創業。」,學弟答:「就是有一個自己的idea,把它做出來然後賣給全世界的人。」第一個是說,這個idea有沒有強到值得你放掉現在有的東西,然後去做,我覺得當時我沒有一個idea有強到值得我這樣去做。再來就是,有時候做這些事情是很乏味的,舉例來說,有時候你要寫一個系統,但你知道這不是一個人就能做到的,所以你必須花很多時間去面試新人、財務規劃等等管理上。當然也不完全是這樣,也許你遇到一個比較好的團體,這個工作就可以被均攤掉。
      回憶台大
5.       在台大時覺得修的系上的課對工作最有幫助的課是?
      我自己覺得比較可惜的是當時一些偏數學的課我沒有好好修,主要是因為我那時候也有點偏食,對於有興趣的coding的課就會認真去研究去學,但比較數學的課像是線性代數當時就沒有真的學起來,但其實那些數學現在工作的時候還是要用到,所以還是得把它弄好,那不如大學時就學起來。
數學其實是不太好教的,比較好的方式是讓學生知道為什麼要學這些東西,他會用在什麼地方,或是更細一點,每一條重要式子產生的背景和背後的目的,懂得這些道理可能就能把重要的數學學好。
      至於coding的課當然是重要的,而我覺得重要的東西不是你學了什麼語言,programming的課比較像是練功,應該要會,但exactly哪一門課一定要很會就不一定,比方說OS,你應該要會,但學那些架構的用途不會是自己去實作一個作業系統,而是讓你在寫code的時候可以寫得比較有效率,或是當你遇到一些常理上沒有問題的錯誤,你必須要有OS的理論基礎才會瞭解系統真正遇到的問題。


6.       你覺得大學期間除了資訊工程上的東西外,課外的部分像是通識課或是課外活動之類的,有哪些對於你畢業後職場上有所幫助?
      對於通識課不會去想它對職場上有沒有幫助,而是他對你有沒有幫助,譬如說他在講中國文學史,他基本上不需要有什麼用,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一種人生經驗,再比方說我自己是登山社的,花滿多時間在上面,那有沒有用呢?OK登山的時候總是會培養一些耐力吧,因為你要去撐,但真的有沒有用呢?其實沒人知道。職場上要有用應該是說遇到需要用到的技能吧,那其實需要用到的時候再去學就可以了。所以應該不是看以後有沒有用,而是當下你喜不喜歡而已。
      臺灣大學的問題就是要求要修的課太多了,所以你沒有太多自己的時間,如果你說太多必修課要修了,沒有辦法好好享受通識課,那也沒關係,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重視的東西,比方說你大學時會在意自己的成績,但其實像我們這樣念到博士之後,就沒人會管你的成績好壞了,所以你就要自己決定在現在這個階段什麼事比較重要,那你就去做重要的事就可以了。


7.       你大學期間對於未來的發展看法如何? 就你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選擇如何?
      我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大略的想法,我知道我想要的東西,但沒有一個清楚的藍圖,也說不出我要的東西確切是什麼,OK,我那時候是希望說我有機會看到這個世界一流菁英,或說在這個產業上他們是怎麼運作的,不是只有台灣,而是世界各國的人才在這個產業的頂端他們是怎麼運作的,但我不是很知道要達到這個目標我一步一步要做什麼。
對於大學畢業時的選擇,回想起來,最大的差別是要不要留在國內念兩年碩士,不知道是對還是不對,影響就是念博士的時候同學幾乎都比我小,但因為念碩士的時候有出過一篇Top Conference的論文,也許因為那樣所以增加了我申請到好學校的機會,不過如果當時我有規劃一點,可能就可以省掉那兩年直接出國唸。但人生真的很難講,唸Ph.D重要的也不是花多久時間唸完它,而是畢業的時機對不對,有沒有遇到好教授,這種事情變數真的太多。

8.       什麼是學長認為念大學有沒有什麼一定要做的事?
      出去多看看,多去旅行,因為台灣或是說華人的文化過於謙遜,造成當你有好的能力或有好的機會時卻不能很自然地表現出來。出去看看世界其他文化的人,你有可能會發現,原來別人沒有那麼厲害,你的能力已經非常好了,或是看到真正讓你敬佩的能力,那麼你也會真的看重能力,而不是被過於保守的文化牽制住。

      工作以後
9.       學長能稍為介紹一下你們的lab嗎?
MSR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因為industrial research lab不是一個很一致的工作,很多公司的工作都和研究有關,但不一定會成立一個特別的組織來做研究,很多公司有成立研究的lab但是不是走像學校一樣傳統的研究路線。
MSR1991年成立的,那時候MSR的任務有三個,第一個是我們要做basic research,所以我們和學校有很緊密的連繫,出論文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你會看到很多國際會議有很多論文是從Microsoft Research 出來的。我們實驗室也出了很多圖靈獎得獎者和其他獎項的得獎者。

第二部分是說,我們希望我們做出來的東西是有真正用的,所以我們希望把技術轉給產品部門用,或者產品部門有特別的需求,它就會向我們請求支援,所以有些特別的專案可能就是這樣子。例如:xboxKinect,當初是wii先出來,體感的東西發生了很大的轟動,我們產品部門就要想說如何迎戰,可能也是出可以類似的東西但我們覺得不足以超越,他們就想說有沒有辦法只用一個鏡頭,那時候原本評估技術還無法做到,但是他們不死心所以就和我們MSR合作,這個產品就是產品部門和MSR合作做出來的。

最後一個任務是比較的,就是要ensure microsoft has a future,可能現在某個東西還沒有市場但是MSR還是有這種人才,這樣如果未來大環境改變,公司也還是有人才可以快速跟上。
不過這些是一開始的任務,在這一兩年MSR有比較大組織上面的變化,所以可能以後形式會不太一樣。像是有一部份的人開始在搞start-up,就是我們自己直接做一些東西推給消費者,和原本把傳統研究放在第一位不太一樣,但是這部分還在實驗,所以可能還不是很穩定。
10.    學長說想見識頂尖人才,但那也不一定是在lab,可能在公司其他部門,為什麼你選擇research
      我覺得是興趣吧,畢竟我念了一個PHD,念了四到六年,基本上就是在做研究,所以會想要繼續做下去,你不喜歡做研究你通常就不會讀完PHD,這是很自然的一個選擇。另一個因素是研究通常自由空間比較大,往往在一個公司的產品部門你能做得事比較受限,常常可能你的產品三個月後要有新的release,你就沒有空間做其他事情。研究單位雖然還是公司內部的一個部門但是通常我們被要求的是要看得更大看得更遠,所以我們在選題目的時候我只要能夠知道這個東西成功後能對公司有用或對世界有用。
11.    Microsoft Researcher的工作會很爆肝嗎
      我剛剛看到這個問題就想說這是什麼意思呢?眾人皆大笑,學弟答:「就是你的生活會很規律嗎?還是會常常有些事讓你熬夜或者要趕快趕完一件事情?
      大部分的時間還蠻規律的,我在你們這個年紀時可能熬夜打電動還能做,我這個年紀也沒辦法做熬夜這種luxury的事情。其實是有時候壓力會比較大,我們出論文有一些特定的deadline,常常你要把東西修到最後一刻,把論文修到最好,可能那時候會熬的比較晚。或者是有一些會議要給talk可能也會花一些時間。像在美國一般來講都是很正常,像現在是美國禮拜五的七點鐘,已經都沒有人了,在周末也不會有人在公司,休假公司也不會打擾你,這是美國工作文化的一部分。
12.    從剛開始研究到現在專精的技術有什麼轉變嗎?
      我雖然在machine learning部門但我主要是在做NLP,我通常是把machine learning應用在NLP上,我進來之後也陸陸續續做了許多不太一樣的問題。我從以前到現在基本上都是在這個field,差不多在master的時候我就決定要做natural language,其實我一直沒有太大的變化,你們要找有變化的話應該要找我妹妹(易思婷,B82http://www.chickfromtaiwan.com/)
      訪綱外的分享
13.    為什麼我愛computer science
前面提到我很幸運一直都想走這條路,現在我有一個可以提的感悟,跟你們分享一下,in some sensecomputer science是一個很特別的field,傳統不太有用,雖然我剛剛說數學OS很重要,可是有很多東西其實會變,舉例來講好了,你學programming language的時候那個觀念很重要,可是那個language不重要,或是說這個觀念很重要,但不同情況下就不重要,所以你一定要學到為什麼這個觀念重要,當你觀察到重要的條件變了,重要的東西就要變了。

我們這個行業其實很鼓勵大家造反,講好聽一點叫創新,其實就是要造反,比方說老師講了一個東西,你不相信他嘛,於是你就自己弄了一個新的東西出來,可是這個事情,如果你沒有足夠的信心的話,你是不敢去造反的,而且我覺得傳統亞洲文化是不鼓勵造反的。可是你看其他文化出來的人,有時候你看同樣二十幾歲的人,很多人的成熟性是遠高於同齡的亞洲學生的,這些東西就不是在課本上可以學到的,所以我說多出去看看就有機會改變你的想法。

而且這個產業另外一點就是人家不會在意你的年齡,只要你的東西有實際價值別人就會重視,所以你要認真訓練自己造反,這個反而是比較重要的。我舉個例子,像最近Deep Learning變得比較紅,但在差不多十年前,如果你發paperDeep Learning,評審基本上完全不想看,保證會reject,他在九零年代有過一次高峰,之後衰退下來就沒有人相信他會work了,但是他現在又回來了,如果說你是當時受訓練的人,沒有想說為什麼他不會work,那你現在就錯過這個機會了,那至於為什麼又會回來,那就有很多可以討論了,條件變了,你現在有很大量的資料可以去處理,而且同樣的model現在都要跑兩個禮拜才能跑完了,以前說不定要跑二十年才跑得完,那當然不會work。所以有些客觀條件變化的時候,既有的規則就可以被重新檢驗,那你有沒有那個自信去造反就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14.    如何觀察產業的trend
      很有趣,這種問題就是你會對一個看起來比較有經驗,年紀比你大滿多的人問得問題,但其實有可能他也回答不出來,比方說假使我有機會和得了圖靈獎或很有名望的前輩談話的機會我也會問他這個問題,坦白講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如果是和NLP相關未來幾年的變化,比如說什麼東西有沒有機會做出來,什麼東西會變得比較盛行,那我可以比較有根據的去猜,但重點是那是我的猜測,非常有可能跟真正的結果完全相反,至於整個環境的trend那我就更沒辦法預測了。
15.    曾經做過的critical decision   
      當時畢業要找工作的時候,一個是Googleoffer,一個是現在的MSR,那為什麼會掙扎,是因為那時候MSR給的是博士後研究,他是這樣的,簽一年的約,然後看你的表現,最多續約年,之後只能重新interview,如果當時是給正職的話,我就會直接來了,因為Google給的offersoftware engineer,不是我最想要的工作,但博士後研究這樣的短期合約給人的壓力很大,你一定會想要有很好的表現讓你可以留下來,但他已經講明了我不保證妳可以留下來,所以那時候我對MSRoffer最大的疑慮就是他是temporary的,雖然Google正職的工作也不一定可以做一輩子,但對我來說這兩個是差很多的。
                後來到MSR Post-Doc 時心理壓力一直蠻大的,直到有一次和一位vistor, Thomas Hofmann 聊到這件事,他那時是Brown Machine Learning 有名的教授,後來去 Google 歐洲某一區擔任執行總經理,就有點類似簡立峰的地位,他說,everything is temporary,你們知道,有時候有些話聽起來沒什麼感覺,但有時候一句話就可以深深地影響你,我那時候就因為這一句話突然想通了,心理上比較放鬆,然後過了一年後也順利再通過interview成為正職。
      我覺得自己知道自己要什麼然後能去做決定是很重要也很難的一件事,當時我們有一位學長得到出國唸書的機會,大家就歡送他出國,但沒想到兩個禮拜後,就看到他回來了,大家都太驚訝了,就問他說怎麼回來了,他的答案也很簡單,因為待了兩個禮拜就知道那其實不是他想要的,重點不是他做這個決定很異於常人,而是他真正能完全照著自己的心意下決定,我覺得這真的是很難能可貴也很值得學習的。
最後,我想建議大家,對於像我們這樣看起來年紀比較大,好像比較有經驗的學長,你們一定不可以害羞,有想要問的就儘管問,我們是你們重要的資產,但學長不會主動想說要去問你有沒有什麼問題,是要你來找我們,那我們就會很樂意而且很有效率地給予你們幫助。



               


               




           


林桂光(IBM,HTC,達盈管顧)

(為什麼一開始大學會念資工系?)
我們那個時候是聯考的年代,所以沒有什麼困難,考上了就來。
(所以學姐一開始是二類的嗎?)
我是三類組的,所以我本來也考慮念牙醫。分數考的都差不多,就填志願直接交給命運。
(所以不排斥念這方面?)
不排斥啊,高中的時候也有學寫一些程式,是很簡單的BASIC。那時候覺得也算滿有趣的,因為感覺不用像土木什麼的在烈日下帶著安全帽,女生應該也可以勝任。所以就是按照順序填志願,然後就幸運的上了。
(那學姐那時候有填電機嗎?)
那時候覺得分數不太夠,不過應該還是有填吧。就照順序台大醫科、台大電機….所以進這邊真的是天意。
(那時候女生不是應該很少嗎,尤其是工科這邊的?)
其實二三類組的女生本來就很少啊,所以不可能想太多。
(像現在大一大二必修還是比較多的時候,學姊是怎麼安排的?)

大二比較累,大二過完大三就覺得輕鬆一些了

(大三大四必修好像變很少,變得比較多選修)

選修就可以選妳比較有興趣的題目去選,因為你選的時候你就會有感覺說這個如果要做研究妳會不會有興趣去選,也可以接觸老師,現在不是有人大三就做專題了嗎?

(對阿現在大三就可以做了,有些大二就有加入了)

我覺得做專題很好,就是妳先去做,之後如果覺得不合適,認為此路不通就趕快走,或是這個有興趣就可以早點做。

做專題時能和老師有近距離的互動。老師上課時其實是很單向的,老師講的時候你愛聽不聽或睡覺都是隨便妳,作業也是助教和老師說一說,你就做。這樣也是很單向。可是做研究的話,如果妳真的有心,可以跟老師有互動,真正的有討論。跟老師聊、討論的時候就可以發現一些你沒注意到的東西。基本上妳只要有接觸過、有探索過,妳就可以知道這個題目你到底有沒有興趣,沒興趣的話再換題目。人與人的接觸是你有時間才能多做的事情,尤其老師的時間很寶貴的,所以現在有這樣的機會更需要好好地把握。

我算是不小心來唸的,我覺得資訊系很不錯啊,非常的軟性應該這樣講,沒有什麼heavy work,不用負重阿,也不用去車床那種,現在還有修電子學嗎?

(有阿現在還有)

大三不是有上電子學還要做板子?

(沒有阿現在只是教觀念而已)

以前我們還要做,還要洗板子。我覺得資訊系這門學科還有一個很大的好處,他很接近創作,他真的是可以創作東西,就是creation,算一般人也可以create出個什麼東西出來。這個部份實在很不錯。

(對阿理工科裡面大部分還要做一些較重手工的工作)

以前我們還是工學院,我們這在工科裡面算是最不工的(像我的畢業證書裡面還是寫工學院,現在是電機資訊學院)。如果有要走學術的阿,那數學一定要好好的學,都用得上。我倒不是第一次聽到線性代數過了幾年後又要翻出來用。記得聽過人說,要寫一些比較複雜的演算的時候,哀號「哎呀回去拿那個數學課本出來重新看,有些matrix的轉換都忘記了怎麼辦」哈哈。許多科目其實真的是用得上,但也不一定是每個人都有用到,還是要看每個人未來的發展方向。

(那學姐當時事怎麼決定要念研究所?還有領域和學校呢?)
研究所的話,我們那一屆剛好很多人念研究所。那時候台大資工有一種類似直升的制度,就是你成績在前百分之多少,只要審查就滿容易上。我覺得還滿方便的,所以就申請了。我們班還滿多人就這樣上研究所。
領域的話大四不是會做專題嗎?做專題的時候我們就會去選擇有興趣的題目。我是陳信希老師的實驗室,是做自然語言處理。我本身對學語言、自然語言處理還有Information retrieval都還滿有興趣的,所以我那時候就選修這方面的。當時跟陳信希老師做大四專題時都滿愉快的,所以研究所就是直接問老師說可不可以繼續跟他這樣子。
(所以就是大四的時候修專題,然後覺得有興趣就繼續修這樣子。)
對!我覺得這樣滿好的,也是滿幸運的,因為那個題目我自己就滿有興趣。其實做研究的時候跟老師的互動很重要,如果老師帶你或是你跟老師的溝通的方式你覺得很順的話,就會做得比較愉快。那個時候我跟著陳信希老師就覺得滿好的,所以就想說研究所也繼續跟老師。
(那學姊那時候是怎麼選擇到陳信希老師的?)
因為系上做NLP的老師就是陳信希老師。我那時候就看系上很多研究種類,然後就覺得這個我比較有興趣。
(所以是在大學四年中某個方面就有突出的興趣了?)
其實研究領域啊,在一些必修課的時候不一定會接觸到,但是到大三有一些就可以學到,比如說圖學、或是自然語言處理、或是Machine Learning、網路啊什麼的。所以你去修那種課的同時,也就有點接觸到那個研究領域,就會有點感覺。大四在做專題時,你對於這個老師、還有這個領域的研究方法就漸漸更有感覺,適不適合你就會知道。而且其實我記得大四上下專題其實也可以換,所以如果不幸大四上的專題不順,大四下也可以換。所以如果你打算要念研究所的話,不管是不是系上的,你想要探索一些領域,本來就是這樣子多試試、修課、做專題。
我是2000年大學畢業的嘛。我記得碩一上的時候我在實驗室第一次用Google。以前搜尋引擎很多,AltaVistaYahoo!,然後我自己也有做一些IR的東西,所以對於indexing、排序都有一些感覺。第一次用Google的時候,一打下去他就在右上角顯示「您的搜尋在0.000000幾秒就已經完成了」,那時候我快嚇死了!哇!有人可以把search engine做成這樣!我就還滿記得那種感覺,就是覺得做這題目很有意思。
(那學姐妳念的跟後來工作有關係嗎?)
嚴格來說,short answer就是沒有。但我剛開始在找工作的時候,我有試著找比較相近的,像那時候台灣有一個學校老師出來做的叫Openfind,還有像番薯藤啊,然後還有試著去找speech recognition相關的公司。我覺得找工作的時候我當然會希望能做跟以前研究領域相關的,可是一旦開始工作後,你可能開始會考量其他的東西,於是那時候就沒有真的去做當時研究所領域的東西。我找到的第一個工作是IBMIBM其實當時也是有做speech recognitionteam,但是那個研發的team不在台灣,台灣是做一些比較偏銷售的東西。而我進去的時候也不是進到那個team,因為不是每個team都有缺額。找工作的時候就很多這種雜七雜八的原因。
但是其實我覺得很多事情不能以當下或是單一的來看。有人會說:你現在做的事情跟你研究所沒關,那你讀研究所也沒用啊,又沒有直接拿來用。可是其實沒有什麼東西是真的所謂沒有用的,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你曾經摸過那些東西,當類似的題目出來的時候,你一定會比別人更有感覺。
雖然說一畢業沒有馬上做到相關的題目,而且其實我後來也都沒有做到相關的題目,我仍然覺得在學校所做的東西仍然是很重要的養分。
(所以學姊覺得研究所對自己還是有幫助的)
當然有啊。雖然說研究所做的東西,後來工作上沒有在同樣的題目深究下去,但這不代表說研究的訓練沒有用。當然如果你做的東西已經很接近市面上的某一種產品了,你就可以直接過去做,那當然很順。可是你不要忘記了,這個產業所有的東西就是兩三年或是五年,馬上就會再換、再進化,所以有什麼東西是立即就有用嗎?永遠就有用嗎?本來就沒有這種東西!如果你一直去想說我要做一個馬上就可以怎麼樣的,那你就是把這個世界想得太淺,因為你要培養的不是一個就業的能力,而是一個解決問題、看問題的角度,然後就是自我教育的能力,這樣才能夠在接下來的萬變中,還是一直可以去應變。
我覺得研究所給的訓練,很重要的是找問題的能力。雖然碩士班很多都是老師給的問題,但是可能老師給的是一個很大的題目,基本上研究所的時間就是要把問題漸漸的修飾成一個你能夠解決的大小,然後在這個你覺得能夠解決的大小裡面,用很多種方式去嘗試解決他。可能有十個方法,只有一個有用,或是有兩三個好像有用。你去嘗試之後,再把這個結果有條理的呈現出來。這樣子的訓練雖然在博士班會更intense一點,在碩士班也已經是具體而微的練習。
我覺得這樣子的練習很有用,因為不管是在就業或是在生活上面,你遇到的本來就是沒有formalize的世界,你怎麼樣把它變成一個你能夠處理的問題,然後怎麼樣試著去處理它,所需要用到的工具你怎麼樣去學習和使用。這個「方法」是比較重要的,而不是題目的本身。所以我覺得研究所你要選領域,當然是有興趣最好,跟現在的趨勢有關也很好,跟產業很近當然也很好,或者不管怎麼樣你跟老師合得來也就好。可是這些都只是內容,最重要的是習得做研究的方法。所以跟生涯有沒有關係?有很大的關係!就是給你一個機會去實際練習思考、執行的方法。
(那學姊你覺得跟你同屆畢業的,如果他去國外讀研究所,你覺得你和他什麼很大的差別嗎?)
出國念書這件事我先講,我們班剛好沒什麼人出國念書,我覺得滿可惜的。國外的教育方式跟生活方式,本來就是跟在國內的舒適圈完全不一樣,尤其大家原本在台大,不管怎樣混四年你也都很熟,這絕對是你舒適圈中的舒適圈。要跨出你的舒適圈到一個新的環境,不管是在學習或者是生活方面,你都有很多的挑戰。所以我覺得出國念書的話不只是在學業上面有一些成長,對於你的生活乃至於你的個人都會有很多成長。你到外國一個陌生的環境,「台灣是什麼?」「你是什麼?」你會更放大思考這些問題,認識不同地方來的人,眼界打開,看看別人在想什麼、用什麼角度想,對你個人的生活和經歷上面都會有很大的成長。所以有出國念書的想法或是機會的人,還是滿鼓勵的。光是把你丟到一個不熟悉的地方看你怎樣掙扎著上來,這件事本身就對你的生命一定會有某種影響。
學科方面的話,我不是很適合講,因為我沒有在國外念過。我聽到那些在國外念的人多半是說功課很重啊,教得很快,projecthomework很重,難度也滿高的,在這種壓力下當然會有很多很多新的啟發。就算是同樣的學科、同樣的課程、同樣的課本,你在舒適圈裡寫code跟在壓力圈裡寫code還是會不一樣,因為你要應對的事情不一樣。
以專業能力來說,基本上還是自學的能力最重要。你怎麼樣在一個新的題目出來、新的領域出來時,能夠自己看懂,或利用適當的資源,很快的抓到重點,進行你的工作。你看現在有這麼多新的技術出來,你今天學了一樣東西你以為就能夠吃一輩子?不可能啊。所以你一定要有自學的能力。以這個點來講,基本上都是靠自己。現在網路這麼發達,在台灣也可以上得到Stanford的線上課程。根本是沒有國界的。
(那學姊認為在學生時哪一門課對未來的影響最大?是程式語言嗎)
我覺得,程式語言這種課只是工具性的,這種課最厲害的人都不是在上課學到的,簡單來講,你要寫越複雜的東西,你就是自己想辦法去學、去寫、去問厲害的人,然後你就會了。不過如果你是第一天進來,連程式語言是什麼都不懂的,當然是聽老師上一下比較快嘛。所以我覺得這種工具性的課就是看個人,像我就是上課聽老師講,回去練習寫,這種學習的循環對我最有效,但有的人就是自己看比較快。
系上的課的話,我滿有印象的有兩個滿有趣的課。其中一個是陳健輝老師的離散數學,當時我還滿有興趣的,雖然我不是說很頂尖的學生,但是就是覺得很有趣,滿有印象的。然後另外就是,黃肇雄老師有開一個跟創業有關的課,因為他本身是訊連科技很重要的人物嘛,所以他算是台灣的學術圈裏面比較跟創業有關的人。我那時候聽他講一些這方面的事,就覺得滿有意思的。我是1996進大學,2000年畢業的,完全就是Internet bubble上去下來的時間,bubble就是在那時候破掉的。不知道是不是跟這個風潮有關係,我們班後來很多人都去創業了。那一堂課我最記得就是感受到創業其實可以燃起很多的機會,我雖然是偶然進來資訊系的,但是感覺這裡真的有很大的potential,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可以發生,而且可能有賺錢的機會()
事實上上課的內容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是心裡的「感覺」還記得。我覺得當時有聽課的人心裡可能都會有那個感動。我還記得老師有講說,世界上沒有比軟體工程師更好的工作,早上寫bug、下午debug,永遠不會沒有工作()
(那關於課外活動?)
我大學的時候花滿多時間參加合唱團的,大三大四的時候還當團長。台大合唱團那時候是人很多的、上百人的社團,一個禮拜要排練兩次,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活動非常非常的多,所以我花很多時間忙社團。
另外我也有做系學會,我是我們那屆的副會長,就忙系上幾個固定的大活動嘛。我覺得做系學會很有意思,因為以前系上沒有那麼多人,一個班也就五、六十個,四屆也才兩百個,所以其實全部的人都認識。而且又有地下室,大家都攪和在那裏。參加系學會就是會跟系上有比較多的互動,跟同學、學長姊間,我都覺得很有意思。
我覺得要交朋友的話,在台大這種環境就是要交各種系所的朋友最好,因為離開學校去外面時比較難。畢業後你沒有這麼多時間,交朋友的這個「交」就是你要用時間去換,多認識幾個醫生啊,對你這輩子絕對有好處,在社團可以得到很多這樣的友誼啦。
人生走越久,會需要的各式各樣的人脈就會越多,譬如說你會需要看醫生、打官司。你現在看同學都不是個咖,但是十年後他就是個律師,二十年後他就是個名醫。「交情」都是時間累積出來的,大學的時候時間最多,你又能自由支配,而且大家都還很純潔,沒有功利的色彩,趁這時候多交朋友是最好的。
如果以就業來講,系上的人還是最直接的,因為學長姊以後就是你的老闆,學弟妹以後就是你的team member。同樣都是台大畢業的,就還是有一個基本的資格在,以後你在外面工作,你可能看到一個台大資工畢業的履歷,你就會想說這我學弟啊,我多考慮兩下這樣子。多認識系上的人,上上下下各屆的包含老師,這對career上長期來看一定是有幫助的,我不會說能幫你飛黃騰達,可是你多認識人,不管是在找工作、找partner、找 team member、互相reference、或是你需要腦力激盪,系上的人會是非常好的人脈。所以系上的活動、系學會、班上啊,能夠多跟大家弄熟一點沒壞處。
(所以學姊就是花非常多時間在合唱團和系學會,那不會擔心影響到課業嗎?)
我覺得時間的安排就是看你自己。你自己知道課業做到什麼程度你可以接受,你就自己去調配這樣子,不要把自己弄到要當掉、沒學到東西的程度就好啦。大家都念到大學了自己心裡有個譜,你花多少時間大概可以弄到什麼程度。每件事情都是你自己決定的啊,沒有人逼你,你今天決定要花三小時在這裏、五小時在那裏,都是你自己的決定,那五小時應該能夠得到什麼outcome,你自己應該有點感覺。你不能自己沒感覺然後亂花時間,這樣陷入玩社團玩到荒廢課業就是自找的啊。你都已經二十幾歲了,你不能好好控制自己嗎?
不過的確啦,尤其接社團幹部的時候,因為社團有人的壓力,所以你很多時間會被社團吃掉,但是你不能忘記你到學校就是要學到東西、要畢業,你不能把你要畢業的事忘記。所以相對起來你就要善用時間,譬如說我幾乎沒有在看電視,或是我沒有玩線上遊戲。雖然我並不是頂尖的學生,但是我覺得我有學到我想要學到的東西,有尊重到自己和老師的時間,這樣就可以了。
(關於學姊的工作歷程?學姊做過IBMHTC、優必達、達盈管顧,每一種聽起來都不太一樣,可以請學姊介紹一下工作內容和差異嗎?)
我在IBMdeveloper,要跟國內外的其他同事合作。大公司各種訓練、mentor制度、甚至出國到其他實驗室共同工作等的機會都不少。我度過了很愉快的一段單純的時光。後來想要嘗試不同的工作性質,在朋友介紹下進入HTCTechnical Manager。主要就是跟電信商討論需求,再回頭跟內部橋資源,說明細節,盯進度。算是裡外不是人這種focal point的工作。在HTC的工作壓力不小、工時又長、出差也是家常便飯,面對客戶時有許多應對的細節和技巧,都是soft skill書本上學不來的。在這裡也得到不少成長。過了幾年因緣際會我加入了大學同學第二次創業的公司優必達,在這裡跟著團隊一起從二十人慢慢變成了百餘人的中型公司。各種各樣的事情都碰過!設計產品、爭取客戶案子、跟內部資源拉扯、建立團隊、糾結於彈性與制度之間、組織國內國外的同事、夢想、甚至不得已要解僱隊員...真的是非常寶貴的經歷。現在則任職於達盈管顧,是一家創投公司。
我從軟體開發、專案管理、客戶管理、參與創業團隊、投資,都有做過。主要是自己對於不同性質、環境的工作有興趣,也很幸運有機會探索這些可能性。幾個工作性質雖然不同,但都是圍繞在軟體產業上。
(學姊可以分享一下職場的心得嗎?)

專業技能是要靠自己去學習,多觀察利用同事前輩資源。軟性技能則是在一邊做的過程中然後一邊去學習。多觀察、盡量去做,自己去嘗試自己的極限。一是先能了解自己、二是要能以他人(上司、同僚、下屬、客戶、用戶、市場)的角度去看事情、三是勇於承擔任務、用心(動腦)去呈現工作結果。

職場不是考場,沒有什麼標準答案,應對進退中包含很多的soft skill。所謂soft skill是書本上所不會講到的東西,藏在人和人的互動中,不是你在學校隨便上一門課然後就這樣學會了,不是你考100分就100分,用成績衡量的東西。所以學習這些技能都要花很多時間,應該慢慢地去感受,也要常常用腦筋去想哪部份可以改進。這不是你在學校學,也不是說做過某個工作你就會多厲害。這是你一生中永遠都學不完的,要一直一直地慢慢去精進去突破。我覺得可以試著多去探索自己,勇敢、主動地去接工作。這樣就能在實際工作上觀察自己,面對工作、職場上的人、順境、困境時,想法怎麼變化?怎麼應對?心態怎麼調整?漸漸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人,適合做什麼。沒有標準答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做法。

再來就是能以不同的角度來思考觀察每件事情。我們常聽說「換職位就換腦袋」或「在每個位置都有不同的抱怨」。事實上不僅僅是職場,生活中大部份的事情都會在不同思考角度的演繹下,有不同的結果。如果能換個角度想,經常都會有不同的體諒與理解,或找到破解的方法!

如果你很了解你自己,知道自己這輩子就是想盡量留在development這個工作上面,而且是做最基礎的那個development (寫code)這件事情,你可以找個比較好的環境,好好地待下來,持續的去精進專業技巧,一樣可以走很久。但是即便是如此,還是有可能在你做幾年後,被拉為managerleader,必須要管人、要去面對老闆、要和別人搶工作啊、要分配工作之類的,那這些事情就需要所謂的soft skill,這些事情就是沒有老師可以教你的,你一定要自己想辦法變成有這個Skill的人然後去完成任務。當然其實也有很多人作了manager後說,我不要帶人了寧願收speccode就好,不升遷也沒關係。那也可以,也是一種選擇。但是因為現在的案子都越來越大,一定很多的分工牽涉到很多的組織,甚至牽涉到不同的國家、題目阿甚至不同的領域。所以很少很少有人只靠一自己一個人單獨工作就走完一生,這些關於soft skill的部分一定是你在職涯裡面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去探索練習。

每個人的個性都不一樣,每個人能忍受的事情的limit都不一樣,所以一定要自己去探索嘗試你才知道你可以做什麼,哪些你很擅長、哪些你不是那麼擅長...但可以怎麼樣去彌補、哪些你就是不能忍受...以後要儘量避開...慢慢體會出自己擅長、最不擅長的部分,才知道怎麼趨吉避凶....成長進步啦!所以就是勇於承擔、擁抱機會、多去探索自己、也能以不同角度去觀察思考事情、發展出自己一套生存術。

(想問學姊你在工作的時候是覺得哪一種語言比較有用的?會寫JAVA之類的嗎?android?)
   
我以前(2003年時)做的剛好是Java下層Porting的東西,其實JAVA寫得不多,因我寫好底層之後人家才能寫JAVA嘛!嚴格來講我寫程式生涯裡面寫最多的是C,後來因為換project的緣故有寫一些JAVA。反正就是工作上要寫什麼就得會寫。我寫了四五年的code,換到PM工作後就很少寫了。我覺得寫Code就是一種邏輯性的展現,只要你的邏輯性還在,有想要解決的事情,就可以再開始寫。且現在各種IDETOOL都很容易,就連我那麼久沒寫,也在裝XCODE試著玩iOS Programming

我覺得寫CODE已經變成一個人人都要會的基本技能,連小朋友都已經在寫樂高機器人的CODE,歐巴馬不是說所有人都要學寫CODE?寫CODE是趨勢、是邏輯的展現,不能說是什麼多高深的東西了。但是念資訊系你就至少知道什麼是有效率的演算法,什麼是好的資料結構、什麼是系統,這就是一般人只是去學寫寫簡單的code所不能夠觸及的部分,computer science基本上他還是有一個科學的脈絡,數學的根底,然後這些東西就不是一般人輕易理解的,這個學科部分還是有它的深度和厚度在。很多東西你覺得對找工作也沒差啊,數學忘記也沒關係啊,長期來講你對於一些問題或是你對於技術的一些感性,可以比人家反應的快、或是看到比較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源自於在資訊系學過一些更深入根基。

(有沒有什麼對於學弟妹勉勵的話?

學生最寶貴的就是時間。你的時間這輩子不會比現在更多,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時間,多做一些事情。說真的你現在有辦法想像:每天早上九點就開始念書或寫程式,都不能動,到中午只能吃一小時的飯,然後一直坐到晚上六點才可以離開那個座位嗎? 你如果大學四年都這樣子努力過日子,沒有成為神也是半個神了吧。可是你上班時就是這樣子花時間賣命,寫一些(可能)沒有那麼有意思的東西,每天要花那麼多的時間上班。

當學生的時候,時間多到不得了,而且你的腦子和體能都好到不得了!這段時間真的要多做一點事情,多交朋友,多寫程式、多讀書、多去體驗世界,像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就是我我以前沒有去多聽演講,我覺得台大有很多不同領域的好演講,有的沒的哲學的也是可以,給自己不同視角的都好。時間一去不復返,你一開始工作第一天你就有這個感覺:哎呀一天八小時在公司裡,以前要是我一天有好好用八小的話我現在真的不知道多厲害去了!至少創造多些美麗的回憶嘛!時間真的是最公平也是最殘酷的東西,你現在有那麼多的時間一定要好好的利用,不要白白浪費在睡覺或混日子之類,以後想起來會後悔的。

(像是打電動嗎?)

我覺得打電動不是壞事,可是如果你沉迷都不睡覺、或是其他事都不做、腦筋也不動,這樣子就不太好。不然你打電動也可以去想說他是怎麼寫出來的啊,怎麼樣推廣行銷的,有很多可以動腦筋思考的地方。可是如果你打一個電動然後就十幾個小時什麼事都不幹,我覺得這樣子有點可惜,自己應該想想這個時間成本多麼的貴阿。

上班後雖不是每天做一樣的事情,但就是要花那麼多時間給公司,來換一口飯吃(或為了實現夢想)。例如說有的公司很摳,第一年都還沒假,第二年開始一整年才有七天的特休假,也就是你第二年開始,才有「一個星期」特休日你可以早上九點到晚上六點自己決定行程!現在當學生,幾乎天天可以隨你用!時間真的是最寶貴的東西,所以心裡要有一個衡量時間分配的天平,課業最重要、社團最重要、還是朋友最重要,還是什麼比較重要,然後按照那個去分配你的時間,每一種做到你自己可以感到滿意、有收獲,不要沒概念然後渾渾噩噩的這樣過去!

(想問一下學姊大學有打工嗎?)

有,做家教,我覺得做家教很好唉,時薪很高阿,還可以交一些朋友。

(和小朋友交朋友嘛?)

對阿,台大資工至少教個高中生吧,教國小時薪太低了阿,再怎樣也可教國中生吧。我覺得家教最大的好處就是他的時薪比較高,如果是以賺小錢的目的當然就是他時薪高,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又可以賺到相對應錢。去別人家裡就順便台北市到處跑跑,認識一下地理。

如果現在的話在公司裏面有打工機會,我覺得那也很好,妳就可以提早進公司去看看,妳就可以知道喔原來公司是這麼一回事,原來上班是這麼一回事,原來工作需要什麼技能。也許實習的內容不是像你想像中的很重要的事情,但光是進到公司的環境看一下就已經蠻值得了。更何況如果是不錯的公司搞不好可以認識些人脈,以後要找工作就有很好的機會。所以如果有機會可去看看。無論是暑期實習或平時一周去個一兩次的,可以視自己的狀況嘗試。補貼自己的生活費也賺得經驗。

家教時薪可能比公司實習高。可是進公司裡面實習的話你看到的可能就不一樣,不是看錢而已。你可以找比較有意思的公司,就是你之後也可以考慮進那個公司,小公司也可以啊,新創公司其實也可以,做做QA、助理也都OK阿,看人家是怎麼樣去做這些事情,當你去探索接觸過,等你要找工作的時候就會心裡有個譜,這比你在PTT上發問要更實在,因為你體驗過真實情況,你到時候自然就會有比較屬於你自己的看法。

(想問學姊現在工作的內容)

我現在這個工作是做創投,簡單來講就是把一些錢聚集在一起,找一些很有發展性的標的,然後把這些錢投資進去,希望我今天投你10塊錢,然後來日你成長為一萬塊錢的東西。這在大陸叫做風險投資,風險很高,因為一百個創業的團隊,可能只有0.1個會成功其他99.9都失敗。但是這0.1個成功可能就是千倍萬倍的成功。因為本身背景的關係目前是看一些internet或者說新的軟體相關產業的團隊。

(所以就和原本資訊系的性質就差比較多嗎?)

也不會的,因為我主要還是看internet或軟體相關的公司。只是投資要看更多更廣的東西:如市場、團隊、執行、產業的方向、甚至財務。之前當PM是專注於一個案子,我的眼光就是在這個案子和這個案子相關的執行上面。做產品變成我看市場跟我的客戶。現在就要想更多層面。投資時也要看團隊的人是不是正直、執行力怎麼樣、風評怎麼樣,有沒有辦法幫助他,等等,要探索更多綜合的東西。公司的成功是很多很複雜的面向、元素所堆砌起來的。所以這些東西要慢慢地去參透並產生自己的看法。當然最重要的是希望做到成功(大賺)的案子啦!

關於創業...)

台灣的軟體或網路業一定有機會的,當然不是因為我自己是資訊系的所以才這樣講。上一個世代台灣人在半導體產業發光發熱,半導體業很多都需要很多的水電。台灣在資源缺乏下,還是做出了像TSMC這種世界最大最好的公司。資訊業的話其實需要的天然資源是比較少的,最重要的就是人啊!我們的台灣牛最苦幹最實幹阿,而且台灣人創意也不會太差,只是需要找一個比較好的角度做比較好的突破,市場就是這樣子,一定會有機會的。當大家都去做然後把眼光放大,就應該可以做出一個好的東西(然後我希望我能夠投到那家公司!)

剛畢業的人就去創業,可能除了一腔熱血比人熱之外,沒有其他的長處。因為你都沒有進過公司、沒人脈、沒有治理過團隊、沒見識過江湖的經驗,你的很多基本功都沒有,這樣創業又更難了。需要很快速地學習和很強的決心。所以很多人是先工作工作再出來。無論是哪一種,創業是很艱苦又刺激的歷程。絕對會逼出高密度的人生篇章。


像我同屆的同學郭隆昌,就是我曾任職的優必達公司的CEO,他前一家公司已經賣給了日本公司,所以他算是成功過一次然後再來做第二次,第二次的期望就是做得更大更好。像這樣子的循環越來越多,投資人就會發現這裡有不錯的未來(賺頭),就會再把錢投進來,養出更多傑出的團隊。如果沒有人在這個行業賺大錢的話,是無法吸引投資人的。這樣子這個產業就會沉寂。所以....大家充滿希望!加油吧!